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噩梦(二)

  唯一走到院中看了看废品年轻夫妇住的房间。房门紧闭,院中静悄悄的。唯一的心静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唯一并不在乎做什么工作,她在呼的是跟着谁干。同在一个屋檐下,面对着废品夫妇,她的心里有一点骄傲。尽管废品夫妇比她有钱。也许是废品夫妇对任何东西都斤斤计较的缘故吧。唯一是一个什么都不计较的人,不管什么人,遇到什么事能过的就都让它们过去。按她的说法就是: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干嘛跟人家过不去。她是一个率性的人。面对着这些斤斤计较,看不起人,又感觉自我良好、自我有钱的人、高高在上的人,她是看不起他们的也不屑与他们为伍。废品夫妇虽然实在,心地好不过在有时的谈话中唯一就能听出他们在本城里的优越感。对于这个优越感令唯一很反感。又因为她们没有什么坏心眼有时也能很好的相处下来。当看到废品夫妇招工唯一是不愿意去的,没有钱又没有合适的工作又不得不考虑这些。现在看到废品夫妇的门锁着,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进了自己的房间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唯一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墙上不知多少年钉上的报纸,心里想着废品夫妇招工的事,工资太诱人了,不能让别人争去,我去又不能直着说要不然太掉价,得想个办法,既不能掉价又不能让别人抢去。

就这样想着想着,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唯一快跑,陈唯一快点爬上去。”唯一看到前面的石阶拼命的往上爬,最后一阶就要爬上去了,可是不知腿怎么了再也抬不起来了。心里正焦急着,无形之中出现了一双大手使了使劲把她给托了上去。这时在唯一的心里出现了一股声音:“你必须离开这里,因为你杀了人,正在到处通缉你呢。你必须离开。”唯一猛的从睡梦中惊醒。抬眼看了看四周,只看到发黄的墙壁光秃秃的。怎么做了这么一个噩梦。也许是对工作的担心吧,这也是唯一第一次为工作担心并且做着噩梦。唯一想了想起身穿上拖鞋走到门口看到废品夫妇的门还是紧锁着,招聘版还在那矗立着,唯一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她走到招聘牌跟前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拿起招聘牌就扔在了地上,还把字面朝下,以便造成应聘的人看不到,还要让废品夫妇以为是刮风刮下来的或者是路过不经意间碰倒得。唯一盯在招聘牌上看了一会儿,没有什么破绽就又回去睡觉了。

唯一回到屋里,躺在床上。在她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的顾忌,毕竟这是第一次办这样的事,可是不这样办让别人抢去就得不偿失了。顶着心里的内疚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枫子,快跑,快跑。一会儿就有人来抓我们了。快跑,你别在雪地里玩了。刚刚杀了人再不跑就被抓去坐牢了。”睡梦中的唯一看到我在雪地里玩,突然间对我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说实话,当我看到唯一给我来的这封邮件中我是这样出现的时候我是很无奈的。想我如此善良,如此诚实的人怎么会干出如此杀人越货的勾当。当时我就在心里骂着唯一:好你个陈唯一,干好事不找我,这种事倒是一梦一个准,居然把我归类为这个层次里,看着吧,你以后倒霉了。想完这我接着看了下去。

第十三章:噩梦(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