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1.白梅贺寿vs百花争艳

  如叶炫音所想,这贺礼给他带来的麻烦还真不小,只是,有些事,终究要等到夜深人静之时。

接下来,就是所谓的才艺表演,在妍心看来,也是各个千金钓金龟婿的最佳方法。

还没穿越前,妍心最烦的就是看什么歌剧舞蹈之类的,更别说让她学了,所以她对舞蹈是半毛钱兴趣都木有!

对着正殿中跳得不亦乐乎的那些女子,妍心是吃得不亦乐乎。

这也不能怪她,大清早的就被牧逸然拉进皇宫,她可是什么都没吃,不是有句话说“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欣赏不来的东西,她又何必假装行家?还是填饱肚子才是当务之急,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矜持还是要装的。

一脸宠溺地看着,小口小口抿着糕点的妍心,牧逸然还是觉得比较喜欢她在酒楼那里无拘无束的吃相,他喜欢最真实的她。

“这女人真是吃得够心安理得。”

叶哲轩无法理解,那些个女人都在卖力表演,她倒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一直挑剔着妍心一举一动的叶哲轩,没有看到正殿之中在跳舞的司徒云倩,一再投来的眼光。

她看到的就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含情脉脉地看着那个该死的女人,她恨。

“好好,倩儿真不愧是我们瀚月的第一才女,这舞姿真可谓是美妙绝伦。”

司徒云倩一曲完毕全场赞叹不已,就连叶炫音也止不住对她大加赞赏!

对于这些个赞赏,她自认为也是当之无愧的,毕竟,她自小就练舞,舞姿自然不一般。

众人在她压轴表演之后以为所有的才艺表演就该到此结束了。

只是司徒云倩怎么会让某人好过?

“皇上,倩儿今天见姐姐什么才艺都未展示,不知可否请姐姐为皇上献上一支舞?”

叶炫音为难地看着妍心,妍心更是无语“自己怎么坐着也能中枪?看来那女人还真不是一般地和我过不去。”

“心儿要让皇上失望了,心儿对舞技一窍不通。”

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是她真心不会跳舞,何须隐瞒?

“呵呵,真是笑话,都快与我们倩儿齐名的慕容妍心居然不会跳舞,这传出去岂不是笑死人。”

妍心想不通,为虾米这个讨厌的盈妃总是多管闲事呢?果然司徒家没一个省油的灯,只是她慕容妍心也不是软柿子!

“盈妃娘娘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妍心自知不才,可是说什么,妍心和倩儿妹妹旗鼓相当的,可都是瀚月的才子,皇上,心儿是否可以认为,娘娘这是在说,他们的行为会让人耻笑吗?”

盈妃本意是在侮辱,却没想到会被妍心反将一军,这瀚月才子的影响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她怎么能让慕容妍心给她扣下这么大的帽子?

“这,皇上,臣妾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妍心公主不会舞技有些出乎意料罢了。”

面对司徒盈盈一脸委屈,叶炫音直接无视,这个枕边人,真正的目的他怎么会不知?

“难道娘娘会粗浅地认为,只有舞技超群才配得上第一才女?”看了眼没有否认的司徒盈盈“那妍心恐怕,随便一个青楼女子都可以称作第一才女。”

可是到过青楼的男子,谁也没法质疑她的话,那些个媚舞却是让人神魂颠倒,就是司徒云倩也是远远不及。

“况且,如果妍心没有记错,这才女的标准是‘指琴棋书画’不包括舞技吧?”

司徒盈盈这下是被堵得哑口无言了。

“那不知琴棋书画,心儿想与倩儿比试什么?”

皇后也开口了。叶哲炫被禁闭在王府,她没能见到,更不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直觉告诉她,这一切绝对是和她慕容妍心有关。

“如果非比不可,那心儿选择作画,心儿想为皇上献上一副白梅贺寿,不知可否?”

这次的鸿门宴她也是有留一手的

“好,好一个白梅贺寿,朕可是很期待心儿带给朕的惊喜呢。”

既然妍心选的是白梅,那这作画自然是比画花,而标准就是‘生动’。

“比生动?”这一点正合她意,唐伯虎带给她的启示还不够?而且自己的东西自然要比蜂蜜效果强得多。

大殿之中,两张桌子上平铺着两张白纸。一浓妆一淡色的女子相对而立。

司徒云倩此刻更是胸有成竹。说到作画,从到大还没有输过别人。

一站在画纸前便聚精会神地画起来,她觉得她的百花争**,一定会远远胜过慕容妍心单调的白梅贺寿图。

相对于司徒云倩早已挥笔的画,妍心这边则是显得慢条斯理了,她居然不急着作画,却是还有闲情逸致研磨倒水?

