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走,看海去

  早晨的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帘没有完全覆盖住窗户的一块不小的空隙,斜射进右边的卧室,照在甜美的睡了整整一夜的赵玉婷的小脸蛋上。

虽然,早上七点多钟的阳光还不是那么的刺眼与炙热,就是那微弱的温度灼醒了房间的女主人——赵玉婷。在阳光的刺激下,先眨了眨那双紧闭了一夜的眼睛,双手也没闲着,上前帮忙,揉了揉那双惺忪着得眼睛。等到眼睛可以毫不顾忌地直视照在脸上的阳光时,伸手掀开了覆盖在身上的软软绵绵的被子,直起了上身,伸出皓腕嫩白的手臂,千娇百媚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抓过床头柜上的闹钟,昨晚临睡之前设定的是早上七点半的闹铃,现在才七点十五分,抢先在闹铃之前醒了过来。赵玉婷看着自己昨晚设定的闹铃,小巧的嘴角向上勾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弧度,心里不由地得意洋洋起来。

因为之前,都是闹铃把她从沉睡中唤醒,被吵醒的她还不清不愿地取消了闹铃聒噪的铃声,继续闭上眼睛,在被窝里赖上个七八分钟,十几分钟,都是常有的事。为此,还常常被妈妈唠叨个不停。

而如今,是自己比闹铃起的早呢!一扫昨日积郁于胸的不快,突然,感觉今天是个不错的新开始。

赵玉婷洗澡完毕后,却未见到与自己同处一室(郑重声明:同处一室不是同住在一个卧室)的陈盛。心想:眼看着就就差十分钟就到八点了,新生去班级报到时间可是八点半,再不起床的话,可就要迟到了呢!原来,这小子也和自己一样,不,应该是和以前的自己一样有爱睡懒觉的嗜好啊!

赵玉婷站在陈盛的卧室门前,来回的踱着步子,盘算着自己该不该多管闲事——把还在做春秋大梦的小懒虫叫醒。几十秒钟后,她停住了脚步,站定在陈盛的卧室门前,伸出左手,犹豫不决地伸出了三次之后,就事不过三地“砰砰”地敲了两下房门,等了片刻后,见房间内没有任何的动静。心想:这小子睡觉睡得还真死,可能是自己刚才的敲门声太小,他没有听到吧。

继而又接着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砰砰”地敲了两下房门,陈盛的卧室里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赵玉婷的急脾气突然就“噌”地一下上来了,在心中暗自骂道:你这死猪,睡的倒是挺香,姑奶奶我都敲了两遍门了,连个反应都没给,这不是存心在气姑奶奶我么。今天,我就是揪也要把你死猪从被窝里揪起来。

别看赵玉婷外表上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要是动手动脚的话,搁谁面前都不足以构成什么威胁,可是,骨子里却有着侠女气概,当然要是泼辣起来,就是把国家男子辩论队的找来,与她当面锣对面鼓地唇枪舌战一样,也站不了多少便宜的。更何况你一个不识好歹的陈盛呢!

“啪”的一声响,赵玉婷没好气地拧开了房门,却被眼前看到的一切给惊愕住了,陈盛根本就不在房间里,床上放着叠的方方正正如豆腐块似的被子,床单也铺的整整齐齐。站在房间门口,如泥塑木雕一般傻愣着,心里却暗暗叫苦:你小子既然早走了,应该先告诉本小姐一声啊,这不是让我在这里瞎耽误功夫么!

刚才还自称为“本姑奶奶”呢,现在却改成了“本小姐”了,这一改不打紧,却是辈分降低了不少啊!

关上陈盛卧室的房门,打开放在提手包里当的粉红色外壳的翻盖手机一看时间,我的妈啊,都是八点过五分了。不知不觉一刻钟就这么给浪费掉了,自己再不出发的话,肯定毫无疑问地迟到。第一天去班级报到,可不能在辅导员和同学们面前丢人现眼啊!

