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吵架

  枫子,你知道吗?有时候老天还是很眷顾我的,就像是今天,本不打算吃饭,误闯进去被发现了,本想找一个理由给搪塞过去,没想到不用找,理由自然而然的来了。

说实话,我对这店中的女人还是挺触得。以前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也就是吃饭的时候打的。她绝对不是那种和气生财的人,她数干柴的一点就着,那火烧的绝对就是泼妇中的战斗机,精品中的精品。水是浇不灭的,这就要期待着一场狂风暴雨,那才管用。我记得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还给唯一发了一封邮件说:“损人不带你这样的,有这么夸张吗?”几天之后唯一也给我发了一封几个字的邮件说:“不骗你,我亲眼看到的。后面有给你讲到,你接着看。”

对于唯一几天后的回信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还是她的第一封好几万字的邮件所以我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

枫子,我不跟这个店女人计较主要是因为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她的身上。有时间我去多赚点钱比什么都好。不过有一次我看到店女人的吵架功夫那真是一流的。不能说店女人全错,但是你赚别人的钱就应该和气一点。现在没事我给你讲讲。

那天唯一在这家店里吃饭。来了俩个穿着比较时髦的女人来吃饭。一个穿白的,一个穿粉的。穿白的那个长的还算漂亮,主要的就是沾了脸白的光。虽然漂亮但是看上去给人以刻薄的样子。穿粉的女人就比较好了。比较清秀,不过要看跟谁比较了,跟穿白的比,算是比较面善了。粉衣女人上身穿的比较宽松,小腹微微隆起,一看就知道怀孕了。俩人进去后找个座位坐下之后就不停地聊。店女人看到她俩没有一点点餐的样子就有一点不耐烦了,走到俩人的桌子中间说:“想吃点什么。”俩人斜眼看了看店女人,粉衣女人从她手中接过菜单。还是聊着,菜单就像是一玩具,店女人就像是一摆设一样,她俩还是在不停地聊着。唯一看到此情景,就对身边的男友(她的男友那时候还没有散)说:“耗子,(耗子是她男友的网名)她们有什么好聊的。你看那胖女人气的。胖大嫂真可怜。”耗子毫不同情地说:“有什么同情的,这个胖女人也不是个好鸟。上一次我看到她对她男人是又打又骂。她男人那才叫真可怜呢”唯一说:“她男人不还手吗?”耗子说:“她男人是残疾人,人又老实。就算打也打不过。”唯一听了耗子的话“嗯”了一声便不做声了。店女人看到此情景就又提醒了一句。白衣女人听后不耐烦的从粉衣女人手里拿过菜单随便翻了翻合上菜单便说起了菜名。

点完菜店女人说:“先交钱,共四十。”

白衣女人说:“不都是,先吃饭后交钱的吗?哪有饭还没吃就交钱的。”

店女人说:“我们这就这样,先交钱后吃饭。”

白衣女人一边拿着包一边嘟囔着说:“还差你这点钱啊。”说完从钱包里拿出一百的给了店女人。

店女人接过钱以胜利者的姿态走了。

唯一看到此情景心里想: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第二十章:吵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