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宿命(6)

  一大早‘东宛殿’中。

“哼…”长庭气愤愤的坐在木椅上,单手拍着桌角。

“公主,请喝茶。”莫冰端着杯子来到长庭面前。

长庭恶狠狠的望着她‘啪’的一怕掌扇在柳莫冰的脸上:“喝什么喝,本公主要气死了,昨天的风头全部被那不知名死丫头夺去,你最好是给我滚远点,不要招惹我!滚…”长庭气急败环的大吼大叫着。

“是、是…”柳莫冰抚摸着脸颊颤抖的回应着。

“回来。”

转身刚要退下,长庭缓缓开口叫住。

“去西宫,把那女婢叫来,本公主要和她切磋切磋舞艺。”此时起身抚摸着衣裙上的丝线,略微冷冷的讲着。

主子的话不得不从,忐忑的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突如其来,神经极度的紧绷着,长庭公主的蛇蝎心肠,是绝对不会放过顾巧顺的,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心斗,即将上演……

柳莫冰一路带领着巧顺向‘东宛殿’驶去,一路上两人一句话也没有说,莫冰担心着,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由命吧!

走进‘东宛殿’的大殿中,一股风气令人顿时,毛骨悚然……

长庭优美的身姿背对着她们。

“公主,人带到。”莫冰走到长庭的身旁小声说着,然后退到一旁,抬起头时而皱眉挤兑着眼睛望着巧顺,就是不敢做声色。

“女婢恭请,公主福天千安。”巧顺埋头跪地伏拜着。

长庭转过身子,皮笑肉不笑的说:“呵呵…你就是和我同台比舞的人喽,竟敢和本公主攀比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女婢,不敢与公主攀比。”巧顺将头抬起说着。

“还敢说没有和我攀比,你夺得皇帝哥哥的连连赞赏,你抢进了我所有的风采。”长庭瞪着眼睛,使劲全身的力气高喊着。

巧顺听着嫣然一笑:“夺得赞赏,是说明我确实比公主跳的好,而不是攀比,是众人的有目共睹。”

“放肆,你居然敢顶撞我。”长庭此时气的牙痒痒:“来人呀,把她给我拖出去杖刑。”愤怒的嘶喊着。

站在一旁的柳莫冰跪在地上拽着长庭的衣摆:“不、不要呀公主,女婢求您开恩呀,我姐姐身体弱薄,使不得用刑呀,如果公主非打不可就打女婢吧。”连连哭声哀求着。

“滚开。”一脚将柳莫冰踢到一旁。

巧顺望着莫冰,此时侍卫纷纷拎起巧顺的胳膊。

“我是奉西品娘娘和庆贝子之命,在太后娘娘寿宴上献舞庆贺,你打我就是藐视了你自己,你打我就是对西品娘娘的不敬,对太后娘娘的不尊。”巧顺及其镇定,咄咄言辞的训斥着。

长庭横眉竖目的听着巧顺的话,微颤着嘴唇,面红耳赤:“好,我打不了你、我打不了你、我、我…”气的语无伦次,回头看见偎在一边的柳莫冰。

“来人呀,立即将她杖刑三十大板,不得延误。”声音颤抖的喊着。

侍卫拿起大阪将柳莫冰拎起,蛮横的推到地上,打着,板子高举重落,一下一下的打着。

“啊..”撕心裂肺的哭叫声连连发出。

“不干她的事,不要打她。”顾巧顺叫喊着,起身向前扑拉着,侍卫上前扣押着她,任由她怎样反抗也无济于事,只有看怔怔地看着。

“啊、啊。”柳莫冰疼痛的抓狂的叫喊着。

一旁扣押的巧顺向长庭哭求。

“哈哈…打她是不是比打你自己还要难受呀,哈哈…”长庭一阵狂笑响起。

顾巧顺哭泣着咬着唇,望着被打的柳莫冰,心想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

一阵毒打过后,侍卫将柳莫冰拖出‘东宛殿’仍在外面,顾巧顺也相继被放开,发疯似的向外跑去。

抱起莫冰的头叫喊着,泪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是我害了你,是我。”几千次得自责着自己,柳莫冰满头大汗,脸色惨白,发丝凌乱的粘在脸上,无力的睁开眼睛,泛白的嘴唇微颤着好像在说些什么,巧顺试图将耳朵贴近清晰的听见:

“幸、幸、幸、好、打、的、不、是、你。”

说完便撅了过去,巧顺咧着嘴嚎啕大哭着。

颠沛流离的日子,凄凄惨惨,苦不堪言的年月,悲悲凉凉,哀叹终年…

宿命(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