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去煞冲喜(4)

  后花园中,风景怡人,是散心的好地方,远处的凉亭里,西品娘娘坐在石凳上细细的品尝着御膳房做的点心,正巧,东正娘娘也前来此地.

“妹妹,给姐姐请安了。”东正娘娘半蹲作揖。

“妹妹,不必多礼,快来尝尝这是御膳房新研制的点心。”西品娘娘将点心端到东正娘娘面前。东正娘娘席身而座提取点心放在嘴里品尝着。

“姐姐,我听别热说炎儿的病医好了。”东正娘娘稀奇的讲着。

“有先帝的灵照应着,炎儿当然不会有事的。”西品娘娘微微一笑的应答着。

“可是姐姐就这么心甘情愿让永炎去做皇帝?”东正娘娘试探的问着。

“这点心是甜,是咸自己一偿便会晓得,何必要绕一个圈子呢?”西品娘娘也暗示的对答着。

“姐姐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在说我想谋权窜位吗?”东正娘娘听出其中的含义变反驳的问着。

“妹妹,多虑了,我只是想说人生总是要学会知足,并不是你高高在上就会活的快乐,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我又不是妹妹肚子里的蛔虫,怎知道妹妹有没有想过与不想过....哎,这点心甜的有点腻人,妹妹如果不嫌弃就收下吧。”西品娘娘话里有话得说着便离去。

“妹妹,恭送姐姐。”东正娘娘起身恭送。东正娘娘此时看着西品娘娘远去的背影,不禁的长出口气,一张恶狠狠的表情流露在她的脸上。

当天空不黑暗的时候,明亮即将充满你的心中。当爱意不在浪漫的时候,誓言即将深埋在你的心中。当期盼不在徘徊的时候,老去即将煞停在你的心中。当天地都万物飘渺的时候,呈现在你面前的即将是那被镂空的躯壳。

‘玉禧宫’中皇太后精神飒爽.

“陈鸢,这次你可替本宫立下了汗马功劳呀,这个雕花翡翠玉镯,本宫就赏给你了。”皇太后及其高兴的说着。

“女婢,为太后娘娘做事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呀。”陈嗣士跪在地上诉说着。

“呵呵,陈鸢啊,本宫知道你的真心,何必跪着呢!快起来,只要你忠心与我,本宫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懂吗?”说着皇太后向前走着扶起陈嗣士将玉镯送到她手里。

“是,女婢一生一世都跟随太后娘娘绝无二心。”陈嗣士发誓的说。

今夜,皇宫上下灯火通明,举歌宴乐,同庆皇上大病初愈,皇太后也在次前往‘永泰殿’里看望皇上.

“皇太后,驾到。”门外的太监叫传着。

“恭请,皇太后福天金安。”众人跪地埋头。

“儿臣,给母后请安。”皇上躺在床上做着将被子掀起的动作。

“炎儿,快好好躺下,不要乱动。”皇太后走到皇上寝床边坐下。

“可否感觉好些?”皇太后挽起皇上的手问着。

“儿臣,无能让母后担心了。”皇上也紧握着皇太后的手回应着。

“当今的圣上怎可随随便便说无能?呵呵,好了就好,好了就好...”皇太后拍着皇上的手说着。此时皇太后心里的那块顽石也算是落地了。

黎明的到来,人们都争先恐后的期待着,经过几日的调整与修养。皇上的身体也完全的康复,走下地,宫女们相继服侍,为皇上宽衣漱洗,早朝皇上再次登上大.

“恭请,皇上福天圣安。”众文武大臣跪地埋头。皇上高高在上望着温馨的一笑。

“陈鸢呀,去把那童女给本宫带来瞧瞧?”皇太后坐在长椅上对陈嗣士说着。

“是,女婢着就去。”说着为皇太后斟满杯中之茶变退下,窗外的鸟儿唧唧咋咋的叫个不停,有的在呼召同伴,有的好像在传达着什么...皇太后起身来到窗旁瞭望着.

“回,太后娘娘,女婢将童女带到。”陈嗣士低头小声的说到。

皇太后此时转过身子来,“恩,这小姑娘长得倒是别有一番精致,你叫什么名字呀?”皇太后打量着跪在地上的童女问道。

小童女听的见她在说什么,变起身走到皇太后面前,将太后的手抬起用自己稚嫩的小手在太后的手心里一笔一划的好像在书写着什么.

“小蝶,你叫小蝶对吗?”皇太后感应到童女在写些什么高兴的问到,童女微笑的点点头。

“太后娘娘您好像对这丫头有很好的印象呀。”陈嗣士在一旁说到。

“陈鸢,你果真是本宫的心腹呀,本宫要立她为皇后,你怎么看呀?”皇太后将自己的想法对陈嗣士将着。

“太后娘娘英明,这丫头带来了喜气,不尽医治好了皇上的病,以后也必定会为太后和皇上带来更大的福分呀。”陈嗣士跪在地上振振有词的将着。

“哈哈...哈哈...好喜气、福分,好、好好这正是本宫像要的,哈哈...”皇太后此时双手一挥仰天长啸。这时站在一旁的小童女眨着眼睛看着皇太后与陈嗣士的交谈,她不曾想过自己将会从此卷入一场暗无天日的‘战争’中,从此不眠不休...

去煞冲喜(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