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记忆片段(16)

  除夕夜的那一顿饭,晚晚吃得说不上开心或不开心,倒是那个,看起来比她小的男孩,脸上一直挂着晚晚看不懂的微笑。

洛洛的爷爷是个好客的老人家,对于这从没见过的小男孩也甚是喜欢,他希望年夜饭后的守岁,这三家人也能在一起,可是夏妈妈却坚持饭后要离开。然后,晚晚就真的跟着夏爸爸夏妈妈与那陌生的姑妈姑父走出了那个住了半年的房子,离开时,晚晚不断地回过头来看着洛洛,可是洛洛只是微笑着看她离开。没有任何的挽留。

春节里的夜晚,万家灯火的场景在记忆里渐渐清晰,过年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氛围布满林阳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烟花鞭炮声四起,处处欢呼声洋溢。

世界里的所有一切似是要被喜悦渲染、占据。再也不会有人想起过往时所受过的伤痛。

只是,我们所受过的伤是怎么也无法抹掉的吧?

即便是春节时过年的喜悦气氛里,晚晚却不小心听到了关于一一的话题,而晚晚暂时的那份伪装的喜悦终于无法伪装下去了。

“爸爸,叔叔和婶婶不回家过年了吗?”

“洛洛,你叔叔婶婶他们去法国了,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

“宝贝啊,别不开心,也许这样对你叔叔跟婶婶是好事,他们啊,尤其是你婶婶,因为一一的死,打击太大了,离开,可能比留在林阳这个伤心地要来得好。”

“妈妈、、、、、、”

“宝贝,开心点,你不是说想要听你一一妹妹的话让晚星的生活过得开心吗?你这个样子怎么可以呢?”

“是啊,洛洛,难道说你已经忘记了你跟一一之间的约定了吗?、、、、、、还有啊,你叔叔婶婶他们在法国也过得挺好的,你叔叔今天还打电话回来说他们在法国过得挺好的,还想要接爷爷奶奶过去呢。难道洛洛不替叔叔婶婶他们觉得开心吗?”

“可是、、、、、、”

“别可是了,大过年的想点开心的事情就好了,傻丫头,不用担心你叔叔婶婶他们的吗,他们也不是小孩子了。”

“好了好了,我们下去吃饭吧,宝贝,你去叫一下晚星。”

时间过得比我们所想象中的要快得很多,春节虽然因为家人团聚而过得异常的欢快,只是却永远是短暂的。在林阳的最后一个春节竟是那时候平静而无预兆地度过了。因为父母搬家了的原因吧,父亲与姑丈在匆匆的春节里很早就离开了林阳,那个晚晚住了八年的房子里再次剩下三人,只是一向疼爱晚晚的父亲离开了这个他们共同生活了八年的城市。而在晚晚的身边多了个总是爱孩子气的姑母。

过年时,晚晚看着家里的年画总是频频出神,没有人知道那时的晚晚到底在想着些什么,她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一副万物与我无关的姿态。

门口上的对联是夏爸爸在除夕夜的晚上跑了几条街才买回来的,在初一的那天早上,晚晚早早地就已经被夏妈妈拉了起来,只是当晚晚睁着朦胧的睡眼出现在客厅时,晚晚看到了夏爸爸正在张贴着对联。贴春联在春节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已经是人们必做之事。

(春联也叫门对、春贴、对联、对子、桃符等,它以工整、对偶、简洁、精巧的文字描绘时代背景,抒发美好愿望,是我国特有的文学形式。每逢春节,无论城市还是农村,家家户户都要精选一幅大红春联贴于门上,为节日增加喜庆气氛。这一习俗起于宋代,在明代开始盛行,到了清代,春联的思想性和艺术性都有了很大的提高,梁章矩编写的春联专著《槛联丛话》对楹联的起源及各类作品的特色都作了论述。)

记忆片段(1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