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恋爱之无爱

  父亲抱着相册坐在书房里睡觉,还是第一次。今天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李婉的脑袋里冒出了N种情况,这些情况都关系到她下一步的计划。很快李婷姐弟俩的对话帮李婷解除了心里的疑惑。

“李浩,今天菲儿过来给你上课了吗?”

“来了。她也太认真负责了。”

“就你这么烂的成绩谁敢不认真负责啊。你以后给我认真点儿,不许欺负菲儿。”

“嘿,你们是怎么啦?宋菲儿给你们下迷药啦?我听张妈说,宋菲儿今天走的时候碰到老爸了,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老爸居然在书房里大笑出声了。”

“真得?”

“废话,没事儿编这个骗你干嘛。很恐怖吧。”

听到这段话,李婉的心里的结并没有解开。宋菲儿到这个家里到底想要干什么?会不会从此她们两个人都要走向无底的深渊?心里盘旋着无尽是思量,李婉紧锁着眉头从楼上走了下来。

“这么晚你还去哪里啊?”李婷看到李婉朝门口走,好奇得问道。

“出去走走。”没有意识到是李婷在问她,李婉回答道。

“太阳打西边出来啦。”李浩对他姐姐说道,“今天怎么这么把那身刺猬壳儿给卸了?”

“少多嘴。”阻止李浩说出更难听的话后,李婷回了房,跟男朋友讲情话去了。

李婉开着车子在街上毫无目的地瞎逛着,不知不觉来到了海天小区的门口,坐在车里,想象着小区里某间窗口里有着宋菲儿灿烂的笑容。抽完一根烟后,李婉毅然决然地把车开向了酒吧一条街。

很快,李婉又出现在了吧台的前面。酒是人类的好朋友,不管你是在伤心还是快乐的时候,它们总是衷心陪在你的身旁,没有一点儿的怨言。

不知是口渴还是心里的秘密太多,当李婉坐下后,就着啤酒瓶一瓶一瓶地喝着,喝得有点急。

当李婉独酌正酣时,那个和她相拥而眠的男人又出现了:“女人还是少喝一点儿酒比较好。”

瞟了男人一眼:“你在跟踪我吗?”

“是。我是关心你。”

“呵呵,这年月还有人关心我啊?”半醉的李婉抬头傻笑着望着眼前的男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阴鸷般的男人此时的脸上露出了宠爱的笑容。

“我是宇宙无敌的扫帚星。”她皱着鼻头,把脸凑近了男人恐吓道,模样是娇俏可人。

“如果我没记错扫帚星又叫流星对吧?那,我可以对你许愿吗?无敌流星。”

“神经!”李婉暗骂道,别过头喝着酒,没有再理会那个男人。虽然有些醉,但李婉仍然清楚地明白自己不是一个有未来的人,所以她也不愿意跟任何没有利益关系的人有交集,而眼前这个男人当然就是一条平行线。

“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想跟我有任何交集对吗?”

李婉笑了笑,没有回答。

“可是,我也不想和你有交集啊。”奇怪的论调惹得李婉再一次望向这个男人,男人的眼神很温柔:“交集后的结果是向相反的方向继续前进的两条直线,就像一个无休无止的叉。我只想和你成为平行线,这样我就可以永远陪在你身边了。”顿了顿,男人又说道:“小傻瓜。走吧,我们回家。”男人放下酒钱,拉着李婉的手带着她离开酒吧。不知道是酒精让李婉放下了多年的包袱,还是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让人平静的因子,此刻的李婉任由男人拉着她离开酒吧。

对于李婉的安静,男人有些奇怪:“怎么了?”

“没有,就是很累了。”

“那咱们快点回家吧。”

在李婉的坚持与指挥下,两人回到了李婉位于市中心的家。只有在这里,她才有些许的安全感。

躺在沙发上,枕着男人的大腿,李婉闭着眼享受着男人轻揉太阳穴的些许温柔。

“对了,你怎么不问我叫什么名字。”

“有必要吗?你不是说我们两就是平行线吗,而且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对我生厌的,到时候,你的名字,我的名字对咱们彼此都不再重要,既然如此,又何必知道呢。”

听了李婉的回答,男人停止了手里的动作,非常郑重地把李婉扶了起来。

“怎么啦?”看着男人一脸的郑重其事样儿,李婉依旧是一脸的傻笑。

“我叫徐致知,格物致知的致知。我们会成为对彼此都很重要的那条线,所以,你一定要记得我的名字,婉儿。”

盯着徐致知的眼睛,李婉被徐致知坚持而温柔的目光所打动,脸上疲沓的傻笑也渐渐淡去。

任由徐致知捧着自己的脸,轻轻地亲吻着自己的额头、眼睛、鼻子、嘴巴……一瞬间,李婉怦然心动,没有拒绝,没有犹豫,放心的把自己交到徐致知的手中,由他带着她畅游在温柔里。

卧室里,柔柔的橙色灯光还没有从刚才的云雨之欢中清醒过来。李婉靠着徐致知,磨蹭着他的手臂:“为什么是我。”

“妮儿,痒!”抽出被李婉拽着的手,把她揽在怀里,吻了她的额头:“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乖。”

