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累了倦了

  唯一喜欢晚上独自一人行走在路上。听着歌,想着心事,不时的嘴边往上划一道,有时又不自觉地自言自语一下。路边的路人有时会投来诧异的眼光。不管是什么她总是假装在微笑,不予理会。

内心深处的唯一也会多愁善感。我记得有一次她告诉我说:“枫子,不要以为我很快乐,不要以为我在笑,其实我越快乐,笑的越厉害的时候,那一定是我在哭。我只是不想让别人看见我哭罢了。”

我不解的问:“为什么。”

唯一说:“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哭。我喜欢别人看见我笑。”

我“奥”了一声说:“快乐跟别人一起分享。痛苦就要独自流泪了。”

唯一笑着推了我一把说:“也不是,解释不清楚,不跟你说了。”

我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不说拉倒。”

唯一谢绝了收购女载她会家的好意,独自一人默默地往家的方向走。

不想回家,腿却不自觉地往那方向走。回家的路不远,却走得很慢。

走出校门,风起。

微风中夹杂着烧烤的烟味,慢慢的传了过来。唯一闻到微烟咳嗽了几声。心想:学校就是这样。不管是哪所学校,在校的门口总是有那么多的小商小贩。怨不得人们都说学生的钱好赚。

微烟中夹杂着浓烈的臭香飘了过来。原来唯一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进了夜市,停留在了一家炸臭豆腐的地方。唯一对着那臭豆腐咽了咽口水。炸臭豆腐的老头看到了说:“哎呀,大学生来了,要大份还是小份。”

没等唯一说话就听到一男的说:“大份的是多少,小份的是多少。”

炸臭豆腐的老头说:“奥,原来是大老板啊。看错了。大份的是五块钱十四块,小份的是三块钱八块。要多少。”

男的连想都没想的说:“来二十块钱的。”

老头一听笑着说:“好了,大老板等一会,马上就好。”

男的说:“多放点酱。”

老头说:“好来。那香菜和辣椒要不要。”

男的说:“辣椒少放点,香菜,来点吧。”

老头一边炸着一边应着男人的话。

在等的功夫,老头看到唯一说:“大姑娘,要大份的还是小份的。”

看到老头的样子唯一笑着摇了摇头。

老头好像还是不愿放弃这一个顾客似地说:“挺好吃的,它闻着臭,吃着香,你看它外焦里嫩,金黄金黄的。要不来一份小的尝一尝。”

唯一笑而不语的对着老头摇了摇头。

这一锅的臭豆腐炸好了,老人熟练地从一个暖水瓶里把酱倒了出来。按经验酱已经够了。他记得那男人好像是想要多一点,就又提起暖瓶像是下了多大决心似的对着调拌盆轻微的斜了斜,又拿起筷子右手哆哆嗦嗦的夹起几根泡菜来放在了碗里。端着碗走到男人跟前讨好似地说:“大老板,来。你的。看我给你放了可不少的酱。”

是啊,不讨好行吗。今天万一吃着高兴,明天再来一个二十块那就赚了。毕竟这每天是没有太多的二十块。单靠这三块、三块的赚,是起不到什么效果的。虽然说有积少成多,但是谁不想生意好点快点卖完回家。

男人听到老头的话,好像并不放在心上。等老头把碗放在小支桌上的时候。男人真的饿了。抓起筷子两块两块的往嘴里放。眼睛一闭一睁的时候,碗已经见底了。男人起身从后口袋掏出二十块递给老头。老头笑脸如花的接过钱说:“吃完了,下次再来。”

男人并没有理会老头,拿起小车旁边的餐巾纸擦了擦嘴,把纸往地下一仍扬长而去。

第三十八章:累了倦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