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畅叙

  夜深人静,客人们早已离去。莫回一个人抱着酒壶,独自对着月亮沉醉。“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醉後各分散。”

“啪啪”的掌声响起,风离情从阴影中走出。“好诗!”

“是你啊离情,来得正好,陪我喝两杯吧。”莫回迷蒙的双眼,心里异常的清醒。

“莫回,你喝多了。”

“有吗?”莫回扬头又喝下一口酒,“可我觉得我还没醉啊。”

“为什么想要醉?”风离情不解地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有些失落。”莫回笑得有些寂寞,“他们没成亲之前,总是盼着他们能快点走到婚姻的殿堂,如今帮他们达成了心愿,我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为什么在高兴之余,心里会有些失落呢?”

“是吗?”风离情在莫回对面坐下,也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放在嘴边轻尝。

“是呀。记得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两个人都倒在血泊里,可是手还紧紧地牵在一起。正是那紧握在一起的手,让我的心颤动,救下了他们。救下他们本就是我一时的心血来潮,可没想到,他们居然主动要求留下来保护我。”莫回叹了口气,喝下一口酒,“没想到,他们居然人会改变我人生的许多看法。”

“哦?这就有些奇怪了,他们怎么会改变你的看法呢?”风离情一派悠闲的看着莫回,幽暗的眼睛直盯着莫回。

“离情,你相信爱情吗?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感情真的可信吗?”莫回认真地看着风离情,醉眼微眯。

“我不知道。”风离情的眼里倏地闪过一丝异样,“也许有,也许没有。”

“以前我也这样认为。爱情,是个笑话,是雨后天空中的彩虹,看得到,却无法感应到它。但是沐风和宛玉让我看到了现实生活中,也有真挚的感情。”莫回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如果我妈妈也遇到这样的感情,有人这样呵护她,那她也就不会被爱情杀死。”

“妈妈?”

“就是母亲。呵呵,她很漂亮、优雅,对人生有许多的幻想。她喜欢舞蹈,跳起舞来,犹如仙女一般动人。她也喜欢乐器,说她吹出的音符就是跳动的精灵,和她一样的幸福快乐。可是,她遇到了一个毁了她一生的男人。就是那个人,给了她梦想,给了她希望,却又亲手把这希望粉碎。”

“是吗?那才是最残酷的,还不如没有希望,反倒比较平和。”风离情脸上也蒙着一层悲伤。

“是啊。妈妈那时多幸福啊。当她受人欺负的时候,爸爸从天而降,救下了她,也开始了她的爱情。”莫回的眼睛看向远处,脸上带着嘲弄地笑,“可是,同时也是悲剧的开始。”

“故事的开始总是美好的。”风离情夺过莫回的酒壶,猛灌了几口。

“很简单,爸爸娶了妈妈,可没几年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很俗是吧,可是妈妈不愿离婚。她心里仍有希望,希望爸爸能回心转意,她一直在等爸爸回头,这一等就是十五年。她不知道,当年那个从地痞手中救她出来的男子,已经消失在风中了,而她却还在怀念那个衣袂飘飘的少年。这十五年里,爸爸仍是经常去那个女人那里,这让她伤透了心。”莫回昂起头,不让眼泪流出来。“女人,没有了爱情就活不下去,就好像生活中没了目标一样,变得盲目,颓废。你说,女人是不是很傻?”

“是很傻,可是也很真实。男人没了爱情,未必能活得开心。”风离情嘴角带着迷乱的笑,眼波流转处,媚眼如丝。

“是吗?可是那个人不是的。妈妈就倒在我的怀里,好多的血,床上,地上,妈妈身上,还有我的身上,都是红色的血,温温的,带着腥甜。那一刻,我觉得我的世界也毁了,随着妈妈一起消失了。”莫回轻笑着,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笑得让人想跟着他一起流泪。

“别这样莫回,想哭就哭出来吧。”

“哭?我为什么要哭?自从妈妈走了以后,我就没有眼泪,没有笑容,没有悲伤。妈妈在的时候,我学习她喜欢的一切事物,只为了让她一笑。她总是说,那个保护她的人消失了,于是,我就让自己变强,变得足以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害。可是……可是我却亲眼看着她在我眼前消失。”莫回闭着眼睛,任眼泪肆虐地流淌。

风离情拍了拍莫回的肩膀,“都过去了,过去了。往昔总有许多痛苦,老天爷也许是在和我们作对,也许是在考验我们吧。”

“是吗?”莫回怀疑地问,“那他为什么要考验我?为什么要和我作对?”

“哈哈,这个问题应该去问老天爷才对!以前,我也和你一样,心中愤愤不平,可是想通了,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痛苦了。”

“是吗?想通了?”莫回迷茫地看着他,“那你是怎么想通的?我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你的母亲不愿意住在皇宫里,非要带着你在宫外吃苦?”

