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胡雅慧之死

  就在李婉跟着徐致知到了加拿大开始一段新的生活的时候,宋菲儿也得到了让她震惊并且她也期待了很久的答案。

“我放弃了跟你哥约会的大好时光,陪你在这吃足以让我胖三斤的甜品,你大小姐,啊,坐在这儿一副没睡醒的样,怎么,准备把我就这样透明下去啊?”李婷柳眉一蹙,半开玩笑半怪嗔到。

“天儿冷了,你得允许我冬眠。”宋菲儿轻叹了口气,无神地搅动着面前的红豆沙。

“怎么啦?什么事儿能让我们宋大小姐心神不宁得?”

“没什么。”

“那我问你,为什么不来给李浩上课了?”

“功课忙,再说,这,马上就要实习了,我还要找实习单位。”

“嗨,你还找什么啊。我爸不是说了吗,新绿地产等着你。”

“可说那会儿,我还是李浩的家教,现在什么都不是,谁还会当真。”

“你——”宋菲儿死气沉沉的一句话噎得李婷指着她,半天才顺了口气继续说道:“宋大小姐,我也姓李,我说行就行,好吗?”

听到实习的事情有了定论,说不高兴那是骗人的,宋菲儿立马坐直了身子投给李婷一个甜甜的笑容。面对宋菲儿甜死人不偿命的招牌笑容,李婷回敬了一个白眼儿:“把你这骗人的笑脸给那些不知情的你的仰慕者,我,就免了,谁还不知道谁啊。”

“呵呵,好婷婷,你就不要以打击我为乐了嘛。”

“谁愿打击你了。”

“诶,对了,婉儿姐有联系你吗?”

“没有。李浩倒是给她发了很多消息,很多求救邮件,可是她都没有回。”

“啊~~她不会这么快就把我们忘了吧。”

“忘了也好。”李婷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说什么啊?为什么要把我们忘了?”宋菲儿显得有些义愤填膺。

但是李婷却露出了一丝丝尴尬的笑容。

“怎么啦,婷婷,今儿你一定要把话给我说明白,你已经严重引起了我无边的好奇心。如果你不说,我一定不会放你走。”

李婷看了看宋菲儿,笑了笑,没有说话。

“说嘛,我们不是好姐妹吗?再说婉儿姐一直也对我挺好的,我也该关心关心她嘛,说吧~~”

“那——你要发誓谁都不告诉,包括你哥。”

“我发誓!”

李婷喝了口奶茶,顿了顿,像是给自己鼓劲儿一样,终于开始诉说隐藏在自己心里很久的秘密:“你知道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吗?”

“知道。我听李浩说过婉儿姐的妈妈过世了。”

“其实,其实,我妈妈是第三者。”李婷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一直到我妈生了李浩,我们才被带到了李家。那会儿,我爸还没有跟他的妻子离婚。我们到李家的那天晚上,李妍——就是爸最小的女儿——离家出走了,后来没多久,姐的妈妈就过世了。所以我想姐一直是恨爸爸,恨我妈还有我和李浩的,要不是我们,她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没有了妈妈没有了妹妹。”

“那她为什么还要到绿洲工作呢?”

“报复。其实我爸谁都不在乎,他只在乎他的生意。所以能真正打击到我爸的就是让他在生意上受挫。但是姐进绿洲工作这么多年,爸一直都没有真正相信过她。所以当我爸一发现她和一个叫同心旅游的有瓜葛,抢了绿洲旅游好些业务,就认定姐是在报复他当年所犯的错误,于是就把她发配到澳洲了。”

“啊~~”宋菲儿捣着碗里的红豆沙:“那你相信婉儿姐在报复吗?”

“相信。”李婷点了点头:“但是,我能理解。”

“理解?”宋菲儿有些不相信的笑了。

“真得!”

“那,我要是没猜错,婉儿姐报复不仅仅是因为李妍离家出走,妈妈的死也是原因,是吗?”

“嗯!”过了许久,李婷才回到道。虽然不愿意可这是事实,不是不去想就没有发生的……

“刘叔,怎么还不开车啊?”

