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宿命(2)

  熟悉陌生的环境,揣摩着主子们的心思,连续几天的过去,皇宫里平平静静,一抹夕阳快要落下,柳莫冰与顾巧顺各自提拎着一只木桶来到井边,清洗着衣物,一个压水,一个提水。

“冰儿,在东宫可好呀?”巧顺一旁搓着衣服一边细心的问着。

“哎,不要提了,巧顺姐姐你是不知道那个长庭公主,长的倒是仪表堂堂,却如此的心黑手辣。”柳莫冰停止搓洗的动作。

“这宫中的险恶,有多少不为人知,所以我们一定要记住,不可惹事生非。”巧顺听着莫冰地话不禁感叹着。

“巧顺姐姐...”

“恩…”

一问一答着,柳莫冰捞起木桶中的水轻轻地拍打在巧顺的脸颊上,一阵轻快的笑声随即响起。

巧顺本能的躲闪开:“哈哈…坏丫头。”说着顾巧顺也直起身子撩起水泼洒着柳莫冰。

“呵呵…”

“哈哈…”

笑声传开来,俩个人仿佛小孩子一样追追赶赶着,互相撩着水泼洒着对方,水花四溅,笑声满怀,长裙飞舞,发髻飘飘,这时顾巧顺倒退着奔跑着,一下子被东西搬到,幸好有人扶住了她,没有摔倒在地上,一阵惊吓顾巧顺缓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卧在庆贝子的怀抱里,连忙挣脱出来。

柳莫冰与顾巧顺纷纷跪地:“女婢恭请,贝子福天千安。”埋头参拜着,永庆将目光沦落在顾巧顺的身上定睛着。

“我及时拖住你,也当算是相救一回,你要如何报答我能?”永庆滑稽的问着巧顺。

“女婢,女婢不明白?”巧顺含糊的讲着,晚上‘西苑殿’见,容不得让人去辩解,永庆贝子便转身离去,笑声空不见,惊得人还魂,柳莫冰望着永庆离去的背影慢慢的起身而站,来到木桶旁继续洗着剩下的衣物。

“冰儿,怎么了?有心事吗?”巧顺也拎起木桶里的衣服搓揉着。

沉默片刻,柳莫冰将手中湿漉漉的衣服狠狠地摔在木桶里:“巧顺姐姐,难道我们就要一直这样被叫东叫西,做一辈子的下人吗?凭什么?为什么?”柳莫冰激动的站直身子气愤愤的:“我要去向皇上引荐自己,就凭我的姿色不比任何人差,我不甘心做一辈子的下人像狗一样的下人…”

巧顺将柳莫冰地话一字一句的听进心里,一惊,手中的东西滑落在地,原来终究还是逃脱不了虚荣、嫉妒、强势。

衣物洗完毕,依依不舍分别开。

‘东宛殿’

“哼,这是人洗的衣服吗?看了都会脏了本公主的眼睛。”啪的一巴掌落在柳莫冰的脸上,柳莫冰蹒跚了一下摔倒在地,衣服落地沾满了尘土,“本公主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应该明白怎么去做吧,如果在做不好,自己就自动消失不要再回来。”长庭甩着衣摆大声叫喊着,浩浩荡荡转身离去。

俯伏在地上的柳莫冰这一次她哭了,为自己悲惨的命运而哭泣着,还记得在‘申华堂’满脸溃烂的李敏被侍卫拖走时,柳莫冰说过的话吗?

“我要告诉你得罪我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要让你死的很难看,生不如死,哈哈...”

又一场仇恨充满心头。

任由命运的摆脱,只好可怜可怜,扭转时机的前卫,只好蓦然蓦然!

宿命(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