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李梦如

  笑声引来了收购男说:“笑什么呢?这么高兴。”

唯一笑着说:“秘密,不告诉你。”

收购男笑着说:“不告诉我,拉到。我还不听呢?你们这些女人凑到一块准没说一点好事。”

收购女说:“对,你还真猜对了。”说完又笑了起来。

收购男看了看地上说:“都收拾好了。”

收购女说:“嗯,这多亏了小一。”

收购男看了看唯一说:“行啊,看不出来。”

唯一说:“那是。”

收购女接着说:“最后这几间都是唯一收拾的。要不是她今天还真收拾不完。”

收购男说:“是吗?好了。别管了,小一今天我请你吃饭。”

收购女说:“对,让你大哥请你吃饭。”

唯一正愁怎么吃饭呢。正好来了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收购男看了看地上的棉被,又看了看劳累的两个人说:“你们先歇着,我收拾完就吃饭去。”

收购女说:“行啊,你去吧。一会我们去吃羊肉串。”

收购男说:“没问题,管够。走了。”说完就抱着一堆出去了。

两人又陷入了安静的状态。为了打破安静的状态唯一开口说话了。

“姐,你们上学的时候宿舍也是这样的吗?”

收购女说:“不是,我们那比这乱。你都不知道那时候什么叫做叛逆。”聊到这收购女的话匣子打开了接着说:“我上的是技校,应该也叫中专。那时候上这种学校是要考的。不像现在好不好都能上。尤其是我们农村孩子更不好进。还有就是农转非。那时候考上这个也是一条不错的出入。”

唯一听到这“啊”了一声说:“不会吧。”

收购女接着说:“就是,你没经过。不要不相信。那时我上的那所学校农村孩子是不要的。”

唯一用怀疑的眼光说:“那你是怎么上的。”

收购女说:“托关系来的。我爸的一兄弟(不是亲的,在农村一块长大毫无血缘关系的。感情挺好。)有一天带着他的一亲戚去我家,那时有一位老太太,看到农村的日子。拉着我妈的手说:要让孩子出去,一来见见世面,再来也不受农村中的苦。正好老太太的儿子在招生办,这事就给定了下来。也该着我不受种地的苦,那年我只好考高中这样就来了。”

唯一说:“原来是这样啊。我们要比你好多了。”

收购女说:“是呀,不过我挺知足的。”收购女说这话的时候低下了头,心中好像被撕裂一样出现了莫名其妙的痛。她皱着眉头一句话也不说,好像唤起了遥远的故事。而这故事里面恰好有她,还是一个重要的角色。

唯一不忍心看到收购女的样子,就想打破这样的环境思来想去就说:“姐,不好意思。我只知道你姓李,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收购女说:“我,我叫李梦如。你叫我梦如姐就行。”

唯一一边笑一边念叨着她的名字:“梦如,梦如,李梦如。挺好听的名字。”

唯一念叨着李梦如的名字的时候并没有在意李梦如的表情。她好像进入了无限的沉思,仿佛听到了一股声音在叫着梦如。那是她嫩心深处,永远的回忆和痛。既是美好的,又是痛苦的。

梦如在出神的时候没有留意唯一。当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站在自己的跟前挥着手在眼前来回的晃嘴里还说:“梦如姐,想什么呢?”

李梦如回过神来笑了笑说:“没什么。”紧接着就又是无限的安静。

第四十五章:李梦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