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4.迷蝶迷蝶,妍心归矣

  催的配方是由18种不同药材搭配,解药自然也不简单。

妍心在谷里只是随意翻阅,对于解药的配方只能说是记得个大概。

还有就是慕容云让她研制的另一种奇怪的药膏,估计她现在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鉴于解药需要的药材等方面的考虑,她还是决定回谷一趟,或许,这些个都不是最主要的回谷原因,即使没有这些,她也准备回谷一趟,因为心里始终惦念着那个最亲切的人“师父,您回到谷里了吗?小南要回去看您了。”

此刻,在迷碟谷某个角落里的老头,却猛打喷嚏

“咦?这酒怎么又没有了?”

话说自从药老喝了小南的酒后,口味就变得刁钻了,现在是什么酒都入不了他的口,可是谷里的酒都快见底了,这可让嗜酒如命的他怎么活?

“小南那丫头也是很没良心,走了这么久,居然也不回来看看我这老头子。”

草地上的某人嘟嘟囔囔地抱怨,却忘记了当初可是他把人家赶出谷的。

“爹,心儿想回去一趟。”

妍心想去哪里他自然知道,可是这样一来,怕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会有什么危险。

“非得回去吗?”

“嗯,有些东西还得回去查阅,有影陪我,不会有事的。”

心知肚明的慕容云也不阻拦毕竟大事为重。妍心也知道慕容云的顾虑,若是让人知道自己这是要去迷碟谷,恐怕以后的日子都不得安宁了,所以坚决不能暴露行踪。

第二天一大早,一匹白马从相府后门出现,马上之人正是慕容妍心。

只是时间再早又如何?对于二十四小时都监视着慕容府的有心人士而言,发现她的行踪不是轻而易举?

就在妍心一出府,隐忍很久的司徒云倩就派人跟上,还以为这次任务会轻易完成的将军府暗卫,没想到行至半道会有人阻拦。

不得不说妍心猜测错误,影根本就没有陪她一起去迷碟谷,因为此刻一身黑衣的影,正在过道上对她身后跟踪的人马恭候多时,看着接近的人马,影的眼里闪过嗜血的光芒

“主上吩咐有来无回。”

而这边妍心快马疾驰的时候,却是在路上意外看到了,一脸悠哉的牧逸然

“你怎么也在这?”妍心疑惑了,真是巧遇?

“我这不是收到消息说心儿要回谷吗?怕我们家心儿旅途寂寞,就在这等你了。”

妍心汗颜,影真是个吃里扒外的人,后来转念一想,影根本一直都是牧逸然的人嘛。

好吧,她承认,旅途有了牧逸然是轻松了许多,后面再没有什么跟踪的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身旁这个如沐春风的男子,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额,那个,我到了。”

站在迷碟谷外,妍心无比尴尬。这牧逸然大老远地陪她到迷碟谷,她不让人家进去好像不礼貌,可是要是让他进去了又会坏了师父的规矩。

一旁的牧逸然看着她纠结的小模样不由得哑然

“心儿,我都送你到这了,难道你不准备,请我进去坐坐?”

听了牧逸然的话,妍心的神色又尴尬上了几分,努力地做着思想斗争。

“哈哈,傻丫头,你真当我是专程陪你来的?少臭美了!”

对于妍心表现在脸上的小心思,他不由得想打击一下。

“难道不是?”妍心一脸疑惑

“我可是要回暗夜门处理事情,所以顺道跟你一起的,哈哈...心儿,你是不是想太多啦?”

“额?”妍心脑子炸了,她是真的不知道,暗夜门和迷碟谷是一个方向的。

敢情一直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人家压根对她就没有那个意思。想到这里妍心脸一阵红一阵白,霎是可爱。

“心儿,我先走咯。等回去的时候,你要等我一起顺道回去哦。”也不等妍心反应他就骑马离开。

暗夜门能有什么事需要他亲自回来?只不过是看不了妍心那纠结的小心思,随便找了个理由,况且他敢肯定谷里的主人在,进谷?他可不想又遭罪受!

