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相识

  夜晚,天然居

天然居是个二层小楼,一楼是个开放式的茶馆,供应各类点心。二楼有一个向外突出的阳台,被巧妙地改成了一个小说书场。

此时,江如水坐在天然居的二楼的看台上,正津津有味地听着刘冲讲的《三国演义》。虽然人物不是很全,可倒也有趣。当初为了这个手稿,刘冲可没少磨她。

“如水!”蓼红抱着儿子小康乐向如水走来,“你这小日子过得可有滋有味的啊,就不怕你家那位跑了?”

如水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她要是走了我才笑呢!我就怕她不走呀。”

“你这叫活该!谁叫你没事往埃泰跑那么勤,还在那儿出那么大的风头。”

如水委屈地叫,“我没做什么呀,不就是跑他们朝堂上跟他们聊聊天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聊聊天?”蓼红抬高了声音,“你那叫聊聊天?我看跟诸葛亮舌战群儒差不多!”

“哟,蓼红,看来刘冲可没少教你啊,连这个你都知道。”如水逗着小乐乐,“你嫁给他还真嫁对人了。”

“那当然了。”蓼红骄傲地说,眼睛看着正在说书的刘冲,“我们家这位呀,好着呢!”

“得了得了,你就别在我这孤家寡人面前炫耀了。”如水白了她一眼,“喏,这些都给你,有空多练练。”

“哎,我可先告诉你呀,现在我可不卖唱了,你少拿它们在我眼前晃。”嘴上这么说着,蓼红眼睛可直盯着手上的东西,“呀,这些可都是好曲呢,说吧,你又有什么打算。”

“等沐风和宛玉回来,我想给他们办个婚礼。”如水淡淡地说,“明天我再给多准备几首,你多花点儿心思。”

蓼红若有所思地看着如水,“如水,我觉得你变了,变得更有人情味了。”

“是吗?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如水叹了一息,“我倒宁愿还像以前那样,无牵无挂。”

“那倒未必是件好事,有时候,有牵挂也是一种幸福。”蓼红不赞同地说,眼睛瞄了眼门口,“如水,你看进来那三人。”

如水疑惑地看向楼下,两男一女正走进来。两个男子相貌举止都不同凡响,女子也是人间绝色,三人并排走进、来,一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如水皱着眉头,前面这人,好像有些面熟,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是不是觉得他们有些眼熟呢?”蓼红在如水耳边说道,“还记得天然居开业庆典的时候那个飞上台来的那个年轻公子吗?走在前面那位就是他。”

如水看着前面那位男子,白衣胜雪,英俊的脸上两只眼睛如同黑夜中的星辰,眼神淡泊。

“自从那次出现以后,那位公子很久都没有出现了。一个月前,这位公子每天都要来这儿听一场书,而且每天都做到很晚才走。可最近几日他倒没出现,今天又来了。”蓼红指着后面那青衣男子说道,“后面那位就是那天的得奖者林公子,听说他们家可是江南首富,一年前把生意做到了京城,他也是每日必到,旁边那位是他的未婚妻,他们三人是一个月前在这里结识的,可我看那白衣公子的身份并不简单。”

如水听蓼红讲着,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画面:天然居居开业庆典之时从天而降的青衣男子!如水向站在身后的佳欣摆了摆手,“去帮我查一下他们的身份,尤其是那位白衣男子。”

佳欣点了点头,转眼消失不见。

三人走上二楼,扫视了全场,向如水他们走来。

“老板娘,几日不见,你是越来越漂亮了。”林姓男子笑看着蓼红,打趣道。

蓼红大方一笑,“林公子真会说笑,我就是再漂亮,也比不过你身边那位呀。”

那女子脸红了,“姐姐真会说笑,云香哪里能和姐姐相比呀。”

如水坐在那里,看着三人,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的笑。白衣男子打量着如水,眉头轻皱,这女子怎么有些面熟!

蓼红看着不出声的两人,连忙走到如水身边,“这位是我妹妹如水,如水,还不快见过两位公子。”

如水轻轻站起,“如水见过两位,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林姓女子上下打量了如水一眼,“如水姑娘有礼了,在下林昱达,这位是风无涯风公子,”拉过站在身后的云香说道,“这是我的未婚妻,云香。”

如水朝云香点了点头,又看了风无涯一眼,“几位是这里的常客吗?怎么和我姐姐这么熟?”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站着,快坐下,我去叫人奉茶。”说着,把乐乐交给如水,快速朝楼下走去。

林昱达随意地坐下,“你姐姐可是个奇女子,不但歌唱得好,人也豪爽,令在下十分佩服。”

“是啊,”云香也随声附和,“姐姐的歌可是很奇特呢,我从未听过如此动人的曲子。”

如水脸上仍带着嘲弄的笑意,“是几位抬举她了,我姐姐哪有两位说得那么好?”