“婉儿,再等等。婷婷还没出来呢。”

一听司机刘叔提到李婷,李婉的小脸立马就黑了下来,一句话不说,坐在车里翻开着课外书。

“刘叔——,你看,今天老师奖励了我一只铅笔。”

“哦,很漂亮。快上车吧。”

“嗯!”李婷高高兴兴地上了车看到李婉正在看着书没有理她,就讨好地靠近李婉坐好:“姐姐,今天老师表扬我了。”

感觉到李婷靠近自己,李婉皱皱眉,朝车门挪了挪身子,谁知李婷还顺势朝自己靠,还把老师表扬她的事情拿出来炫耀。李婉生气地抬起头,看着李婷,猛地把她推倒:“你走开!我不是你姐!”

李婉突然得一推,让毫无准备的李婷摔倒在座椅上,头重重地磕在了车内的门把手上。

“姐姐——”李婷哭着爬了起来。

“婷婷,没事吧?”在驾驶室正准备开车的刘叔急忙转过头来,平时不管李婷怎样讨好李婉,李婉都对她没有好脸色,但是还不至于像今天一样把她弄哭吧。

“刘叔,快开车吧,我饿了。”李婉白了一眼哭得稀里哗啦的李婷。

“哦。”刘叔答应着,但还是关心地看着李婷。

“我没事,是自己没有坐稳。”懂事的李婷一边哭着一边解释。

李婉没有理李婷,把头别到了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

两个人一前一后回到了家,李修林正和程露在客厅里逗着婴儿李浩。

“婷婷回来了。咦,你的额头怎么了?”看到女儿额头的淤青,程露问道。

“不小心摔了一下,额头磕到了。”

“真得?”程露不相信得望向李婉,李婉没有理会客厅里的任何人,直径准备上楼。

“是不是你干的?”程露追到李婉面前质问道。

“她说了是自己摔的,你听不懂啊!”李婉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被一个小孩儿给顶了回来,程露顿时觉得丢了份儿:“老公啊,你看你的好女儿!”

“婉儿!你怎么说话的!”李修林说话的时候,把李浩交给保姆抱到房间去。心里想着这个女儿确实需要好好管教了,不仅是今天顶撞了程露,昨天还故意摔碎了他刚买回的花瓶。

狠狠瞪了她父亲一眼,李婉是一点儿也不肯服输:“你想让我怎么说话啊?我跟坏女人都是这么说的!”说完,李婉竟然朝程露吐了口水大叫到:“坏女人!”

“你!老公啊!”

不等程露再抱怨什么,李修林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楼梯口,抱着正准备逃到楼上的李婉,狠狠朝她屁股揍了两下。李婉哇得一声就哭了,蹬着两条小腿儿,挥着拳头,大声嚎着表示抗议。

整个客厅里顿时是热闹非凡,一边骂着一边揍着李婉的李修林;哭嚎着,挣扎着表示不满的李婉;旁边煽风点火的程露;哭着围着李修林求情的李婷。

“大家都在啊?真热闹。”客厅里正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胡雅慧突然从外面进来了。没有人知道她今天出门了,更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这会儿回来了,看到李修林在揍自己的女儿,她竟然没有一句担心袒护的语言,就是这样不咸不淡的问候了声。这样反常的举动,反而让大家安静了下来。

“修林,你猜我今天去了哪里?”胡雅慧穿着浅灰色锦鼠毛的大氅,画了淡淡的妆容。她笑眯眯地问着李修林,仿佛他们在热恋中的时候。

“我怎么知道。”丢开李婉的李修林坐在沙发上回答道。

“搞什么幺蛾子?”怀着警惕的心理,程露小声嘀咕着坐到了李修林的边儿上。

“修林啊,今天我去了医院。医生说我怀了宝宝。你没看出来吧?”胡雅慧一边说,一边走进了客厅:“冬天嘛,衣服穿得多。”

“你胡说什么?”