想到妍心刚刚的反应牧逸然心情格外愉悦。

“牧逸然,你敢耍我?可恶。”身后传来妍心的怒吼声,让他嘴角不由得又上扬了几分。

“师父,您还是不在吗?”

轻松走进幻阵的妍心,看着迷碟谷,一切都那么熟悉似乎什么都没变,可是又觉得什么都变了

“是因为您不在谷里吗?”触景生情,想到师父她不由得黯然神伤。

“咦,丫头?你怎么回来了?”

正拿着酒葫芦从厨房出来的药老,一出门就看到了黯然站着的妍心,还有些不可置信。

心想‘要不要这么神奇?昨天刚刚念叨她,今天居然就回来了?’只是他不知道妍心离开的日子里,他没有一天不念叨她的。

听到熟悉的声音,妍心有些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看到一脸疑惑朝着自己走近的药老,不由得鼻子一酸,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再说这药老什么时候见妍心哭过了,不由得手忙脚乱

“小南,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说说是哪个混小子,师父替你去教训他!”看着眼前师父摩拳擦掌的夸张模样妍心不由得破涕为笑。

“小南还以为师父真的不要我了。”撒娇的话里带着一点点鼻音,看着眼前的妍心,药老不由得有些动容。

向来不喜欢这种气氛的药老立马转移话题

“嘿嘿,小南,你看,没有了。”可怜兮兮地在妍心面前,高高倒举着他的酒葫芦。

看着一如既往耍赖皮的药老,妍心似乎觉得什么都不曾改变,高傲地转过一边

“哼,要喝酒可以,材料自备!”

疑惑的是后边居然没有半点反应,等到妍心回头时,看到的就是屁颠屁颠往出谷方向跑的药老,不由得哑然

“这师父,还真是一点没变。”

在谷里和药老吵吵闹闹的,没有什么感觉,三天就这么过去了。

虽然相比于皇城,妍心还是比较喜欢,谷里安逸的生活,只是现在的她还有自己的责任了。

“师父,小南要走了。”

这次出谷的离别气息显然没有上次那般浓厚了,至少妍心可以肯定,若是自己想眼前这一脸心疼的老头,还是可以直接回谷的。

而此刻的药老光顾着心疼了,哪里还有什么离别的伤感?

眼巴巴地看着妍心的包袱恨不得抢过来。

他还真当妍心这次回来是单纯地研制解药来着,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大出血!

想到早晨他就一肚子的郁闷,一大早的妍心居然非常主动地,替他摆弄起了花花草草,并且还很积极地,询问了他宝贝的一些信息,得意忘形的药老,自然是对自己的宝贝赞不绝口。

现在他心里那个悔!要是他早点猜到妍心的那点小心思,也不至于损失这么惨重了。

看着眼前肉疼的药老,想到早晨自己在草地上挖他宝贝时,他在一旁捶胸顿足的模样,妍心,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师父,难道,您连这么一点点的小东西都不舍得给徒儿吗?”妍心可怜兮兮地看着药老

“若是您实在舍不得,小南就把它们还给您吧。”

看着伸过来的包袱,药老眼睛一亮正要伸手去接,可是妍心接下来的话却让他顿住了手

“小南这几日来,为师父酿制的米酒也不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想到师父居然连点小小的花花草草都不舍得给小南。这样吃力不讨好的苦力活,小南以后也不打算再为师父做了。”

听到妍心居然不给他酿酒他急了,宝贝固然重要,不过没了大不了他辛苦一点再去找,可是这酒,可是就此一家,没了,他上哪找去?

连忙一脸赔笑地看着妍心

“谁说我舍不得了?我是怕你嫌少,想给你再装点呢!”看着一本正经,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妍心也很合作

“嗯,这次小南就拿这么多了,下次回来再多拿一些,那小南就先回去咯。”

妍心很是潇洒地牵着白马离开,留下的药老却是一脸惊恐

“下次居然还要多拿???”

24.迷蝶迷蝶,妍心归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