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袒露心声

  “我回来了,今天吃什么啊?”

推开屋门,李婉习惯性地喊道,但是今天回答李婉的却是一屋子的寂静,徐致知不在。李婉赶快掏出电话准备打电话,却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他的号码。不仅是电话号码,好像除了知道他叫徐致知,李婉居然对他什么也不了解。昏暗的屋子,冷冷清清,李婉委屈地有种想哭的冲动。刚刚开始,试着把自己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刚刚开始,试着迈出第一步,他却不见了。李婉根本没有意识到,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已经习惯了一回到家就有一个温暖的笑容等她,已经习惯了夜晚在一个温柔的怀抱里入睡,可是,现在,他却不见了。李婉滑到了沙发里,她感到好冷好冷,却又无能为力。

这时,门锁转动了,听到响动,李婉猛地抬起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

“诶,你回来啦,怎么不开灯?”

“你上哪儿去了?你上哪儿去了?”李婉发疯似地冲到了徐致知怀里,死死抱着徐致知,眼泪奔腾而出。

徐致知一愣,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便也搂着李婉安慰:

“家里没有纸了,我去买纸。好了,乖,乖啊,不哭了,我不会走的,不要哭了,我们去那边坐着,啊,乖。”

当在沙发上坐下后,李婉立刻发现自己刚才的反应太过了,于是松开了徐致知:“对不起,可能是我生理期快来了吧,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徐致知没有勉强李婉,他知道在压抑了那么多年后,有这样的反应说明李婉已经向前走了一大步,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放在了心上。

“把你的电话给我。”

李婉递上了电话。徐致知拿到电话后,摁了几个键又还给了李婉:“我把我的电话号码输在上头了,以后有什么事就打这个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的。我去做饭了。”

这天的晚饭,两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默契在两个人的心中慢慢形成。晚饭后,李婉就借口累了,回房休息。徐致知收拾好屋子,想到李婉只吃了一点点,就准备端一杯牛奶给她,刚到门口就突然听到李婉在和余亮讲电话。

听到李婉的电话,徐致知一脸的苦笑,即使内心再脆弱,李婉总是能及时调整过来,坚强前进的。可是他所希望的是李婉能幸福、快乐,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快乐,而不是所谓的坚强。

趁着李婉电话的空挡,徐致知敲了敲门。

“亮,我先挂了。进来!”

“看你没吃饭,给你送一杯牛奶。这些天看你挺忙的,在忙些什么呢?”

“没什么,不过是李浩进公司学习,很多事情我都要盯着。”

“你这个弟弟很调皮吧?”

“也没什么,只不过是小孩子贪玩儿。”

“婉儿。”

“嗯?”

“我还没见过你家里人呢?”

半响,李婉没有说话:“没什么好见的。再说我也没什么家人。”

“那我作你的家人,好吗?”

“我累了,想睡觉了。”滑进被窝里,李婉闭上了眼睛。

“乖,睡吧。”吻了吻李婉的额头,徐致知知道她心里的那个鸵鸟又钻出来了,于是没有勉强她,关了灯,拿着杯子走出了卧室。

在漆黑的卧室里,李婉哭了,她用被子堵着嘴,可还是哭出了声音。

不管夜晚的李婉有多么脆弱,可是当黎明到来时,她又恢复成那个冷静、理智的李总了。

但是不管李婉心里的理智怎么告诫,也阻止不了她一步一步沦陷在徐致知的温柔里。她和徐致知的关系越来越紧密,他俩也慢慢开始出没在了人群密集的地方。

“今天没有做饭,咱们在外头吃吧?”

“好累了。再说一会儿碰到熟人怎么办?”

“熟人?你说过张政去外地出差了。”

“你胡说什么啦?”

“走吧,你一天到晚不是在公司就窝在家里,再不出去走走,都快不知道这世界变什么样了。”

“认识你前,我还去酒吧的。”

徐致知没有理会李婉的半推半就,拉着她就往外面走:“走吧,一会儿咱们去吃你最爱的红豆沙。”

这个世界真得很难说,和徐致知在一起是瞒着所有人的,可是李婉想什么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几个人。

“咱们吃什么啊?”

“灯泡,你死活要出来吃,你说!”

