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宫为奴(5)

  来临到‘申华堂’院子里,常公公转过身子,随后的宫女们也都停下脚步原地站立。

“哼哼....你们都听好了,这就是‘申华堂’是你们以后的居所,知道吗?”常公公娘声娘气地教说着。

“是。”众宫女们作答着。

“好,下面就分房入居。”说着一旁的小太监拿过一个本子放在常公公的手里。

“张季!左边第一间房。”常公公高声念读着。

“是。”

“李楚莲!右边第一间房。”常公公继续念读着。

“是。”

就这样,一个一个的按步就班的念着,每一个人也都相继的对号入房。

“顾巧顺!左边第十间房。”常公公依旧高声念读着。

“是。”说着巧顺也向前面的几位一样,领取用品,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好了,剩下的宫女们听着,由于房屋需求不足,下面的就两人共处一间屋子了。”常公公慢条斯理的讲着。

“陈送、徐焉!右边第十房。”常公公念读着。

“是。”

“李敏、柳莫冰!左边第十一房。”常公公高喊着。

“是。”

双双入闺后,常公公在外吩咐着明日的事情后便离去,此时天空少许有一些暗淡了,巧顺抱着被子走向床边,坐下环顾四周,从容一笑不由的伸出胳膊,露出一个极其精致的草编手链,另一只手抚摸着链子,轻轻地说着:“娘,你看到了吗?女儿进了皇宫当了宫女,您在天之灵也可安息了。”泪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以往的岁月又一次涌上心头,屋子里静悄悄的,这时,外面传来一阵争争吵吵很大的声音,巧顺顿时抚平自己的心情,端起衣袖擦拭了一下脸颊,放下怀里的东西,起身向前走着,打开门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喂!你是什么东西啊!凭什么把我的东西通通扔了出来?”一名宫女伸手指着另一位宫女大喊着。

“哼!本姑娘一个人住习惯了,这屋里容不下其她人,所以你还是另找地方去吧。”宫女傲慢的双手环抱着胸间的说着。

“容不下其她人?谁说这间屋子是你一个人的了啊?我看要走的人是你!识相的就将我的东西捡起来然后向我道歉!”宫女也不甘示弱的耀威着。

“笑话,让我捡?哼....”那名宫女说着不服气的用脚踩着地上的东西。

“你!你以为我好欺负是不是!”说着上前拽着那名宫女的衣襟大打出手,两个人相拥到了一起,撕打着、叫喊着,各个房间的宫女也都跑出来在一旁围观,两个人在地上是连滚带爬,就好像忘记了这是在皇宫啊。

“哼,叫你踩我的东西,看你还敢不敢、看你还敢不敢。”将其宫女按在地上骑在她的身上掐着脖子。

“啊!放开我、放开我。”反抗着,叫喊声此起彼伏。

‘申华堂’门外远远的走过来一群人影。

“你们在干什么?”常公公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站立在她们面前,此时两名宫女将头抬起,见是常公公,便分散开,整理着自己的衣装,站立起来,都相继不敢做声。

“你们分别叫什么名字?”常公公愤怒的讲着。

“回!常公公,女婢名叫柳莫冰。”

“你呢?”常公公将头转向另一位宫女说着。

“回!常公公,女婢名叫李敏。”

此时,院子里异常的安静,没有一个人敢做声,常公公摔着禅杖,在两名宫女间踱步,观察这周围的一切,柳莫冰自知自己先受欺负,当然是咽不下这口气,好长时间没人说话,自己便脱口而出,为自己寻找理由。

“常公公,你要为女婢做主呀,本应公公吩咐是两人共处一屋,而她却说一个人清静,便把女婢的用品扔至门外,还将其踩烂。”柳莫冰向前迈出一小步,瞪大了眼睛,委屈的阐述着。

“放肆!本公公有让你说话吗?你已经犯了宫中大忌,在宫中最怨恨的就是你这种人,委屈求全吗?如果让太后娘娘知道了,你这狗头早就搬家了。”常公公定立在原地,大声的训斥着宫女。

“啊啊...女婢之罪,请常公公原谅女婢的有口无心呀。”柳莫冰,惊吓的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她没有想过会是这样一翻情景,她以为常公公会为她做主。

“哼,量你是聪明人,你这狗头先寄存着,本公公就罚你明日晚上将这‘申华堂’里里外外打扫一遍,知道吗?”常公公爱理不理的说着。

“是,女婢知道了。”柳莫冰,低头应答着。

说着,常公公便带领着人马朝门外驶去,不在管理这里的琐事,各位宫人也分散了,各回各的房。

“哈哈....狗头,哈哈...天生的贱命,快回你的狗窝里过夜吧。”李敏此时看向跪在地上的柳莫冰,嘲讽的笑着,扭扭拧拧的走进屋里关上房门。

没有一人在关心着谁、疼爱着谁,柳莫冰跪在地上,双手狠狠的抓着地,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忍受不了这份侮辱,她没有哭泣,她认为哭泣是一种耨若的表现,伸出手向前购取着自己的衣物。

入宫为奴(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