准备画国画的她,没有水来稀释怎么画?而且她悠哉的研磨可是有目的的,长袖之下,一块不明物体也悄悄地淹没在砚台里,随之被磨,而那就是妍心肯定今天会取胜的法宝。

提起笔的妍心,笔尖却是有墨汁直接滴落而下,只见原本白净的纸张下方多了几滴污点,就在众人叹息这画还没开始就要作废了,妍心却是带给众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原本污点的地方就在妍心浓厚相间的几笔下,慢慢地就出现了相互交错的枝干轮廓,这国画最基本的前奏,落在古人眼里却成了鬼斧神工的一笔,他们没想到作画还可以这样?

很快在众人期许的等待中,双方都停住了笔。

左右都由大殿上的公公举起了他们的画,众人的眼球也都被吸引过去

一边是争奇斗艳的百花,错落有致,参差不齐,或怒放或含苞,下笔粉饰,浓妆艳抹的恰到好处,一派勃勃生机好,不热闹的场景,加上枝头三三两两的蝴蝶,这花简直就是夺目。一种华丽丽的震撼。

司徒云对自己的作品也是相当满意,自然没把妍心那‘寒酸’的画放在眼里。

司徒云倩画的是百花争艳,而她慕容妍心却是只画单调的梅花,相比之下不是寒酸是什么?只是妍心的画,倒是别出心裁地让人惊艳了一把。

或以浓淡墨作梅树枝干,用白描淡墨画花,浓墨点蕊,疏朗秀挺;或用胭脂作没骨梅,加以白须黄蕊,冷艳奇丽;或用粗笔画枝干,白描钩勒花朵,填以白彩、红蕊,雅致秀丽。

这作画的功底比之司徒云倩的百花争艳是毫不逊色。

再加上一旁让人赞不绝口的题诗“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过时自会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

“好诗,好诗,短短时间就能想出这般绝妙的诗,妍心公主的才华真让柔儿钦佩。”

走近的称赞的,就是刚刚妍心见着的素颜女子,而她身后的男子也说出自己的见解,只是他说的不是诗,是字

“妍心公主这字,一来,笔法精妙,行笔潇洒飘逸,笔势委婉含蓄,有如行云流水。二来,结体遒美,骨格清秀,点画疏密相间。三来,章法巧妙,在尺幅之内蕴含着丰裕的艺术美。无论横竖点撇钩折捺,真可说极尽用笔使锋之妙。自古以来从未见过这等令人赏心悦目的字体,羽琛甘拜下风。”

安羽琛与南宫柔就是最典型的才子配佳人,第一才子和第一才女的天作之合。而现在,妍心一人,就让星落的才子才女甘拜下风,这本事不是一般的大。

就在众人以为这夺魁非妍心莫属时,盈妃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皇上,您可别忘了,这说得可是比作画,可别因为慕容妍心寥寥几笔的字,就抢去了第一。”

众人怎么会听不懂盈妃的话?她们这比的是作画可不是书法,虽然妍心在画技上也很卓越,所画梅花更是栩栩如生,可是要说生动,自然还是司徒云倩的百花争**来得更加有感觉。

“这...”

虽然叶炫音心里的第一,早已非妍心莫属,可是,大殿之上,众人的选择也是不容忽视,左右为难之际,大殿里却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就在他们谈话其间,御花园里的粉蝶居然全都朝大殿飞来,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所有粉蝶的目的地居然都是朝着妍心的那副画。

就这样,一副白梅贺寿图上,时不时有着蝴蝶飞来飞去,真蝴蝶比起司徒云倩的假蝴蝶自然高上一等。

忙碌蝴蝶的影响下,众人似乎都有同一个幻觉“那花就好像是活了。”

正为难的叶炫音看到彩蝶“哈哈....看来,这谁的画更为生动不必朕来评定,这蝴蝶倒是做了决定。”

31.白梅贺寿vs百花争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