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宫为奴(10)

  难得空闲,顾巧顺与柳莫冰的锦绣通过了常公公的一双法眼赏识,时候还早的很,俩个人高兴之极肩并着肩在皇宫里穿梭观赏着,说说笑笑着,打打闹闹着,此时似乎没有任何的束缚,不在去拘谨,放纵着彼此,洁白的裙衫随风飘逸着,宛如空中飞舞的彩蝶,一前一后步伐轻盈的追逐着对方,爽朗清纯的笑声阵阵传出,绕过溪水池塘,躲过树木花草,嬉戏打闹着,难得的美丽场面,完全被快乐包围着,似乎忘记所有,如此的坦然,尽情的飞奔着…

这时,巧顺匆忙跌倒,手中的锦绣飘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好大的胆子,竟在西宫如此的说笑打闹,还进敢如此的冒犯西品娘娘,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吗?”站在一旁的宋嗣士严狠的说着。

“女、女婢,恭请西品娘娘福天千安。”顾巧顺连忙爬起,柳莫冰愣住一下跪地,双双叩拜着。

“把头抬起来,你们是哪个宫的?”西品娘娘正视着她们问着。

“回,娘娘我们是新选进宫的宫人,冒犯了娘娘请娘娘恕罪。”顾巧顺稍有镇定的回应着。

西品娘娘此时将眸子向一旁看去,视线停留在地上,宋嗣士明白此意,便上前将锦绣拾起,放在西品娘娘的手中,巧顺与柳莫冰紧张不得了,怕是说错一句话脑袋搬了家。

“这锦绣是谁绣的?”西品娘娘将锦绣摊开平方至掌心中,仔细的阅看。

“回娘娘,是女婢。”巧顺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噢,那你知不知道你绣的是什么?”娘娘叫问着。

“回娘娘的话,这是上次常公公带领我们游宫时,偶然看见西宫的一间厢房里悬挂着的一幅旷世奇画,女婢只是喜欢好奇,便端详了几眼,就刺绣了下来。”顾巧顺详细的说着来龙去脉。

“呵呵…只是端详了几眼,就能绣的如此栩栩如生!”西品娘娘又看了看,连连夸赞着。

“回娘娘的话,女婢不才,能够获得娘娘的如此妙赞是女婢一生莫大的荣幸。”巧顺连忙低着头回应着。

“恩,那么把它送给本宫,不知你意下如何呀?”娘娘将其锦绣叠起,伸手向前示意着。

“回娘娘,女婢只是东施效颦罢了,不及于此。”巧顺惊讶的语无伦次的回答着。

“娘娘,‘兰亭苑’太后娘娘还在等着咱们去听戏呢。”宋嗣士此时弯腰向西品娘娘禀报着,娘娘侧耳倾听,将锦绣放置衣袖中,频频一笑,点头适应着,便与宋嗣士绕过巧顺与莫冰的身旁向前驶去。

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两人抬起头吓得身子瘫软在地上,长叹着一口气,拭着额上的汗珠。

威武的尊严高贵,永远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一只烂泥鱼虾,永远也经不住那惊涛骇浪的冲击,宿命呀宿命,化悲为喜、化怒为和、化尽为止、化退为让。

入宫为奴(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