“她那是为了保护我!”风离情陷入了回忆中,“听年长的侍女说,当时母亲怀上我的时候,宫里刚有一名妃子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皇子,可是没过多久,就被人给毒死了,听说死的很惨。当时母亲吓坏了,她怕我也会遭到同样的噩运,所以就极力求父王放她出宫。其实那时母亲很受宠的,父王什么都依着她,唯独这件事,让父王很生气。”

“自古以来,皇宫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也难为她能想的这么远。”莫回深感钦佩地说。

“是呀,我也一直很奇怪她是怎么有这种想法的,不过,倒是很喜欢这个决定。皇宫,并不适合我。当父王对母亲的感情渐渐淡了下来之后,母亲以生命为赌注,终于获得了自由。”风离情已不能称得上是喝酒了,称之为灌还差不多。酒杯已经扔掉,换成了酒壶。

“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莫回轻笑,“比如我,比如沐风和宛玉。”

“是啊,母亲也付出了代价,就是父王的爱,或者那本来就不是爱,只是一时的迷恋而已。”

“哈哈哈哈”莫回像是听了一个很好听的笑话一样,放声大笑。“别跟我讲帝王家的爱情,无情最是帝王家,跟他们说爱情,无异于自寻死路。在我的家乡,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宁为糟糠妻,不作王候妾。”

“宁为糟糠妻,不作王候妾?”风离情轻声念道,“无情最是帝王家?莫回哪来这么好的诗句?不过,倒都是大实话。”

“那你们出宫了,就真的自由了吗?”莫回有些怀疑,那埃泰的皇帝有那么开明?

“没有。出了那个大笼子,又换了一个小笼子而已。父王虽是放我母亲出宫,却限制了她的行动,不允许随便外出,当然也包括我在内。那时候不理解,就很怨恨母亲,羡慕宫里的兄弟姐妹,他们可以经常见到父王,不像我,有时一年都见不了一两次,到后来,父王几乎把我们全忘了。”

“见不到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呀?少了许多纷争,多了一个恬静。”

“母亲也这么说,她总是说,如果父王完全把我们忘了,倒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开始时不理解,慢慢也就信了。看着我的姐姐一个个被当作交换的工具用来和亲的时候,当看到哥哥们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我也就明白了母亲的苦心。”

“那不更好,守着她好好过日子,岂不快乐。”

“是啊,刚开始是很快乐,可是她的身体很不好,再加上忧思在心,很快就……”风离情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猛喝了几口酒。

莫回了然地拍拍她的肩膀,“都过去了。”

良久,风离情悠悠开口,“可是我没想到,母亲的死,会让父王重新注意到我的存在,而你又因为和谊国的战争出现在埃泰。谊国借道出兵,本就惹得众大臣议论纷纷,父王又担心不借的话,会给埃泰招来战争,况且,埃泰本就是谊国的附属国。无奈之下,只得同意了谊国的请求,免去埃泰一年的贡品,谊国达到了他们的目地。”

“可是我的出现,又让他们陷入了恐慌。如果燕国对埃泰发兵的话,谊国自顾不暇,肯定不会出兵相助。而接受我们的条件,就能摆脱谊国的控制,又能换来和燕国的交好,所以,你父王动心了。”

“是啊,要和燕国保持长久的合作关系,就唯有和亲这一条路。可我不想重蹈母亲的覆辙,就去找我三哥帮忙,那么多兄弟姐妹中,他是和我最亲的一个。”

“你是说三皇子风离洛?”莫回挑眉,“他倒是个可以信赖的人。”

“是呀,也是他帮了我的大忙。母亲临终前曾要求父王,我自己的婚姻要我自己来做主,可只有我的年龄适合和亲,其他的姐妹年纪都还小。三哥就以这个为由,求父王让我嫁与你,以摆脱嫁与皇室的命运。”

“为什么是我?”莫回有些不明白,“任宜清那家伙也不错啊,虽然啰嗦了点儿,可毕竟是个太子,将来也是皇上呀?”

“那我岂不是要和母亲一样?”风离情瞪着莫回,“况且,我要的是全然的自由,不是由一个笼子到另一个笼子。还有,只能怪你在埃泰的表现太过出色,让三哥对你敬佩有加,相信你绝对会给我我想要的。”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莫回大笑,“刚好皇上对我又有些忌讳,让你嫁给我,那我的身份就比较尴尬,是对埃泰的女婿,又是燕国的重臣,无法自处,只能辞官归隐喽。”

“你不会怪我们利用了你吧?”

莫回摇头,“不会,你们正好给了我理由让我辞去那一身的烦恼,况且,也只有三年而已,何乐而不为?”

“你就那么肯定三年之后会放我走?”风离情有些不大相信,还没有多少人不被自己的外表迷惑。

“你若想走,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自由。”莫回摇晃着起身,“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这话听着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离情眉头微蹙,可一时也想不起来。看莫回一副随时要倒下的样子,忙起身扶起他,朝房间走去。

两个摇摇晃晃的身影,蹒跚着一路走去。一脚踢开房门,将莫回丢到床上,风离情再也没有力气走回去了,一头倒在莫回身边,睡死过去。

第十八章畅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