哼!等你回来再跟你算账,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至于这么急着赶时间。踩着高跟靴却马路上疾步如飞往学校赶去的赵玉婷在心里气愤不已道。现在,一想到陈盛,就直恨她牙痒痒,

昨天,在火车站孤立无援的时候,可是人家陈盛挺身而出,帮他接了燃眉之急的。现在,由于陈盛而很有可能导致她迟到的缘故,赵玉婷似乎有些恩将仇报的味道。

在宽阔的马路上,看到一个踩着几乎有七八厘米高鞋底的妙龄女子,肩上挎着粉红色手提包,上身着一件白色短袖,下身穿一件直到大腿上部的牛仔短裤,大幅度地甩开胳膊,扭着曼妙的腰肢,行色匆匆地走着,不由地引来一些路人的侧目。

赶到教室里的时候,时针不紧不慢地指在了三十的刻度上,赵玉婷暗自庆幸:额滴神呐,谢天谢地,自己这时间掐的真准,不快不慢,正好八点三十。

既然没有迟到,心中对陈盛的怨恨也就抵消了大半,不过,赵玉婷还是决定回去要狠狠地教训他一番,不为别的,就是为宣泄一下心中残存着得怒气。

“你早上起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给刚回来的陈盛打开房门时,赵玉婷劈头盖脸地来了这么一句。

陈盛听完赵玉婷问话,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一贯在面对女孩子的无理取闹时,他都会保持微笑,不予辩驳,和颜悦色地敷衍几句也就了事。这次,面对的可是一个极品野蛮的女孩儿,这是他预先不知道的。

“本来是想告诉你一声的,看到你睡的挺香,就没敢打扰你。”其实,陈盛早上是一声不响地走出这间房子的,并没有推开赵玉婷卧室的房门的,可是被她这么一问,急不择言,就不假思索的说了这么一句。说话的时候,面带微笑。

这原本与赵玉婷预料的不太一样,原本她以为这么问他,他会理直气壮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然后自己就可以摆出二房东的架势来,正襟危坐地一屁股蹲在沙发上,双手掐着小蛮腰,顺便再故作姿态地翘起二郎腿,昂起自己的下巴说:“因为我是你的房东,你要是看不惯,可以搬走啊,我绝不会不拦着你。”接着,就是把陈盛气的七窍生烟,脸红脖子粗的。

赵玉婷心想:他都已经交了这一个月的房租了,要是现在再去找家庭旅馆去住的话,可就要损失了二百块钱。这二百块钱的房租费,自己是绝对不会退给他一分钱的。本姑奶奶已经到手了的东西,就绝对不会再吐出来。况且,经过与他一天多的近距离相处,看的出来,他是一个惜钱如命的人,就算是忍气吞声的话,也会忍了这一个月再搬出去住。接下来,就是他让自己苦苦求饶了,要是本姑娘气消了的话,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跟他一般见识就是了。再说,自己也不会真的把他扫地出门,毕竟,毕竟,他是帮助过我大忙的,我怎能赶尽杀绝呢!

这些奇思妙想,都是陈盛傍晚未来,赵玉婷琢磨了一个下午,本来觉得天衣无缝的计划,谁知道说变化就变化了呢!陈盛根本没有与之针锋相对,而是以弱克刚。于是,这被赵玉婷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在陈盛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前,顷刻间,就灰飞烟灭了。何况,赵玉婷别看是一个野蛮的女孩儿,但也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

“你说你早上走的时候,看到我还在睡觉。”赵玉婷停顿了几秒钟后,笑吟吟地问道。并让开一条道儿,让陈盛进来,自己轻轻低关上了房门。

刚才还眉头紧蹙的赵玉婷,现在却又眉毛舒展,诡异地浅浅一笑。

“嗯。所以,就没敢打扰你啊。”看到赵玉婷脸色和缓了些,陈盛心里松了一口气儿,继续和颜悦色地说。

可怜的陈盛,却毫无知觉地掉进了赵玉婷挖的陷阱。编瞎话都编不圆满,这也怪不得古灵精怪地赵玉婷拿他来消遣一番,要怪就怪自己说话太不严谨。你要是说,自己走的时候忘了告诉她也就罢了,还说看到她在睡觉。这个小辫子被赵玉婷抓在手里,肯定会不依不饶地揪住不撒手的。

“你,你怎么可以偷看一个女孩子睡觉呢?”赵玉婷再得到陈盛的确认回答后,果然,一下子揪住了陈盛的小辫子。

“这,这怎么能叫偷看呢?这,这不能算的。”陈盛被赵玉婷这么一问,如同如鲠在喉,结结巴巴地解释着,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这怎么不算呢?如果是你的笔记本放在课桌上,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去拿走了,这算不算是偷呢?”赵玉婷看到陈盛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清,气势比刚才弱了不知几分,马上施展了自己伶牙俐齿的功夫,为这个已经是羞愧的面红耳赤的家伙列举事例。

