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尔虞我诈

  毕然正想激发恶念意灵。

突然“住手”声音如同雷鸣一般震入毕然的脑中

“唐烈你如此狡诈还是被我骗了,看来我出头的日子到了。”毕然心中大喜

唐烈猛地起身一步踏上七八米远的栏杆,像雄鹰一样扑了过来。五人吓的直接就跪了下来,三个奴隶同时撒手,毕然咣的一下落到了地面,昏死了过去。唐烈左手抱起毕然说;“我的好儿子。”右手取出一个黄色药丸塞进了毕然的嘴里,走的时候很随意的朝那三人打过去,

那三人被唐烈轻描淡写的一扫,脑袋脱离身体被打出去老远,三道血柱向天喷了三米高,血液的红雨淋透了射天、无地两人的麻衣。围观的几百奴隶大声的叫喊着;主人无敌,主人万寿无疆,风、大风;风、大风。

唐烈抱着毕然,几个起跳来到了一间装饰华丽的卧室里面。把他平放在床上。一双手来来回回在毕然浑身上下摸来摸去。他眉头紧皱,毕然的身体跟平凡人的一样。就算是刚进入天位境界的人,也不可能看透毕然脑中的问题,何况是他。

毕然在床上躺了一个时辰,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软床上,立刻明白了什么情况,他没有心情去看屋内有什么摆设,第一件事是想;要编什么样的谎言,才能蒙骗唐烈。

毕然听见一个步履沉稳的脚步声,立马滚下床来,跪在地下说;“孩儿参见父亲。”

毕然的一举一动被唐烈看到,他笑着说;“孩儿免礼,你身上伤还没有好,在你身上伤没有好之前,我不想看到我的孩子,因为一些凡俗礼节而加重了身体的伤。”

毕然听后心中暗笑,看来唐烈这次是真的被他骗到了;认为自己对他是真诚的。他郑重其事的说;“初次拜见父亲,怎能不行大礼。”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个女子嚣张愤怒的声音;“我看是哪个不想的活的奴隶敢到我的床上睡觉。我不管你现在是什么东西,只要你原来做过奴隶,我只要看见你睡在我的床上,我就要活剥了你的皮,把你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每割下来一片肉,就让你亲眼看着狗吃掉。直到你死为止。”

毕然跪在地上把头埋进胸中不敢起来,他心中在计算着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唐烈故意把我推进这个坑的,他还要考察我,我要怎么办,这个小姐肯定是唐烈特别宠爱的,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嚣张,她要是惩罚我怎么办,现在我身上有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经得起的她的折腾,是不是我身上的伤正是我的保护伞,唐烈是不是要看我有什么反应,他要给我什么样的评价,是不是我要是做错了一点,他就会把我杀死。是不是他要看我有什么他可以利用的价值!唐烈看重我的价值是一方面,一方面他也看重我的心,若是我一点没有照顾好,我会死的很惨。

毕然正思索着。听到,这个女人惊讶的叫声;“啊,父亲怎么是你,孩儿失礼了。”

唐烈板着脸说;“霞儿,不得无礼,这是你的弟弟。”

“他怎么是我的弟弟,我不承认,他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奴隶。”唐霞气哼哼的说。

唐烈说;“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都怪我小时候把你惯得。孩子你起来见过你的姐姐。”

毕然跪在地上说;“父亲,孩儿怠慢了姐姐,不像姐姐赔罪怎么能起来,姐姐,我刚才睡在了你的床上,是我的错,求你惩罚我,要打要杀我都认了。”

唐霞蔑视的看着毕然说;“姐姐,姐姐是你这个下贱的奴隶的叫的吗,在我面前少使花招,我劝你识相的马上滚出唐府,否则我不保证你的安全。”

唐烈说;“放肆,你把父亲说的话当什么了,小心你的嘴。出去,一会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唐霞哼的一声,瞪了毕然一眼,正要走出去。

唐烈大喊;“停下,你以后不要在这个地方住了,以后你要是敢在来这里找你弟弟的麻烦我定不饶你。”

唐霞似乎是没理唐烈说的话,气的甩臂跺脚的走了出去。

唐烈叹了口气;“都是她母亲惯的,你不要在意。快起来吧,今天晚上好好养伤,明天咱俩要举行一场认子大会,你能否在大会上展示一下你的特殊能力。”

毕然跪在地上,双腿有些发麻,心中一抖说;“实不相瞒,父亲,在我十三岁的时候在一个人在山中遇见猛虎,正巧一个修真的人赶来,他抬手打了道红光进入我的脑中,对我说;“你以后在生命危险那一瞬间,只要你集中精神就能够迅速激发身体中的潜能。那个修士说,只有在生死关头你才能用的出来”

唐烈惊讶的说;“光境界,这个人至少到了光境界,让身体激发潜能?这是一门什么道术,难道是‘天道虚’的潜术,听说运用这门道术,这一迅速激发身体的潜质。”

毕然说:“父亲你在说什么啊。”

唐烈说;“没什么!你先养伤吧,我明天派人来接你过去,不能用就算了,将来好好的跟着父亲就好了。”

毕然说:“父亲,我有一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唐烈说;“既然做了父子,没有什么,想要什么就说。”

毕然说;“我想要要跟我决斗的那些奴隶好吗?让他们做我的奴隶好不好。”

唐烈犹豫了一会说:“这个没问题,你安心养伤,那几个小奴隶都给你,我在给你挑选几十个成年的奴隶听你差遣。你躺床上睡吧。”

毕然说;“恭送父亲。”

毕德出去后,毕然想站起来,但是浑身疼痛,双腿不收控制,丹田处一股暖流冲了过来,感觉双腿有力气了不少,似乎是那颗药在起作用。他站起身来,忍着痛慢慢的爬上床。

他躺在床上想;“不行没有实力,始终要低三下四的做人,我要掌握修行的法门,我要变强,获得自己想要自由,给漠雨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

“但是,明天我是不是还有命,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要坚强的活下去。我要出人头地。”

第五章 尔虞我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