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宫为奴(7)

  夜幕降临,‘审华堂’。

在园中,其她的宫人在享用晚膳,而柳莫冰正拿着扫地的工具,打扫着整座‘审华堂’,常公公的责罚,不敢去违背,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扫着,那些用完膳的宫人们,则站在长廊里指指点点,没有人上前去帮忙,这时,顾巧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顾一切拿起一旁靠墙的工具,走上前去也一点一点的扫着。

“哼...真是可怜呀,那么好的美食却享用不到,好好扫把,扫不好的话还要扫第二遍的哟!哈哈...”李敏手里捧着一把瓜子,扭扭捏捏的走到院子中间,用手掸了掸石凳上的土,便坐下,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带有嘲笑的语气说着,嗑下来的皮子也任意的仍撒在地面上。

“你...”柳莫冰看见李敏的这一举动,火冒三丈,但是她没有上一次那么冲动,不想在惹不相干的是非,便走上前将地上的瓜子皮扫走,可是李敏却有些不知好歹,依旧将皮子仍在地上,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什么,柳莫冰此时原地站立单手掐腰,另一只手将条扫戳立在地面上,气的是脸红通通,‘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条扫推到在地上,向前走去。

“呼!俗话说得好,不蒸馒头还要争口气,你到底想怎样?”柳莫冰一脚踩在李敏坐的石凳上,一手掐住李敏的手,此时李敏疼的丫丫乱叫着,手中的瓜子也全部散落在地上,身子随着疼痛一点一点的站立起来,顾巧顺看此状况,怕再一次把常公公引来,连忙走上前将两人分开。

“你叫做李敏是吗?”顾巧顺质问着。

“是又怎样?与你何干?”李敏依然傲气的将头一扭。

“很有气场啊,不过在这‘审华堂’中,你我都是宫女,平起平坐,都是这皇宫里最低等的人,所以你最好是收敛一些,倘若你不想成为下一个被责罚之人,就赶快带着你的狗腿离开这里。”巧顺眼盯着李敏,语气不缓不慢的,但却有力度的教说着。

“你...哼。”李敏面对巧顺的一席话,口无遮掩,气的甩袖离去,柳莫冰与顾巧顺依然站在原地。

“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来劝说,我早就把她的脸打开花了,哼!”柳莫冰望着巧顺仍然气愤愤的讲着。

“好了,我们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巧顺牵起柳莫冰地手向前面的台阶走去坐下。

“我叫柳莫冰,今天要谢谢你,帮我扫地还帮我解围。”柳莫冰微笑的看着巧顺。

“我叫顾巧顺,谢什么呢,多一个朋友不是比什么都好吗?”俩个人对视着,谈笑风生。

“为什么选择进宫当宫人呢?”一阵爽朗的笑声过后,巧顺提问着。

“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被姨妈抚养长大,姨妈对我很刻薄,长大了,不习惯了,忍耐不下去了,在一次上集市买菜,看见墙上贴着的诏书,就进了宫了。”一阵沉思过后,柳莫冰讲诉着自己的经历。

“你呢,又为什么进宫呢?”柳莫冰反问着。

“我?我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从小跟着我娘长大的。”巧顺双臂环抱在腿上,讲着。

“那你进了宫,娘怎么办呢?”柳莫冰打断了巧顺的话盘问着。

“呵呵...我娘体弱多病带着我实在是生活不下去了,便改嫁给了一个屠夫,可谁知,那男人花天酒地从来不知怜惜我娘,没钱就回家讨,挨打辱骂,我娘她肩负了太多的包袱,便悬梁寻了短见。”泪又一次的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巧顺提起长袖拭着脸上的泪。

“哎,原来是同命相怜呀,咦!不如我们结拜做姐妹好不好,从此我们在这世上不在孤单。”柳莫冰牵着巧顺的手大胆的提议着。

“恩好,我们结拜姐妹,从此就是亲人。”巧顺激动的回应着。

亲人,不可遗失的词汇,包含着千千万万,不在去做四海为家的浪人,不要问我收受了多少的苦,遭受了多少的罪,只要你紧紧地抱着我,给与我无穷无尽的热量,融合我的伤痛,无论别人怎样的言语垂涎,仍然有至亲至爱的人去疼我,爱我,懂我。

也黑了下来,月亮弯弯高挂,柳莫冰与顾巧顺,肩并肩的来到琼花树下,各自手中拿着酒盅,双双跪拜下来。

“天上的神仙,地上的神仙,我柳莫冰与巧顺姐姐,今天在琼花仙子的见证下,结拜姐妹,从此有好吃的一起吃,有好穿的一起穿,有高兴的事情一起分享,有悲伤地事情一起承担,如果谁违背了誓言,就遭五雷轰顶,乱箭穿心,五马分尸,总之是不得好死。”柳莫冰跪在地上挺直腰板,认认真真的说着,说完了歪着头看着一旁的巧顺。

“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我顾巧顺与莫冰妹妹,从今起在琼花树下缔结亲连,彼此相互扶持,欢乐与共,不分你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若其中谁诛违此誓,天诛地灭。”顾巧顺仰脸看向琼花,诚心实意的说着。

两个人相互对视,一同举起手中的酒盅碰撞在了一起,然后分别仰起头将酒喝了下去,开怀大笑,相互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她们珍惜这份至真至爱的亲情,她们期待这份前所未有的亲情。

入宫为奴(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