“什么我就是灯泡了?”宋菲儿抗议着哥哥和李婷,眼睛却一直盯着路边餐馆的玻璃窗,想着晚上吃什么,要不是和宿舍里的同学闹了个不大不小的矛盾,她是不会死乞白赖得要哥哥和李婷陪她到街上吃饭的。

“诶,诶,”宋菲儿突然像是吃了什么东西噎着似得半天说不出了字儿。

“你诶什么啊?”李婷本来是挽着男朋友的胳膊在说悄悄话,听到宋菲儿的激动得言语不清,好奇地转过头就看到她正指着一家中餐馆的玻璃窗不停跳着脚。李婷压着宋菲儿的胳膊,顺着她的手望过去就看到玻璃窗里,屏风后面,一个男人正把一勺东西喂到李婉嘴里,而李婉脸上幸福的笑容是李婷从来没有见过的。

“婉儿姐!”“李婉!”李婷和宋菲儿一起惊在了原地。

“谁啊?”

“婉儿姐。”“李婉。”

“啊?”

“我姐。”

“哦,既然是姐姐那就进去大声招呼吧,要不和他们一起吃得了。”

拉着宋菲儿和李婷的手,宋闵是高高兴兴地走进了中餐馆,等李婷她俩反应过来,已经站在了李婉和徐致知的面前。

“姐姐好,我是婷婷的男朋友宋闵。”

李婉和徐致知抬起头看到了阳光一样的宋闵和在他身后颇为尴尬的李婷、宋菲儿。

“也是我哥,呵呵。”宋菲儿干笑着赶紧补充。

“还没吃吧。一起坐下来吃啊。服务员——”徐致知反应快,招呼着三人坐下,李婉看了下徐致知,知道事情已经到此拦也拦不住,也就挪地儿让三人坐下,并让他们再点些菜。

尴尬过后,最先恢复过来的是宋菲儿。

“婉儿姐,男朋友啊?好帅的,眼光不错哦。”

“瞎说什么。”李婉瞪了宋菲儿一眼。宋菲儿吐吐舌头,埋头吃饭。

“怎么是瞎说啊。第一,我本来就是你的男朋友;第二,长得帅也不是我的错啊。我是徐致知。”徐致知眼光扫过三人:“可不可以自我介绍下?”

宋菲儿一听这话就知道背后有人撑腰了,于是又来了劲儿:“我来介绍吧。我叫宋菲儿,这个是我哥哥宋闵,他是这位李婷的男朋友。李婷是婉儿姐的妹妹。呵呵,有点儿绕吧。”

李婷在饭桌子地下悄悄拉了下宋菲儿,想叫她少说点儿。可这时候,宋菲儿是准备把这装傻充愣无休止地进行下去了。

“你拉我干什么啊,婷婷?我又没说错话。这俩日后是连襟,他们当然得先熟悉熟悉了。再说你俩拿对方当透明,但不能要求他们也是啊。”

“你!”被戳穿了小动作,李婷一下子涨红了脸,瞪了宋菲儿一眼:“懒得理你。”

“咦,婉儿姐,婷婷,你俩还真是亲姐妹啊,今儿怎么都瞪我来着。”

“多吃饭,少说话。”李婉姐妹俩异口同声说道,说完后就反应过来,由不得相视一笑。这是姐妹俩在一起十多年来第一次会心地相视而笑。

“这里头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徐致知明知故问。

宋闵也相当合作地凑热闹:“对啊,对啊,说说吧。”

“诶,你说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八卦啊!”此时的宋菲儿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

“丫头,是你挑起的话头。”宋闵忍不住提醒这个糊涂蛋儿妹妹,这丫头今儿是没睡醒就上街了吧。

“那我现在换话题,一会儿吃完了,上哪儿去玩啊?”

“玩?你今天不回学校了吗?”李婷好心提醒:“你爸妈可是出去旅游了,你要是在家住,明儿可没人叫你起床。你知道你的……”

“哎,别说这么扫兴的话,咱们五个很难才能凑得到一块儿的。”

“对啊,要不今晚我也回家睡,明儿负责叫这丫头起床。”

“咱们去唱歌吧,婉儿唱歌很好听的。对吧?”徐致知转过问李婉:“你怎么都不发表意见?”

“你们安排吧,我无所谓。”

“那行,买单,唱歌去!”宋菲儿高兴地发号施令。

一行五个人浩浩荡荡地前往了KTV。唱歌是一件非常能抒发内心情感的事情,再加上那么一点点小酒,整个人便脱掉了伪装的外套顺着自己的内心一发不可收拾地走下去。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的ENDING歌是这样一种方式。

“我想有个家,谁的?是谁的?”宋菲儿醉眼朦胧,拿着话筒寻着人。

“麦霸,你终于舍得放手了。拿来,我的。”李婉站起来一把夺过宋菲儿手中的话筒,由于用力过猛没站稳,倒在了徐致知的怀里。李婉也没管,傻笑着就着这势,唱了起来:“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当我疲倦的时候,我会想到她。”

