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我是藏族人(一)

  女孩听了我的话不管不顾的大笑起来。我在那等着她笑得结束,我好像也知道她什么时候笑完。她笑完之后说:“那你有没有感觉出我的目光是好还是坏。”

我顿了顿笑着说:“朋友的目光。你好我叫秋枫叶,秋天的秋,枫叶的枫,枫叶的叶。”说完伸出了一只手。

女孩迟疑了一会笑着说:“有个性。不过现在不流行握手了,你是哪个年代的。”

我一愣,停了停说:“80后的。”

女孩说:“80后的见面应该这样。”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女孩就给我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接着伸出手来握着我的手说:“你好,我叫陈唯一。”

我看着唯一伸过来的手。唯一注意到了我的心思,不好意思的说:“光荣传统还是要遵守的,不能丢。”

看到唯一的不好意思,我开心的笑了,也逮到反驳的机会说:“握手是我国的传统吗?”

唯一听了说:“虽然不是什么上下五千年得了,但是在抗战时期两个共产党员一握手再加一句:同志辛苦了。那感觉倍感亲切,所以我们还是握一下吧。”

我笑了我们两个握了一下手。

接着我又说:“今天早上。”

唯一笑着说:“你一定会把我当成个神经病吧。”

我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唯一接着说:“我来公司面试的时候看到你了。又看着你挺顺眼。所以……安……就发生了今天的事了,不过没想到你会把我当成是神经病,唉……”唯一说完还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接着她的话说:“神经病倒是其次,不过我把你当成是那个了。就是两个共产党握手了。”

唯一不乐意的说:“不带你这样的,不玩了。”

我不好意思的说:“行了,误会。不好意思了,对不起我向你道歉行了吧。不过我发现你很贫,比我还贫。”

我一听到我最后一句话说:“你很贫吗?我没看出来。不过你给我第一眼的感觉就像秋天一样有一点伤感。你的贫就像是表面所呈现出来一样,不是天生的。你眉宇之间的那份感才是真正的你。比如这样说吧,一件物体放在一个转盘上,转盘在转动你看到的物体也在转动,其实物体它并没有转,是转盘给的假象。就像你的贫给人是一种假象,平静中带点伤感才是真正的你。”

我头一次听到别人是这样评价我的。我听到这一份的评价也许是把我内心深处的那份感给勾了出来。只是把眉头皱了皱不再说话。

唯一打破了这几秒钟的沉默说:“秋枫叶,你姓秋吗?跟你的性格很像。”

我听了说:“不是。是网名。没听过一个人把网名运用到生活中来吧。”

唯一说:“既然是网名,为什么不起的个性一点呢?如果是真名字的话我一点都不意外,是网名的话起的真是不咋地。”

第五章:我是藏族人(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