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四章:聊天

  姗姗接着说道:“有时候对付人的方法就是漠视,你只要摆出一副爱咋样咋样的表情之后,你就会发现,她会倒过来的。”

唯一不敢置信的说:“你应该去学心理学。”

姗姗说:“我也这么觉得。”

唯一推了姗姗的头一下说:“说你胖还喘上了。”

姗姗说:“好了,不闹了,吃什么。”

唯一说:“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知道的是不要去吃羊肉串。”

姗姗说:“你不是很喜欢吃的吗?”

唯一说:“是。可是现在我不喜欢吃了,不是不喜欢而是以前吃的太多了,有一点的伤。”说到这的时候唯一想起了废品夫妇请她吃的情景。那一次唯一吃的确实不少。不过她还顺便想起了一个人,虽然跟自己没有太多的联系,不过一直记着。不是刻意留在心里,而是不是的想起,就当是一种奇遇。

每个人有时候不管是人还是事物,在特定的环境,特定时间、特定的地点,就会念念不忘。不是刻意,但胜似刻意,有时一辈子跟随着。

唯一对那天晚上情景记得非常的清楚,老人、飞快的车、三个男人、最后就是温润男子。

我不知道唯一会这么的清楚,也许留下记忆是证明她曾经去过。如果连记忆都没有的话,在那还能留下什么。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而一般的人只会留下记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姗姗对着唯一说:“看来这几年你过得不错啊。”

唯一笑着说:“怎么。”

姗姗说:“就连你最喜欢吃的都吃腻了,证明你混得不错。”

唯一说:“没有。是以前有人请我吃。那一次我吃的比较多,不舒服,难受了好几天。所以从那以后我就不大爱吃了。”

姗姗明白似的说:“原来如此,好吧,说,今天吃什么。”

唯一使劲的想了想说:“要不咱吃炒菜去吧。”

姗姗同意的说:“好,我知道有一家既实惠又便宜的地方。”

唯一说:“好,带路。”

姗姗带着唯一进了一家小餐厅。不能说是餐厅,但是又是吃饭的地方。也只能叫吃饭的地方了。有遮风避雨的房子,也有露天的小矮桌,这个地方更确切的应该说是:吃饭的地方。虽然简陋但是很干净,卫生不知道了。出门在外卫生是没有保证的。要有一个信奉理念就是:眼不见为净,你只要真看见了,就什么都吃不下了。

在这个年代,在外面吃饭只要是吃不出毛病,吃不死人那就说明这家饭店不错了,至于卫生,还是上面的那句话:眼不见为净。

姗姗和唯一进了屋里。

老板娘看见说:“这次不在外面了。”

姗姗说:“不在了,现在冷了。”

老板娘说:“还跟以前一样吗?”

姗姗笑了笑说:“不。”说完就把菜单递给了唯一。

唯一接过菜单首先看的是价格,看了一圈之后,又把菜单递给了姗姗说:“你来点吧。”

姗姗不明就里的说:“怎么了,以前可不这样。”

唯一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什么好吃,你经常来,应该知道。”

姗姗点了点头说:“好,那我点什么你就吃什么吧。”

唯一点了点头。

第八十四章:聊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