“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在我受惊吓的时候,我才不会害怕。”李婷拿着另外的一只话筒加入了进来。

李婉没有理她,宋菲儿扯过了宋闵手里的话筒,加入了姐妹间的合唱:“谁不想要家,可是就有人没有她。脸上流着眼泪只能自己轻轻擦,”

三个人都带着哭腔,弄得宋闵一脸茫然,看了一眼搂着李婉的徐致知:“什么情况,感觉不对啊?咱走了吧。”说着扶着李婷,拽着宋菲儿,两人任由宋闵努力,仍然没有放弃手中的话筒:“我好羡慕她,受伤了可以回家,而我只能孤单孤单地需找我的家。”

唱到后头,三姐妹更是嚎啕大哭:“虽然我不曾有温暖的家,但是我依然渐渐地长大……”

当两个男人把她们弄出KTV时,她们才渐渐止住了哭声。

“怎么走啊?”宋菲儿问道:“这个点儿,学校关门了,我是回不去了。”

“宋闵,你跟菲儿回去吧,徐致知,是吧,婉儿姐就交给你了。”李婷安排完,高高地挥挥手,就朝路边走去。

“我先送你回去。”宋闵说。

“不顺道!”

“致知,今晚我就不过那边了。”千年难遇得,李婉露出了担心的表情,指了指李婷:“我跟她一块儿回去吧。”

和李婷上了出租车,一直坐到了小区门口。

“就这儿吧,师傅。”李婷让师傅停了车。

“怎么不让师傅开进去?还有段路要走。”

“喝了酒,我想走走醒醒酒。你,陪陪我吧。”

李婉默许了,下了车。

“谢谢。”

在昏暗的路灯映照下,两人并肩默默地走着。这是两人长这么大第一次单独这么近距离的在一起,这么安静地在一起。

“其实我没有喝醉。”李婷低着头盯着脚尖儿说道:“你很疼菲儿,这让我很吃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婉别过头去,望着路边一排排行道树。

“也许我真得喝醉了,要不然我是没有勇气跟你说这些话的。”李婷突然停住了脚步,李婉不得已只好回身等着李婷:“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婷望着姐姐的眼睛:“千万不要打断我说话,趁着我还没有醒,让我把心里话一次说完。”

李婷顿了一下,像是给自己鼓气:“我知道你恨我妈,恨我和李浩。可是这上一辈儿的感情,我们能怎么样呢?你知道吗?在到李家之前,我根本没有见过老爸,我一直是和舅舅、舅妈生活在山里头。你知道那个山里头,生活是有多苦吗?我每天要帮舅舅家宰猪草、喂猪;我五岁上就要洗一大家子的衣服,搓不动就用脚踩,冬天的河水很冷,冷得都能把骨头冻穿了,我到现在都记得有一年开春的时候,我滑到了,死命抓着河边的乱草才捡回条命,可是衣服却被冲走了。呵呵,我被饿了两顿。”

李婷说的时候,脸上一直挂着笑,笑得云淡风轻,好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就顺着眼眶不停地流:“我妈每半年寄一次生活费,顺带捎几件新衣服。新衣服寄到了,我就换上,拍张照片给我妈寄过去,然后就脱下来给舅舅的闺女。我是七岁到李家的吧?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不仅有妈妈,还有爸爸,还有姐姐、妹妹、弟弟,我以为是老天爷可怜我了,我以为从此我就过上好日子了。可是没想到会是这样。”

说道最后,李婷的笑容已经彻底变成了哭泣,她再也忍不住失声大哭起来,看着一向温婉的李婷哭成这样,李婉心里也很难受,她走到了李婷面前,想抱抱她,安慰她,手伸向半空却又顿住,这时候李婷已经扑到了她怀里哭着呢喃:“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我天天都在问自己,是不是我不够乖,是不是我做错了事,怎么就变这样了呢?”终于李婉的手搂住了妹妹,她抱着不停颤抖的李婷,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像是安慰她也像是在安慰自己:“你没有错,我们都没有错。好了,不哭了,我们回家吧。”

离开李婉的怀抱,李婷揉了揉哭红的眼睛:“对了,张政是怎么回事儿啊?”

“都哭成这样了,还八卦。”

“我是关心你。”

“我和张政只是普通朋友。”

夜,家人都已经入睡。躺在床上辗转不能入眠的除了李婉和李婷姐妹俩,当然还有正躺在宋家女儿大床上的宋菲儿。她以为自己没有睡着,却突然被很多年都没有再梦到的噩梦惊醒。她终于知道这个噩梦原来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自己,它就像是被刀刻过的树干的印记一样,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反而是慢慢扩大了。

第十二章 袒露心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