李婉没有坚持得到答案,刚才的欢愉和暂时放松的精神使她真得很累很累,靠在致知的怀里,享受着致知轻抚她的温柔,李婉慢慢地睡去,睡得像一个婴儿。

看着李婉恬静的面容,徐致知不由自主地笑了,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

那是很多年前吧,徐致知记不住了,只知道那时候他在美国,和父亲的生意对决失败了,但他仍然不肯低头,夜夜都在酒吧里买醉。那天晚上,他又醉醺醺地从酒吧里出来,被几个流氓抢了钱包并揍了一顿。他像一个流浪汉一样躺在路边怨天尤人,这时候,一个女孩儿出现了。她把他带到了她租住的公寓里,给他清洗干净伤口并上药。

“不要管我,我就是个失败者。”

“那是你心里的意念不够坚定。如果你坚持的东西对你真得很重要,你是不会因为一次失败而颓废的。”女孩儿慢慢得一字一顿地说,表情很冷漠。

望着这个女孩儿,徐致知笑了:“你还是个孩子,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心里也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在坚持吗?”

女孩儿没有回答徐致知的话,只是默默地帮他包扎伤口,眼睛里是无限的忧伤。

第二天酒醒后,徐致知没有看到女孩儿在家里,他等了她一天她也没有回家,他只好离开了。

后来,他再一次来到那间出租屋,才知道女孩儿是中国来的交换生,已经学习结束回国了。

…………

“妈妈。”听到怀里的李婉在梦中呓语,徐致知一丝苦笑:“妮儿,我可不是你妈妈。”搂了搂李婉,安抚她不安全的心。和父亲达成了谅解,结束在美国的事业后,徐致知转战国内,铺定好事业,等着他心里的女孩儿长大,可是不到八年的时间,李婉已经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婉就和徐致知这么不温不火的在一起了。除了宋菲儿到李家上课的时间,基本上李婉都是回公寓。而徐致知就在公寓里做好了饭等着她回家。两人一起吃饭,一起在公寓旁的小公园里散步,周末时开车去郊外呼气新鲜空气……日子过得就像是所有老夫老妻一样,平淡、安逸。

这天,李婉早早就回到了公寓。

“妮儿”

“嗯?”窝在沙发上,一边翻着杂志,一边啃着苹果,李婕连头也没有抬,更没有关注这个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男人。

“讲讲你小时候吧。”

“我肚子饿了,现在可以开饭了吗?”合上书,李婉帮忙拿碗筷,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我明天到日本出差,要一个星期。一会儿过那边收拾东西。今晚就不回来睡了。”

“我跟你去。”

“啊?”

“跟你去日本。”

“诶,对了,怎么都不见你工作啊?”

“谁说我没工作,我的工作就是照顾你。”

“神经!”

只是不咸不淡的贫嘴,但徐致知的心里已经很满足了。这段时间的相处,虽然没有打开李婉的心结,但她已经渐渐放下了对他的戒备心理,偶尔在他面前露出本该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可爱之处。

饭后,李婉就开车回李家。这天,其实是宋菲儿来上课的日子,李婉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先回了公寓,就为了告诉徐致知她明天会去日本出差一周?可能连李婉自己都没有发现身上正在发生着一些小小的化学反应。

随着日子的推移,宋菲儿在李家也呆得是如鱼得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个家简直就是年轻人的天堂,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家长管着。通常宋菲儿都是和李婷呆在花厅或李婷房里玩儿她们感兴趣的东西,偶尔也和李浩在他房里打游戏。渐渐地她觉得李婷身上没有一般有钱人家小孩儿的那种所谓优越感;李浩也不过是正在叛逆期,其实是个比较单纯的小孩儿。

这天晚饭后,宋菲儿和李婷姐弟俩在李浩房里玩游戏。

“李浩,你就这么爱玩儿游戏。”

“废话!在我们学校,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诶,诶,别挡着我,你到右边,好,掩护我!”

“给你当家教,玩游戏的时间是我以前玩游戏的两倍还多哦。”

“呵呵,那你要常来玩游戏,保准儿你受益匪浅。”

“这是一个姐姐该说的话吗?我现在可是你弟的家教。”

“行,家教!我,们,的未来就靠你啦。”

听着李婷话里有话,菲儿狡黠一笑:“讨好我吧,别让我说出不该说的话。”

从外面进来正准备回房的李婉听到李浩房里三个小孩儿嘻嘻哈哈,心里一阵苦笑。她希望菲儿是快乐的,但她不能保证这种快乐能持续多久。

“诶,完了这局,我可要回家了,要不然太晚了。”

“是挺晚的,要不要我送你啊?”

“不用了,不过你要有别的事儿,我也不反对的。”

听着宋菲儿的话里另有含义,李婷赶快把话岔开:“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我送你出门吧。”

收拾完东西后,李婷跟宋菲儿一块儿下楼,碰到了正端着水杯上楼的李婉。

“要走了?”

“嗯。”

“我明天到日本出差一个星期,自己注意安全,别太晚回家。”李婉对着菲儿小心的嘱咐,完全当李婷是透明的。不过,李婷对这一切好像都习以为常了。

“我会的。”

“李婉怎么对你这么好啊?”在李家门口,李婷问道。

“因为我可爱。”

“你就自恋吧。”

“谁自恋啊?你也不差啊,我哥不就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了吗。”

“去,去,快上车,我让司机送你。”李婷把宋菲儿塞到车里,目送着宋菲儿离开。

在二楼的房间里,李婉躲在窗帘后面,也望着宋菲儿渐行渐远。

第七章 恋爱之无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