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噩梦

  唯一走出交话费的营业厅。手放在口袋里,摸着衣袋里的几个硬币和夹杂着的几块硬。,衣袋里硬币撞击的声音清脆悦耳同时也烦恼沉闷。清脆悦耳是说硬币的质地优良;烦恼沉闷是说唯一的心情随着质地优良的减少而沉闷烦恼。

胃里的不适又一次的来袭。

唯一忍着不适沉重的拖着脚步。开始是额头微微的出了一些汗,接着是手心后背,然后是莫名其妙的心慌,最后就是手不自觉的发抖。唯一知道自己又低血糖,怎么回事啊!这一段时间体内老缺糖。唯一是一个不喜欢甜的人,酸、苦、辣她都很喜欢,尤其是苦。记得有一次,同单位的姐姐回老家,从老家带回来好多苦瓜是在自家自留地里种的,纯绿色的、无公害的。听说这家伙降火就带了一些给单位里的人尝一尝。我不喜欢苦,就把它给了唯一。唯一接到后去楼下的小商店买了一袋醋,用刀子削着把她和我的那个蘸着醋吃掉了。当时的我是非常震惊的。唯一不在意的笑了笑说:“我非常喜欢苦,尤其是这苦瓜,纯绿色的,无公害的多好。拿苦瓜的姐姐听后唯一的支持当即表态:下一年回家一定多带一些回来让唯一吃个够。我还随声附和着说:就像我们当甜瓜吃一样。唯一满心欢喜的说:好。后来,还下一年呢。第二天,发了工资她就卷着铺盖溜了。

唯一面对着自己的低血糖说:“自己喜欢的永远干不了,不喜欢的有时却又不得不逼着你去干。”说完无奈的扒了一块糖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随着糖的落肚,身体逐渐授控起来。唯一心想,今天不能出去找工作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能把本给赔了,今天还是回去休息去吧。

为了节省开支,准备走着回去。唯一的优点跟她吃的喜好一样,特别的能吃苦。从营业厅到她出租房子的这几站路程对于她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回去的路上,唯一手抄在上衣口袋里无心的踢着一个矿泉水瓶子回去了。

唯一租住的是一家大杂院,里面住着一对收废品的年轻夫妇。这个大杂院里据说以前住着不少人,后来这对年轻夫妇来了之后,熬走了好多人。他们是这里的人走一间,他们就租一间,走一间租一间。租下的房子都被他们当了仓库。最后只剩下唯一的这间房子了,唯一也是通过网友认识才搬到这里来的,刚开始租房人还没走唯一就在这盯着,最后租房人拿着唯一的钱帮她租下来的。这里的房租便宜,是唯一来这里的动力,外加宽敞。她不想跟别人一样挤在蜂巢里。这里不好的地方就是交通不大方便。路灯太少,别的一切安好。从这以后唯一就这这对收废品的年轻夫妇住在了同一个屋檐下。

唯一踢着矿泉水瓶子回到了家的门口。家的大门口写着招聘临时收购员。按天计算,一天一百元。唯一看到此招聘心里笑了笑想:现在收废品的都找帮忙的了,你看看我是怎么混的。居然混到了身无分文。想到这唯一顿了顿看到后面的工资心动了。不过又犹豫了。心想:我要干这个吗?能行吗?不太好吧?唯一犹豫不决的在招聘启事旁踢着水瓶子。一边是自尊心,一边是金钱的诱惑,最主要的是马上就没钱了。劳动没有贵贱,只要是自己辛苦赚来的不分干什么。金钱的诱惑战胜了自尊心。她踢着水瓶子进家了。她使劲一踢把它踢入年轻夫妇收来的废品中说:“先给你增加点销售额,以后你帮我增加点这个,就行了。”说完还做了个单手点钱的动作。

第十二章:噩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