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日本之行

  “准备好明天去日本的东西了吗?”在书房里,李修林问道。

“准备好了,爸爸。”

“嗯,情况还有些变动。”李修林盯着李婉,好像是若有所思。

听到父亲说情况有变,李婉心里一动,但面上依然不改颜色,迎着父亲的目光,四目相对,李婉的心里显得是坦坦荡荡:“有什么问题吗?爸爸。”

“我收到消息,有家猎头公司在跟张政接触。但是现在我不想把事情弄大,先看看再说。所以这次你和张政去日本,有些东西还是瞒着他比较好。”李修林一边说着,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文件夹,递给李婉。

“这是什么?”李婉接过文件夹,一边翻着,一边问。

“你上次提交的关于会展的企划案董事会通过了。这次你去日本除了陪张政跟日东旅游签订合作案外,主要是和大阪南宝株式会社的松井佑一见面,这里是这次会面的资料。”

“和南宝合作会展?谢谢爸爸。”李婉大致翻了下文件,依然面无表情的感谢。

李修林已经习惯了李婉的冷漠,嘱咐道:“记住,不要让张政知道。”

“我记住了,爸爸。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嗯,去吧。”

这一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李婉再一次认真得准备着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日本之行。

和日东的谈判非常顺利,毕竟双方已经合作了三个年头,很快就签订了未来两年的合作计划案。

“诶,李总,这次我们的行程还真是顺利。我这边儿叫人改签机票提前回去吧。”

“呃,等等。”李婉神秘的一笑,凑近了张政:“咱们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就玩玩儿再回去啦,好不好嘛。”

李婉的表情有些楚楚可怜,微微翘起的小红唇,拉着他胳膊摇晃的手,都让张政的心里像是有小鹿不停跳过。张政是一个不到三十的大小伙子,为人有些木讷,能在旅游这个行当做到这个位置完全是因为他工作极度的认真负责、孜孜不倦。

“呃。”咽了下口水,张政定了定神;“李,李总。”

“婉儿。”

“啊?”

“叫我婉儿!现在又不是上班时间。”像是女朋友撒娇般的小埋怨。还好多年的社会经验,让张政不至于像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那样顿时就找不到北。

“这,不好吧。”

“我说好就好。怎么,你觉得我不配当你的朋友?”

李婉扬起脸,笑脸盈盈地盯着张政的眼睛,一脸的无辜样:“说话呀!”

李婉心里清楚的明白,这个表情对于宅男张政来说是绝对有杀伤力的。

果然,张政的脸开始有些微微泛红,因为紧张连话也说得有些结巴:“配,配。不是,不,我是说,你,你真得想跟我,朋友?”

“怎么啦?我们不是朋友吗?”继续进攻。

“是,是,当然是啦。”张政急忙回答,好像稍微一迟疑,李婉就不会理他了一样。

“宾果!”李婉心里暗喜,鱼儿上钩了。李婉站起身来,拉着张政的胳膊:“走啦,逛街去啦!”

受宠若惊的张政和李婉离开酒店到了东京繁华的街头。

接下来的一整天,张政跟着李婉逛遍了东京的大街小巷,他们在街头玩自拍;在小吃店里相互喂着食;被街边玩行为艺术的艺术家吓得尖叫着跑过整个街区……他们还在东京的电影院里看了一出老电影《音乐之声》。

当那支脍炙人口的《雪绒花》再次响起时,李婉止不住抽泣的声音,不知不觉中把头靠到了张政的肩膀上。张政的身子顿时硬朗了起来,他强大的男子汉情怀被无限激发了出来。

因为哭泣,从电影院里出来的时候,李婉显得有些疲惫。

“累啦?”

“嗯。”浓浓的鼻音,让张政想立刻把她拥入怀中,好好疼惜,不再让她受一点儿委屈:“我背你。”说完这话,张政就觉得有些唐突,因此惴惴不安地看着李婉的表情。还好,李婉没有拒绝,而是像一个听话的乖宝宝一样同意了这个建议。

趴在张政的背上,李婉搂着张政的脖子,头紧贴在他的脖子上。张政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呼吸,甚至能感觉到呼吸吹动他耳后的绒毛。

“以前没觉得你是这样的。”张政说道。

“那我以前是怎样的?”李婉一开口问,张政就觉这会儿她的嘴是吻着他的耳朵垂的。

“嗯——”张政死劲儿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合适的字眼儿,只好说道:“反正不是这样的。”

“那,你喜欢以前的还是现在这样的啊?”李婉看着张政憨直的侧脸,些许的羞涩。

“当然是现在这样的。”这下张政是想也没想就回答。

“啊~~”李婉的语气里有些不满意。

一听这话,平时木讷的张政此时突然灵光乍现:“哦,不,都喜欢,我都喜欢。”

这句“都喜欢”让李婉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度满足。

接下来,张政就这样背着李婉在夜晚东京的街头这样走着,谁也没有提议要坐车什么的,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彼此感觉着对方的气息。

回到酒店,李婉突然说道:“张政,我现在睡不着,可以陪我去酒吧坐坐吗?”

张政平时自诩酒量还不错,可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李婉在场,酒过三巡便醉了。

“他醉了。”从酒吧的暗角,走出个三十刚出头的年轻小伙子。

“嗯。亮,帮我把他扶到房里吧。”

那一晚,张政睡得很熟,又像是根本没有睡稳,因为李婉的笑脸一直在他的梦里挥之不去。

当温暖的夏日阳光带着鼻尖儿的瘙痒,把张政从梦里拉回了现实,睁开眼,就看到了李婉灿烂的笑容,她正调皮的用发梢划着他的鼻子。此时张政的心里有无限的欣慰与充实,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梦啊。

“起来啦,懒猪。今天有什么安排呢?”