“不,”风无涯突然开口,“如水姑娘这话可错了,你姐姐的歌声的确令人难忘。不知姑娘是否也会唱歌?”

如水摇了摇头,“和姐姐比?我可不想让自己丢人,公子还是不要让我为难了。”

云香一脸向往的样子,“要是能再听姐姐唱一会就好了,可惜最近她都很少登台了。”

如水看着走近的蓼红,“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她这不是来了吗?”

“几位,这是新近的极品花茶,大家尝尝吧。”说着,给每人各倒了一杯。

如水低头喝着茶,感觉到风无涯探究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徘徊。

“如水姑娘也喜欢听《三国演义》?”风无涯看着如水,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公子,守着姐姐和姐夫,我怎能不耳濡目染?”

“那如水姑娘喜欢哪个人物呢?”风无涯紧追不舍地问。

“都不喜欢!”

“哦,这是为何?”风无涯挑了挑好看的粗眉,更显风情。

“曹操心机太重,连自己的儿子都要处心积虑地去防备着;刘备看似宅心仁厚,危急时刻连自己的儿子都要利用一下,以得民心;孙仲谋连自己的妹妹都能用来作交易,你说,他们哪一个过得像他们自己,或者说他们哪一个,是真正地有情有义呢?”

“姑娘这话说得也不全对,毕竟他们是以大局为重,为保国家,只能牺牲个人了。”风无涯摇头说道,“况且,作为帝王,如果有太多的情,也未必是件好事。”

“也许吧,可无情最是帝王家,所以,他们几个我都不喜欢。”如水摇着头说,“还不如生在平常百姓家里,不要很富有,也不是很贫穷,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岂不更好。”

风无涯眼里闪过异样的光彩,“如水姑娘的见解真是独到,可也不无道理。寻常百姓那里自是比帝王之家多了些人情味,可生在哪里,岂是我们个人能决定的了的。”

“是啊。”如水伤感地摇了摇头,“算了,我们老是说这个做什么?”看了看盯着她发愣的林公子和云香,“你们不是想听我姐姐唱歌吗?她就在这里,你们怎么不知道开口让她唱呀?”

林昱达笑了笑,“我看姑娘的才情必在你姐姐之上,不如给我们唱一曲,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蓼红眼里闪过算计的精光,“是呀,我这个妹妹,脑子里不知有多少妙曲,连我都没有听她好好唱过,你们还是让她来一曲吧,反正有她在,我是不敢卖弄我那点儿小技俩。”

如水瞪了她一眼,“姐姐别取笑我了,你这样岂不是让我出丑吗?”

风无涯看了两姐妹一眼,又看了看林昱达,“莫非姑娘是嫌弃在下不成?”

如水笑着摇了摇头,“公子真会说笑,如水不过一介女流,又怎么会嫌弃两位公子?只是今天实在是晚了,不如改日再唱吧。”

风无涯看着如水,这女子周身都沉浸在一种宁静的氛围中,显得有些孤寂,又有些淡漠,和自己有些相似,可又不完全相同,和那位才智过人的江莫回倒有几分相像。

风无涯朝林昱达使个眼色,“如水姑娘,最近天气温暖适宜,很适合外出郊游,我们明天准备到京城外游玩一番,不知如水姑娘是否有兴趣一同前往,我们也正好欣赏一下姑娘的歌喉?”

云香马上接着说,“是呀是呀,如水姑娘,你就和我们一起去吧,我也好有个伴,好不好?”

“几位诚心邀请,如水岂有不去之理?”

“那好,明天我派人来接姑娘,到时我们再好好聚聚。告辞!”林昱达率先站起身。

如水点了点头,“那我们明日再见了。”

三人迤逦离去,如水看着离去的三人,陷入了沉思。走在后面的风无涯,在跨出门槛之时,突然停下身来,转身冲如水微微一笑。

如水愣了一下,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风无涯也点点头,转身潇洒离去。

第十一章相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