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倒鸾凤

颠倒鸾凤

不见南山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家门

  夜晚,月凉如水。

江如水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灯火辉煌,心如止水。明天是母亲的忌日,多少年了,有多少年没看到母亲的笑了,有多少年不曾笑过,连自己都记不清了。

父亲又和那个女人出去了,自从她进入这个家以来,他就不曾正眼看过自己一眼,也许他早已忘了曾对母亲许下的承诺了。

母亲说尘世如潮人如水,所以她叫如水;母亲还说一生困尘土,半世走阡陌,所以她要摆脱这凡尘俗事,所以那一年,那一个雨天,母亲走了,走时脸上带着安祥的笑。

她不恨母亲,只恨自己不能早母亲一步夺下那把刀,所以她对自己非常地狠。

在母亲去世的几年里,她没有朋友,没有欢笑,也没有自我,她只为母亲而活,为了延续母亲的生命而活。

远处传来车子的声音,他们回来了。面无表情地看着相拥着走来的两人,“爸,明天是妈妈地忌日。”除此之外,别无他话。

西装革履的男子先是一愣,不自然地咳了咳,“哦,我知道了,明天我们去看她。”

“不行,你答应了我明天要去参加小蝶的毕业典礼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一身香气逼人的艳丽女子娇柔蛮横地叫着,生气地别过脸。

“乖啊,明天是如水她妈妈地忌日,每年这个时候我都要去看她的,那个毕业典礼有你去就行了,听话啊。”男子小心地哄着她,言语间尽是讨好。

“不行,你答应我的话就要算数。不就是个死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看什么看,搞得跟什么似的,死了也不让人消停。”艳丽女子愤愤不平地骂着,红艳的嘴唇一张一合,恶毒的话连绵不绝。

“好啦,好啦,艳红,这次就算我错了还不行吗?改天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和小蝶的。乖,听话啊,明天你就和小蝶一起去,等我回来,我马上就去接你们,好不好?”男子小声地祈求,生怕一句话说错惹得佳人生气。

江如水漠然地站在一边,紧抿的嘴唇泄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不行!江任远,我再说一次,明天你必须陪我去参加小蝶的毕业典礼,否则我要你好看。”女子生气地大吼,甩手气呼呼地离去。

“我说……”男子无奈地看着她离开,转而委婉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水,你看这……”

“我只是通知你而已。”冷冷地说完,江如水厌恶地离开,不想在这个男人身边再多呆一分钟。他,怎么会是我的爸爸?

“如水,我……”男子欲伸手去拉她回来,却终于在半途停了下来,长长地叹了口气,却也说不出什么。

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树梢云在笑,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是妈妈生前最喜欢哼的曲子,却成了此时她最大的安慰。江如水依然站在窗前,仿佛之前的对话不曾发生过一般。

那个女人占据了妈妈地位置,夺取了妈妈的爱,也夺走了她的童年。恨吗?她不知道。妈妈恨吗?她也不知道,妈妈临死前笑得灿烂如花,也许她并不恨吧。所以,她也不恨,那些人,人值得!

“嘭“楼下传来一声巨响,江如水没听到一样的立在原地,丝毫不受影响。

“你个死老头,谁叫你推掉明天的事了,是谁信誓旦旦地说要陪我妈一起去的?竟敢出尔反尔,妈,我们走,这个家容不下我们,我们还呆在这儿干什么?”

尖细的声音鼓噪着人的耳朵,门外的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二小姐越来越不像话了。

“小蝶,你听我说,明天我是真的有事,如水她妈妈的忌日每年我都要陪她去度过,所以……”

“所以你就抛下我们母女俩去陪那个死人是不是?那个贱女人有什么好,就连死了也不让我们好过。明天你要是敢去,你就永远别想见到我们母女。”

江如水皱了皱眉毛,为第二次听到“贱女人”这三个字而不满。

江任远小声地安抚着身边暴跳如雷的两个人,头上不断冒出汩汩地汗水。唉,真是作孽呀,当年若不是不小心招惹了这火山一样的女子,他又何尝至于过这种低声下气的日子!

