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茫茫

  如水和风无涯这一顿饭,直吃到夜半三更。两人把酒言欢,畅谈古今,只觉时间过得太快,犹不尽意。

可欣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小姐也太过分了,都什么时辰了还不休息,她那身子骨,受了几次重创,已经经不起这样折腾了。为避免旧伤复发,欣儿只好来赶人了。

“小姐,天晚了,该歇了吧。你不睡,人家风公子还要休息呢?”欣儿撅着嘴,满脸的不高兴,这风无涯也真是的,都不知道疼小姐!

如水蹙眉,“知道啦,你先去歇着,我一会儿就去休息。”

欣儿无奈,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如水,欲言又止。小姐看到风无涯,有些高兴过头了,可是她的身体……

风无涯看着二人,又看看天色,“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明天再接着聊吧,今儿确实晚了,你累了一天了,也该歇息了。”

如水一脸的意犹未尽,但也只好起身,冲风无涯点了点头,“那好吧,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风无涯看着如水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眼前,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明天,值得期待。转身回到房里,杜仲早已等候多时了。

“主子!”

“杜仲,你怎么来了?”风无涯惊讶地看着他。

杜仲皱着眉头,委屈地看着他,“杜仲怎么就不能来了?主子还好意思问,把我和连翘扔在怀州,您自己出来游山玩水,还和别的姑娘在一起,就不想想我们是怎么过的?”

风无涯好笑地看着他,“怎么,任宜清他们难为你们了?”

何止是难为!杜仲想起任宜清看他的眼神就有些后怕,若不是看在他是埃泰公主的面子上,说不定他现在早就没命了。杜仲气呼呼地说道:“他差点没把我们给煮了!”

“哈哈哈哈”风无涯放声大笑,看来任宜清这次气得不轻呀,还好自己闪得快,不然给他逮到,肯定没自己好果子吃。不过,想起任宜清气急败坏的样子,风无涯就忍不住想笑,这个任宜清,对江莫回还真上心了。风无涯心中十分畅快,笑看着杜仲,“好啦,既然来了,就陪我坐会儿,说说最近有什么情况。”

杜仲依言在风无涯身边坐下,将打听来的消息,一一向风无涯报告。

如水将身体横躺在床上,两手交叠放在脑后,看着一脸气呼呼的欣儿,“欣儿,我睡不着。”

“睡不着也不能再喝酒了,你就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的身子。”欣儿在如水身边坐下,恨恨地说,“以后难受的时候又要叫了。”

如水轻笑,不理会欣儿的怒气,看着头顶的纱帐,“欣儿,你说,什么是爱情?”

欣儿面有哀色,摇头不语。

觉察到欣儿的不正常,如水单手支起头,示意欣儿在她身边躺下,“欣儿,说说你们的事吧,你怎么会和他走到一起的?”

欣儿苦笑,“是呀,我也很奇怪,我们两个,一个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他又野心勃勃地想要那个位子,一个是江湖上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子,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有时候很恨自己,明明不可能,为何当初还那么意无反顾地想要和他在一起?”

如水握住欣儿的手,“欣儿,身份并不是你们两个之间的差距,重要的是,他,是真心对你的吗?如果是,那么身份便不是问题。”

欣儿扭头看着如水,“小姐,你从来都对这些虚名不放在眼里,可世人却不这么想呀。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每天都在为了名利奔波,又有多少人不惜一切地想要往上爬?当初我无意中救下他,不想却为自己招来满身的伤痕,这,不都是名利害的吗?”

如水摇头,“他并无妻室,如果他真心对你,就算他追逐名利,那又如何?怕的是,有朝一日他真做上了那个位子,无情最是帝王家,深宫后院里,不知有多少个女人夜夜期盼,年年等待,最终却老死宫中,这,才是最可怕的。”

“小姐,你之所以躲着太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如水笑了笑,“也不全是,对他,我还理不清是什么感觉,但绝不是爱。有些时候,觉得他真的是个可以托付的人,可有时又觉得与他,只是在困惑时可以解惑的人,落魄时可以伸手请求帮助的人,更是可以一起分享成功和失败的人,却不是爱人。”

欣儿笑了,“小姐,你可真逗,如果这都不算爱,那什么才是爱呀?”