李婉的话音刚落,电话就不识时务的响起来了。张政一看来电号码,急忙揽衣起来接,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张政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

“出什么事了?”

“一言难尽,我现在必须马上回国。”张政一边说着,一边到卫生间里洗漱。从卫生间里出来,就看到李婉像所有妻子一样默默地为他收拾着行李。

“婉儿。”

“我已经帮你订了机票,最近的这班是在香港中转的。你还有5个小时的时间。”李婉说着,并没有停止手上的活。

“婉儿,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吗?”

“我,想再呆呆。我怕回去了,你就会离我很远了。”

张政从后头抱住了李婉的腰:“不会的。永远都不会的。”

男与女之间的海誓山盟需要多长时间,李婉不知道,但对于张政来说,只需要一天一夜。

送走了张政后,李婉和余亮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小林博士的研究所,就最新的污水分离净化器在中国的总代理达成了初步的共识。随后,李婉和余亮兵分两路,李婉前往事先联系好的大阪南宝,和松井佑一见面;而余亮继续留在东京,和小林博士就最后的细节进行商榷。

在酒店里,李婉正在准备着明天和松井佑一见面的资料,门铃响了。李婉好奇的开了门,却看到了让她颇为意外的人——徐致知。

“你怎么找到在这儿了?”

“放心,没有人看到。”没等李婉再说话,徐致知进了房间,躺到了床上。

“你——”

“我心里有些受伤,看到你和别的男人调情的时候。”

“你跟踪我!”李婉有些愤怒。

“为什么你不能像对他那样对我微笑呢,婉儿?我才是你的。”

当李婉冲到徐致知面前准备大骂时,才注意到他的瞳孔有些放大,身上散发着酒气:“你喝酒了?”

“婉儿——”徐致知把李婉拉到了自己的怀里:“我知道这只是你的计划,可我还是吃醋了。”说完,便吻上了李婉的唇。李婉没有拒绝,徐致知是一剂药,是她空虚、痛心、自我麻醉时的一剂药,但是李婉并不知道,这是一剂良药还是一剂毒药。

和松井佑一的见面非常顺利,离开南宝的时候,李婉接到了余亮的电话,小林博士和同心签订了为期三年的总代理协议,这让她非常高兴,连带着回酒店看到徐致知时,也是一脸的兴奋样儿。

“阴谋得逞啦?”

“废什么话。”

“我能参与你的阴谋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个叫余亮的都可以,为什么我不行?”

徐致知不说还好,这一说让李婉彻底地想起了徐致知跟踪并且可能调查过她这个事儿,心里便紧张起来:“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调查我?你到底查到什么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看到李婉因为激动有些颤抖的身体,徐致知赶紧把她搂着腿上坐好:“你一口气问了我这么多问题,让我先回答哪一个呢?”

李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婉儿,我告诉过你,我叫徐致知。我没有查你的过去,因为我希望是你亲口告诉我,我不想干什么,只想好好爱你,宠你。你说这是大男子主义的劣根性也好,是我自不量力的虚荣心膨胀也好,我都承认,我就是想保护你,想让你作你自己。这样我的心里就得到了极大满足。”

“不值得。”

“值不值得是由我说了算。”

“我会下地狱的。”

“那我陪你去。”

当李婉和徐致知在大阪的酒店缠绵时,张政正赶往市郊的一家私立养老院。

“对不起,张先生。”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每个月花那么大笔费用把人交给你们照顾,你们就是这样照顾的?”

“我要去找小政,找小政。”躺在养老院医务室的病床上,老太太企图拔掉点滴。

张政和养老院的工作人员急忙阻止了老太太的鲁莽举动。

“外婆,我就是小政啊,你看看我,我就是小政。”

老太太盯着张政看了半天,说道:“你骗我。你才不是呢。我的小政哪有这么老。我不跟你说,你这个骗子。我要赶快回家,我还要给小政煮饭,一会儿他就放学了。我跟你说,他一回来就会喊饿的。我可不能让我的小政饿着。”

“外婆——”虽然是堂堂七尺男儿,但对这个把一辈子都奉献给了自己的外婆,张政还是哽咽了。

这天正好是夏至,有首日本诗,“夏至之夜,有如苦竹,竹细节密,顷刻之间,转眼天明。”大学的时候,张政看到张爱玲评价这诗狗屁不通时,他非常赞同,可是现在陪侍在外婆的病床前,回想起往昔的点滴又不自觉想起李婉的笑容,张政突然明白了这诗里的淡淡哀伤与希望。

和张政一样在这夏至之夜不能入眠的还有李婉。

“怎么,睡不着?”徐致知拥着李婉问道。

“嗯,明天就回去了。”李婉的语气里有些不舍。

“你要是喜欢这里,那咱们就不回去了,永远呆在这里。”

“永远?那不会厌烦吗?我们总是对已经拥有的厌烦,而对这种偶尔所得却不能永远拥有的才会珍惜。”

“不会的,婉儿,我永远都不会厌烦你。”

听到徐致知肉麻的表白,李婉抬起头,用手捧着徐致知的脸,望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里净是坦诚,李婉笑了。

相爱的时候海誓山盟,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永远合二为一;不爱的时候后悔懊恼,恨不得过往的一切只是场噩梦,一觉醒来什么都没有发生。永远?李婉从来不相信永远。可是现在,在李婉心里确实是有不舍的——只是对偶尔放纵的不舍。

第八章 日本之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