“这个,这个嘛,当然算了。”陈盛看着赵玉婷咄咄逼人的架势,心里直犯怵,嘴里哆嗦着回答说。

“哎,我说,陈盛同学,放在你身上的事情就算偷,放在我赵玉婷身上的事情就算不得偷了么?”赵玉婷反问道。

看到陈盛惊慌失措的样子,心中的怨气早就被稀释的一干二净了。为了完成自己那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她不想就这么中断了事。再者,这小子口口声声说,看到自己睡觉了,为了防患于未然,必须给他点儿颜色看看,不然,自己晚上连睡个觉都睡不踏实。

问完话,赵玉婷就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叉在胸前,翘着二郎腿,在等待着陈盛的回答。

“这,这是两码事么!我的笔记本又不值钱,偷就偷了,我再买一个就是了。可是赵同学你可就不一样了,我看你睡觉,你还是在那里,我不看你睡觉,你还是在那里。这两件事情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呢!”陈盛在赵玉婷的步步紧逼下,心想:不能再这么谦让下去了,不主动出击的话,肯定会被动挨打。于是,就沉下心来,慢条斯理地说。

听完陈盛的话,赵玉婷心中不由地一惊:没想到这小子平时沉默寡言的,在关键的时候,还真能说出国家男子辩论队的话来。看来,他这是深藏不露啊。如果再这么纠缠下去,自己也占不了多大的便宜。

“你说的似乎、大概、或许有那么一点儿道理,但是看女孩子睡觉总归是不对的。你说对吧。”赵玉婷假模假样地作沉思状,柔情似水地说。

其实,赵玉婷昨晚睡觉之前,在卧室里面反锁了房门,陈盛又怎么会看到自己睡觉呢?既然自己明知事情不成立,也就不再不依不饶了。

“嗯,是的。”陈盛言简意赅地回答说。

陈盛说完话,赵玉婷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茬儿!一时间,两人,一坐一站,相对无言,都直直盯着对方看。

“你看到过海么?”赵玉婷嗅觉极其发达的鼻子闻到从窗外吹进来风里的海腥味,就想到了大海,便打破沉寂说。

虽然,赵玉婷住在北京,家里也算富有,却是很少出去旅游。从上小学起,每到假期,不是上钢琴就是上美术的训练班,过个周末,就像在家里好好地睡个懒觉,那里还有心思出去游山玩水呢!就这样,到了高中,就更没有时间出去游玩呢,所有的时间都几乎分了秒必争的用在学习上,她都常常很失落地对早已成双成对的朋友说,自己忙的连谈个恋爱的时间都没有,上了大学,一定要轰轰烈烈地谈一场恋爱。

“没,没有。”这个话题转移的幅度太大,一时半会儿的功夫,陈盛没有反应过来,于是慌神了一下,赶紧回答道。

其实,在这之前,陈盛一直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应对赵玉婷的抛过来的刁钻问题。没想到,话题转移的这么快,即使再聪明的脑子,也是跟不上。不过,陈盛确实是没有看到过大海的,老家地处中原内陆地区,都是一望无际地大平原,自己这次上大学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别说是大海,就连山也是不曾见过的。

“傍晚,正是退潮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看海去怎么样?”赵玉婷一个激灵,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眉开眼笑地提议说。

“你,你是说和我么?”陈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还在对自己不依不饶的赵玉婷,现在又邀请自己陪她看海去,不由地心中一惊,结结巴巴地不置可否。

在上大学之前,陈盛是很少跟女孩子单独一起相处的。和女孩子在一起时,自己就会变得很矜持,不再是那个健谈开朗的帅小伙,而倒是像几分刚过门的花媳妇般的局促和腼腆,等相处久了,才会恢复如初的自己。

“你不愿意么?”赵玉婷眉毛一挑,蹬着一双杏眼嗔怪道。

“愿意,我一百个愿意。”陈盛像鸡啄米似的,不停地点着头。

说完,二人并肩而出,锁了房门,走下楼梯,出了小区,朝一公里以外的海边迈去。。。。。

走,看海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