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去煞冲喜(9)

  陈鸢此时拿起衣物向内室走去,童女四处张望着,悄悄地向前走着,大大的眼睛看不够的华丽,童女手提着裙摆,在大殿中欣赏,偶尔看到好奇的物品会停顿下来仔细的观察着,不知不觉来到门口,单手抚摸着门框将头探了出去,左看看右看看,便看到长廊里有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

“你是谁?”男孩抬头挺胸莫名的问着。童女见他和自己说话,则向前迈步门槛站立在原地,男孩看见她身穿大红的衣裳,龙凤相交。

“你就是明天皇兄要迎娶的新娘吗?”男孩注视的问着,童女依旧微微含齿而笑。

“我叫永禄,你呢?”男孩自报着自己的名字,问着对方。

这时,陈嗣士听闻说话的声音走了过来,“陈鸢,恭请永禄贝子福天千安,因太后娘娘有旨大婚未到,新娘不可见其他人,女婢先行告退。”说着便拉着童女向‘玉禧宫’里走去。

从远处跑来一名婢女:“哎呀哟!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到这来了,请贝子起驾回‘东厢殿’”女婢说着也拉起贝子走,此时永禄挣脱开女婢的手,叫喊住童女。

“你,很漂亮!”永禄夸奖着童女,童女依旧保持微笑。

择日,皇宫上下热闹非凡,红绸高挂,皇上依旧躺在寝床上用被子捂住头,任凭女婢们怎样叫说,也是无济于事,大红的轿子停放在‘玉禧宫’外,唢呐锣鼓响彻云霄,嫔妃娘娘们也都正装出席,永禄在东正娘娘的带领下,骑上马稳坐在马背上洋洋得意,在‘玉禧宫’里,童女坐在梳妆镜前,一位女婢为其戴上花冠,其她女婢相继而上将童女搀扶起来,向门口驶去。

“新娘子出闺!”一位头戴红花的老奴叫喊的。随即那些演奏的旋律愈加强悍起来,掀开轿帘,童女弯腰而入,坐在里面,八抬大轿缓缓抬起,迎亲的队伍向前蠕动着,外围的人们相继表示恭喜。

不久那些喧闹的声音远离了,皇上也走出寝房,踱步来到门口,倚靠着门框,看到花轿远远离去的影子,一种莫名的苦笑浮现在脸上。

“那酒来!”皇上蹒跚的挥着臂膀对一旁的女婢哭喊着。

皇太后在陈鸢的搀扶下首座在‘潇房殿’的上座,等待着花轿的降临,此时唢呐锣鼓的吹奏声飘然而入,花轿一路缓缓地进入‘潇云殿’,轿子稳落地面,头戴红花的老奴掀开轿帘搀扶着童女,永禄贝子也相继搀扶下马,二人纷纷走进大堂里面,东正娘娘与西品娘娘相继坐在皇太后的左右,童女与永禄贝子身穿大红的嫁衣走到堂中纷纷落跪,举行叩首的仪式,东正娘娘显然一脸的不情愿,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去为皇上替婚呀,可又怕得罪到皇太后只好勉勉强强的嫣然一笑。

举国同庆,热热闹闹了一大天,夜晚‘潇云殿’静悄悄的,新娘子盘腿坐在床榻上,大红的嫁衣增添了一抹抢眼的亮光,头上的花冠摇摇欲坠,皇太后自知皇上今晚一定不会出现,便留下陈鸢服侍。

苍茫的天空,苍茫的你,孤独会衬托寂寞,寂寞又会衬托谁呢?

“时候不早了,忙碌了一天早些休息吧。”说着陈嗣士走向前来,搀扶着新娘走下地,为其脱下嫁衣,摘下花冠,来到床榻边躺卧下,陈嗣士拿起一旁的被子将其盖在童女的身上。

去煞冲喜(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