如水皱眉,“可是和他在一起,真的就是如此。如果爱,那就不希望自己成为对方的负担,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只想做他眼中最完美的人。可是再完美的人也会有污点,于是就在心中自责,同时也为爱人对自己的包容而沾沾自喜。欣儿,你说人是不是很奇怪,对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居然能为他生,为他死?”

“是呀,人本来就很奇怪。”欣儿眼神有些迷蒙,“像我们,明明爱,却不敢向前;明明思念,却狠心对待那个自己每日都牵肠挂肚的人。”

如水翻过身子,趴在床上看着欣儿,“欣儿,你终于说出了你的心里话。这段时间,你总是愁眉不展的,为什么不找到他和他说清楚,告诉他你真的在乎他,关心他呢?哪怕以后粉骨碎身,也不必后悔没有告诉他你的爱。”

欣儿摇头,不无悲哀地说:“哪有那么简单?我若说了,他必不会放手,可是想到以后的生活,我又会害怕,怕自己的身份影响了他的前途,怕别人嗤笑他有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妻子,更怕面对他以后会有的那些女人。”

如水拍着欣儿的肩膀,“放心吧欣儿,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段子墨虽然嘴上不说,但他对你的爱,却是真的。他那种人,不会轻易放手的,尤其是对你,毕竟,你是他唯一在乎的人。”

“唯一?”欣儿迷茫地看着如水。

如水淡淡一笑,“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段子墨不管面对什么人,从不肯泄露自己的情绪,可唯独对你,他会怒,会喜,更会笑,这还不足以证明吗?”

“那有如何?”欣儿不服气地说,可语气明显弱了下来,眼里有隐隐的笑意。

“那就是说,他在乎你,在乎你的一举一动。爱的本质,也如生命一样的单纯和温柔。”如水扶着欣儿的双肩,“所以欣儿,你也要正视自己的感情,不要让莫须有的原因,破坏了你的感情,伤害了你的爱人。人呀,都应该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否则当你失去时,即使舍弃一切,也不能挽回。”

欣儿似懂非懂地看着如水,“小姐,你……”

“我只是想起了我父亲。”如水转过头,不让欣儿看到她眼里的痛,“当初他不曾珍惜母亲的爱,也不懂得维护自己的家庭,致使母亲轻生,他自己也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他虽然嘴上不说,可我知道他心里,也是极其后悔的。可是后悔又如何,母亲走了,再也回不来了,他被自己困在了死穴里,永远都不得解脱。”

欣儿怔在那里,小姐从不曾说过她的过去,不管喜也好,悲也罢,她从来都是一个人扛。原来她的过往有这样的悲伤,原来她一直努力地想要忘记。莫回,莫回,是她心里最想要的选择吗?她曾说过,她来自一个混乱的世界,只是,混乱的是那个曾留给她伤心的地方,还是小姐的心呢?

“欣儿,欣儿?”如水在欣儿面前摆了摆手,拉回她的思绪,“在想什么呢?”

“啊?”欣儿回过神,“没什么,没什么。”

如水怜惜地看着她,“如果真想他了,为什么不去找他呢?”

“小姐!”欣儿瞪了她一眼,“我就那么不知羞呀?”

如水不依为然地摇头,“这又有什么关系,想了便是想了,何必藏着掖着?在我的家乡有人曾这样写道:在年青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她,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

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麽,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暇的美丽。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一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著感谢,感谢她给了你一份记意。

长大了之後,你才会知道,在蓦然回首的一刹那,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如山岗上那静静的晚月。”

欣儿静静听着如水的话,脸不由自主地红了,但心却越来越摇摆不定,真的可以吗?

如水见欣儿不说话,知她必在心中思量,也不说话,嘴角噙着淡淡地笑意,心中默念着那个名字,人,也显得娇媚起来。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两人拉回了现实,欣儿和如水对视一眼,同时皱紧眉头,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欣儿抽出匕首,谨慎地站在门后。如水待欣儿做好准备之后,打开房门,待看到门外之人,愣在那里,怎么会是他们?

第三十八章茫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