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累

  小影坏笑的说:“没事啊,就是叫你起来尿尿。别的一点事没有。”

唯一有些发狂的说:“陆小影,你真地要死吗?

小影大笑的说:“好了,好了,你知道我现在在哪吗?”

唯一说:“谁知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又上哪浪摆去了。”

小影并不在意唯一的用词。她知道,唯一是无心的也是无意的。能用这种语气说话而又不生气的人一定是朋友。因为都知道朋友之间开个玩笑无伤大雅。有时还会增加朋友之间的感情。当然这玩笑也要分人,即使是朋友有时候也是不能过的。幸好我的、唯一的朋友中都没有一个开不起玩笑的人。用我的话说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唯一听后说:“这么文。”

我无语的看了看她说:“你不文你说。”

唯一说:“这叫鱼找鱼,虾找虾,乌龟嫁着王八家。”

听到这当时我就更无语了,明摆着说自己是乌龟和王八。我只好叹了口气。

小影不理会唯一接着说:“我现在正在你的家乡看日出。”

唯一有点蒙的说:“西藏有看日出的地方吗?前几天我刚看见你,今天没看住就噌的一下去了西藏。”

小影哭笑不得的说:“我说陈唯一,说你废头,你还不认,我在你的家乡,泰安。又不是故乡,西藏。”

唯一顿了顿说:“家乡与故乡有区别吗?”

小影说:“家乡呢就是有家的地方,故乡就是没有家却有牵连的地方。”

唯一从嘴发出恍然大悟的音调说:“原来家乡和故乡是这么解释的。高,实在是高。”说完还在自己的房间里束了束大拇指接着说:“你现在在哪?”

小影兴奋地说:“听好了,我现在站在泰山之巅,真准备着迎接日出地到来。”

唯一听后一盆冷水浇了过去说:“我以为你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是跟你老公又吵架了。”

小影特装的说:“没有,没有我跟我老公这么恩爱,什么时候吵过架啊。”

唯一置疑地说:“是吗?”

小影说:“是啊。”

唯一说:“是就好,你们接着恩爱去吧,我要把我的美梦接着续上。”

小影恍然大悟的说:“怨不得,接起电话不高兴啊,原来是做了一个美梦。梦见什么了,是不是一个帅哥啊。”

唯一咬着牙说:“是啊,与一个特帅的帅哥约会。行了吧。”

小影开心的说:“行啊,我又没说什么,你爱怎么说怎么说。”说完还停顿了一下不怀好意的说:“看来我们家唯一思春了。哈哈……”接着是一段爽朗的笑声。接着听到电话嘟嘟嘟的挂断的声音。

唯一听着电话里的盲音笑了笑,心想:交了这样的朋友是不是有点失败。难道不会说的委婉一点吗?

我看到唯一对小影这样的评价就有一点好笑心想:“你不是这样直的人吗?还说人家。”后来一想自己也是这样,半斤八两还是谁也别说谁吧。

第六十章: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