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缘起

  转眼间,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到了天然居开业一周年的日子。

一大清早,书元就使劲的敲着莫回的门。“公子,不好了,出事了。”

莫回揉着额头,顶着两个黑眼圈,披了件外衣,无力地靠在门边。“你最好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我绝饶不了你!”

书元咽了咽口水,公子昨晚很晚才从宫里回来,到现在不过休息了两个时辰而已,可是……

“公子,蓼红姑娘有喜了。”

“哦?”莫回打个了呵欠,“这又怎么了?”

“公子,你听清了吗?我是说,蓼红姑娘有喜了!”书元提高了嗓门儿,希望能让公子清醒一点儿。

皱了皱眉头,这小子越来越不稳重了,看来不能把小柯交给他了。“我知道了,不就是有喜……什么?蓼红有喜了?”莫回这才明白书元在说些什么。

“是啊,公子。”

“哈,这下又要办喜事了。”莫回心中为好友高兴,半年前刚嫁人的蓼红怀孕了,真为他们感到幸福。“这不是好事吗?你叫什么叫,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不是的公子,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什么事快说!”

“刘先生不让蓼红姑娘参加晚上的演出了,说是怕动了胎气……”看着莫回越来越黑的脸,书元不敢再说下去了。

一月前天然居就放出消息,为了报答各位忠实的看官,举办盛大的活动,还有歌舞表演。现在,主角没了怎么演出?

做生意最重要地是信誉,如果这次不能实践承诺的话,生意势必会受到影响。以前莫回倒不会在意这几个小钱,可是现在,茶馆是他重要的消息来源通道。

莫回黑着脸,“知道了,你下去吧。另外,叫沐风他们到客厅等我。”

莫回坐在那里,眼睛在宛玉身上转来转去。宛玉咽了咽口水,通常情况下,公子这样的表情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果然,莫回嘴角带着笑,“宛玉,今天你帮我个忙吧?”虽是询问,却带着肯定的语气。

宛玉心里打个了结,公子比之一年前是有了些人情味,不过,现在她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公子请直说。”

“今天你就代替蓼红去登台演出吧。”莫回平静的口吻就像是说今天吃什么饭一样简单。

“公子,你就别难为我了,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再说了,我又不识曲。”宛玉如临大敌的样子。

莫回敲了敲头,一年前怎么没想到要教教她呢?

“公子,太子请您马上到他那里去一趟。”书元急急地进来,“他们的轿子还在外面等着呢。”

莫回揉了揉眉心,怎么事情都到一起来了呢?“知道了,让他们先回去吧,我稍后就到。”

书元应声跑了出去,莫回起身,“算了,你们先随我到太子那里去一趟吧,这事回来再说。”

初见太子,莫回有些吃惊——任宜清居然就是太子,当初只以为他不简单,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当朝太子!不过这对莫回来说绝对是个好事,太子似乎对他很有好感。如果没有他,一年的时间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文书,做到三品的京城御守是有些不太可能,虽然自己的政绩不小。当然,如果他不三天两头的找自己“谈心”的话,那他在自己眼中也算不错了。

来到东宫,任宜清早已等候多时了。不待主人发话,莫回就不耐烦地坐下,“有什么事快说,我现在很忙。而且,今天休假。”

任宜清早已习惯了他的随性和不拘小节,不以为意的笑笑,脸上的神色却有些沉重。“谊国向我们发兵了!”

莫回一愣,“哦。那我们的宰相大人怎么说?”

任宜清轻蔑的一笑,“他能有什么办法,不过就作作样子而已,哪会有什么实际行动?”

“找我来就为了这个?”莫回有些懊恼,早知就不用来了,这消息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我是为了让你明天在朝堂上有所准备,怎么,不领情?”任宜清看着莫回生气的眼睛,和他在一起时,没有身份的束缚,很轻松!

莫回“霍”地起身,“没事我先走了,明天见。”说完,一阵风一样消失在任宜清的视线中。任宜清笑着摇了摇头,“风,云,你说他明天会提出什么建议呢?”

凌风凌云耸了耸肩膀,“这可不好说!很难有人能猜得到他的心思。”

任宜清赞同地点了点头,有些期待明天的早朝了。

来到天然居,蓼红端坐在柜台后算账,刘冲在一边小心翼翼的侍候着,眼里满是疼惜。

莫回大咧咧地坐在蓼红身边,“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

蓼红莫明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什么感觉?”