“我不管。江任远,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往后,我不准你再去看那个死贱人一次,连想都不能想。”

江如水倏地起身,快步向楼下走去,是有人该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刚才……是谁在骂我妈妈?”冷冷地声音让在楼下的三人浑身一震,均把目光投向正一步一步从楼下下来的江如水身上。

刘艳红咽了咽口水,“我……我说的怎么了,你还能把我怎么样?要不是看你可怜,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还能容你在这里猖狂?你个小贱人,和那个死去的贱人一样讨厌……”

“啪”

刘艳红捂住脸,震惊地看着江如水,眼中充满了不相信。“你……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

“别让我从你口中再听到那三个字,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江如水用手帕狠狠地擦了擦手,然后用力地扔到地上,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江任远,你看到了没有,这个小猖妇居然打我,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替我出气?”刘艳红尖叫着,惊恐地拉着江任远的胳膊。

“你个臭婊子竟然敢打我妈,你不想活了你?”江小蝶说着就冲了上去。

如水轻轻地跃起,躲过江小蝶的攻击,居高临下地看着跌倒在地上的江小蝶,“以后说话最好是小心一点儿,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江任远,你看到了没有,这还让不让人过了,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给我们母女一个交代,这个家,有她没我们。”刘艳红赤红着眼看着江任远,大有不依我言,势不罢休的样子。

“如水,别这样,小蝶她们不是故意的。”江任远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的女儿,自从前妻去世以后,这个女儿就和自己很疏远,中间像隔了一座大山似的。

“她们骂了我妈妈,”江如水看都不看她的爸爸一眼,“如果再有下一次,就让她们滚出这个家。”说完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留下四人呆呆地站在那里。

没错,这个家,现在是我说了算,江如水自嘲地笑了笑。想当初爸爸是入赘到妈妈家里,却在成亲后到处拈花惹草,妈妈知道真相后伤心不已,苦苦忍受了十几年后终于不堪重荷,选择了轻生。

所以这个家从头到尾都没有他们一家三口什么事,现在,我,江如水,才是江家真正地主人。

大睁着两眼看着天花板,睡意久久都不愿袭来。

蹲在妈妈的墓前,手指轻轻拂过冰冷的墓碑,心也似这墓碑般冰凉。妈妈,你在另一个世界里过得好吗?有没有想我?我很努力地活着,活得很辛苦。什么时候你来救救我?为什么我连梦里都看不到你的笑脸?我很听你的话,拼命的学习,拼命地练功,拼命地学着你生前喜欢的任何事物,可是,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来看我呢?

“好了如水,该回去了。”江任远愧疚地看着照片上微笑的前妻,心中点点伤痛漫延开来。

任由爸爸把自己拉起来,回到车上,江如水的思绪仍然还停在原地。真的回不去了吗?看着双鬓有些斑白的爸爸,如果妈妈还在的话,她应该也有白发了吧?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回到家中,刘艳红她们早已等候多时。看着那愤恨的目光江如水不为所动,径直向自己房间走去。

“站住。”刘艳红拦在她的前面,“你最好是把话给我们说明白了,有些事情必须解决了。”像是泄愤一般,刘艳红狠狠地瞪了江如水一眼,她讨厌这个和她妈妈一样高傲的女子,讨厌她淡漠地眼神,更讨厌她那高在上的样子。当年,就是那个女人的这个表情伤了她,所以,她恨。

“如果你要问昨天我说的那些话的话,最好去问我爸爸,他会给你一个满意地答案。”江如水不用想也知道她想问什么,只是,跟她说话,她怕污了自己的身份。讨厌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蔑视她。

站在房顶,远离楼下的争吵,江如水看着满天的星星,却找不到自己的出路在哪里。

噔噔噔地脚步声传来,江小蝶尖刻地声音顷刻之间充撞着耳膜。“江如水,你早就知道是不是,你就是在看我们笑话是不是?”

无所谓地看了她一眼,是啊,她知道江家的财产她们没份,永远都没有机会得到她们最想得到的东西,这就是她们的代价!

江小蝶一步一步逼近,“你早知道江家的财产是你的,却不告诉我们,只是在看我们母女的笑话,现在,你开心了吗?不过,你就是再开心,你妈妈也死了,她永远也回不来了,哈哈哈哈,所以,我们还是胜了,从那个女人死的那一刻我们就胜了。你为什么不去死,你死了,我们照样还是会得到江家的财产,我们照样会活得很开心,你去死啊。”

冷冷地看了江小蝶一眼,是啊,我为什么没有死呢?我也很奇怪,我,怎么还没死?只可惜就算是我死了,你们也照样得不到你想要的。

江小蝶看着出神的江如水,眼中闪过一丝狠绝,只有你死了,我们才会活得开心,只有你死了,我们才会幸福,所以,你去死吧!

小心地靠近江如水,在距她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江如水,我送你去见你妈妈好不好?”江小蝶脸上布满了诡异的笑,双手猛地推了江如水一下“你,去死吧。”

江如水飘转在空中,看着笑得得意的江小蝶,我死了,我所有的财产全都捐给了慈善机构,所以,你们仍是白忙了一场。而我,却可以看到妈妈了。

第一章家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