“你忘啦?五个月前,有一天晚上你喝醉酒回来了。我本来是不想让你知道的,可是还是忍不住好奇就去了医院。医生说是个男孩子。”胡雅慧说的时候,脱掉了大氅,里面的旗袍使她原本就隆起的小腹看起来更加的圆润。

“真得?”李修林腾地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胡雅慧没有理他,招手叫李婉到了她身边,把脖子上佩戴的十字架项链挂在了李婉的脖子上,吻了吻她的额头。

“婉儿乖,是妈妈没用找不到妹妹。你要好好学习,只有你长大了变强大了,才能获得自由。记住,妈妈永远爱你。”

“妈妈。”拉着妈妈的抚摸自己脸庞的手,李婉小心得叫着。这个时候的母亲笑得好灿烂。

“胡雅慧,你到底要干什么!”胡雅慧的反常,让李修林的心里一阵发毛。

“我能干什么呢?你已经有儿子了,你不会需要我们的儿子的。”胡雅慧站起身来,微笑着望着自己以前深爱的男人。

“你把我们的儿子打掉了?”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不要我自己的孩子呢?我会永远和他在一起,没用人能把我们分开。再见了,修林。”胡雅慧说着的时候,嘴角开始渗血,身子慢慢软了下去。

“妈妈!妈妈!”李婉扑到母亲身边,摇着母亲的身体。

李修林和程露看到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啊!”李修林吼着程露,自己冲到了胡雅慧的身旁,跪在妻子身边,揽着妻子,此时的胡雅慧已经痛苦地说不出了话。

“救护车来了吗!”

“已经,已经,在路上了,修林,修林,给她喝水,喝水,能吐出毒药。”程露紧张得已经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了。

“那你去拿水啊!雅慧,你撑住啊,撑住,医生就来了。”

李婉一直守在母亲身边看着一屋子人围着胡雅慧,又是灌水又是掐人中,她没有哭也没有喊,她看着母亲在父亲怀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李婉很平静得把母亲的眼睛合上,抬头看着父亲伤心地盯着她的眼睛,说道:“爸爸,妈妈已经死了。爸爸,我作业还没有做完,我先回房写作业了。”

不理会父亲和程露吃惊的表情,李婉径直上楼回到了房间。当救护车赶来时,当殡仪馆的车赶来时,李婉始终没有露面,他们都以为她是因为伤心过度需要时间去明白她的母亲已经离开她了,永远的离开。

但接下来李婉的表现让大家都大跌眼镜,她乖乖得参加了母亲的葬礼,参加了父亲的婚礼,一路上不哭也不闹,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可是你要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些微笑只是停留在脸上,从来没有走进眼睛里。李婉就好像是一个洋娃娃再也没有了灵魂。从母亲死后,李婉再也不抵触程露母子,但是也没有接纳;不仅如此,她对父亲的态度也从原来的坚决对抗变得彬彬有礼,有礼貌得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

“程露,没事你也关心关心婉儿那孩子,我怎么觉得哪儿不对。”李修林对新婚妻子说道。

“哪不对啊?我觉得现在她挺乖的。难道要她像以前那样一天到晚闹得家无宁日你才觉得是正常啊?”程露一番话说得李修林哑口无言。

久而久之,李修林也就习惯了李婉的平静,就好像她真得是变乖了。

不过李婉接下来的生活倒是真得再也没有让李修林操过心,她玩儿命似的学习并且不断地跳级,当同龄人不过顶多大学本科毕业时,她已经研究生毕业且进入绿洲工作多年了。

听着李婷回忆起童年时代,宋菲儿红了眼眶。

“你哭什么啊?”

“觉得婉儿姐很可怜。那,那时候你在哪里。”

“我就躲在沙发背后,大家都把我忘了,可是我却看得清清楚楚。我爸和我妈都挺忌讳提这个事情的。姐的妈妈去世没多久,我爸就把家里的工人全换了。”

“婷婷,对不起。”

“傻瓜,你说什么对不起呢。”

“我是为我以后要做的事说对不起。”宋菲儿想着,但没有说出口。

第十七章 胡雅慧之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