“做母亲啊?”意有所指地看了谨慎盯着自己的刘冲一眼,“还有,他没把你捧上天吧?”

蓼红幸福地摸着肚子,“什么呀,还早呢。现在才两个月而已,他就紧张地跟什么似的。”虽是嗔怪,神情中却满是幸福。

“哦,”莫回拿起一块糕点,“那今天晚上怎么办?你真的不唱?”

“当然唱,这个还影响不到我。”蓼红骄傲地昂起头,“我有那么娇贵吗?”

这就好,莫回松了口气。“那我晚上再来,还有,安抚好你家刘冲。”

夜晚很快来临,天然居里座无虚席,就连外面也站满了人。莫回走进天然居时,演出早已开始了。无声无息地坐在专为他准备的位置上,莫回玩味地看着为蓼红提心吊胆的刘冲。察觉到莫回的注视,刘冲狠狠地瞪了莫回一眼:都怪你,如果蓼红有什么事我饶不了你。莫回轻笑了两下,你万年不变的笑脸终于变色了。

台上,蓼红正唱着那首《念奴娇》。虽说有半年多未登台,但风采丝毫不减当年。

一曲完毕,台下掌声如潮。刘冲走到台前,冲台下微一抱拳,“各位,今天是天然居开业一周年之际,为了答谢各位的厚爱,从今天开始,三天之内,天然居内所有消费均按半价。还有,蓼红刚才所唱的曲子,是这一年来刘某说书的总和,哪位能把所有的书中主要人物全部写出,天然居会奉上一张贵宾卡,让其免费在天然居消费一年。这边已经准备好了笔墨纸砚,各位不防一试。”

刘冲话刚说完,人流就朝一边迅速的涌去。看着这一景象,莫回只是笑了笑。

这时,一道青影从天而降,沐风宛玉立即挡在莫回身前,警惕地看着来人。

青衣人朝刘冲微微一笑,“在下有一事不明,特来请教。”

刘冲一愣,显然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场面。“公子请讲。”

“方才听那位姑娘所唱,为得美人,连江山都可以不好,这话未免有些不现实吧?”

怎么也想不到他会为这个问题,刘冲一时愣在那里。

莫回看向来人,墨黑的丝丝发缕在微风地扶动下不住飞扬着,白皙晶莹的肌肤,薄薄的微微扬起的唇。窄窄的鼻梁,如山上雪般衬着幽光,拔卓挺立。而那双细长剑眉下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带出墨色瞳眸中温暖的笑意,忽闪着明亮的光芒。灿若星辰的眼眸,仿佛隐藏了不为人知的痛楚沧桑,竟仍清澈地如一汪秋水。他站在那里,犹如玉山一样挺拔,又如谪仙下凡。这个男子不简单,很危险。

“请问公子为何有这么一问?”莫回起身,浅浅地笑着。

“在下适才听歌中所唱,心中未免有些疑惑。想这万里江山,怎么会和一个女子相比呢?”男子上下打量着莫回,眼神淡漠如水。

“志在江山,则爱江山;江在美人,则更爱美人,这完全要看是对什么人而讲了,公子说是吗?”

“那如果两个都爱呢?”来人眼中含笑,直直地看着莫回。

莫回被他看得心中一颤,“那就爱江山更爱美人喽。”朝蓼红使个眼色,莫回转身做回去。

蓼红点点头,轻盈地走到台中,清丽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

“道不尽红尘舍恋

诉不完人间恩怨,

世世代代都是缘

留着相同的血

喝着相同的水

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红花当然配绿叶

这一辈子谁来陪

渺渺茫茫来又回

往日情景再浮现

藕虽断了丝还连

轻叹世间事多变迁

爱江山更爱美人

那个英雄好汉宁愿孤单

好儿郎浑身是胆

壮志豪情四海远名扬

……”

莫回趁人不注意,带着沐风宛玉离开天然居。

沉思良久,“沐风,叫她来一趟。”想起什么,又加了一句。“把笙儿也带来吧。”

沐风眨眼间消失在空气中,莫回面色凝重,“战事就要开始了,是该动手了!宛玉,通知他们一会儿到女人汤来见我。”

宛玉略一点头,手一挥,空中升起绚丽的烟花,娇俏如女子一般,夺目炫丽。

第五章缘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