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已惘然

  转眼七八日已过,慕梓霖没有来,展颜有些心灰意冷,或许夜阑只是哄骗他也不一定……可是思来想去把自己骗到监国府上也没什么意思,他没有必要骗自己!可如果他真的只是恶作剧呢……

屋外星沉影落,正当展颜思来想去的决定去留之际,靳亭冕又踱着步子过来。“本王不得不说你确实很沉得住气,完全看不出来你的企图,想不到太子还有你这般人物为他效力。”手又是摸上展颜白皙的面庞。

展颜冷冷地别过头。“监国此后便不必费心派人监视我了。”

“什么意思?”

“我所要等的……看来不会在监国府上,明日一早,在下便会辞离。”

“你……”靳亭冕似乎被噎了一下。“你当本王这监国府是烟花地?可以容你自来自去?”

“连日来搅扰监国,实在负疚。”

“负疚?”靳亭冕看着展颜冷若冰霜的脸,“本王可没看出你哪里有负疚!”

靳亭冕的目光如炬。

门外忽然一声惊呼。“有刺客!保护监国!”

暗夜里,一身黑色夜行衣,整个头全部被黑色布料围绕,只留一线缝隙,露出一双惊魂的长眼。颀长的影子毫不在意地掠过下面慌张聚拢的人群。“原来在这里!”

靳亭冕刚欲出门,一道凌厉的剑气劈来,忙侧身险险的避开。惊魂甫定,门间嵌了一道黑影,低着头。“这一式叫‘雁过留声’。”

许是蒙着黑布的缘故,黑衣人的声音听来有些含糊。

“本王不需要知道你出什么招式。”

“我只是告诉你一声,怕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黑衣人的眼睛瞥了一眼靳亭冕,黑眸如星,又转眼看了旁边无动于衷的展颜,顿了顿,又看向靳亭冕。

靳亭冕忽然捂着腹部,鲜血从指间溢出:原来那一招‘雁过留声’竟是没有避过!

雁过留声,剑过留伤。

靳亭冕知道是在劫难逃了,靠在墙上,看着展颜。“好歹你也吃了本王这么多天的闲饭,总该要值点饭钱吧。”

展颜抽出云岫,剑锋指向黑衣人。“我这就还你饭钱。”

黑衣人眼光一凛,却不看展颜,直接握剑朝靳亭冕去。展颜连忙支剑架开,将黑衣人引向自己。

“滚,不管你的事!”

展颜一怔。“我知道。但是欠债终究是要还的。”

黑衣人似乎被激怒,连连进攻,展颜从未见过如此凌厉却又偏生形态飘逸的武功,记得和慕亦昀和慕梓霖交手时已是很吃力,却也没有这般吃力过,这江湖,到底有多少龙虎藏卧?很快展颜便招架不住,渐渐只能随着黑衣人的剑气躲避。黑衣人见展颜已经难以招架,便转向靳亭冕,运足了内劲,直击靳亭冕的胸口。

展颜忽然跃身过来,剑锋指向黑衣人。黑衣人眼光一凛,避开剑锋,收回内劲,闷哼了一声。

展颜有些讶异。脸靳亭冕也是愕然。他发出如此霸道强劲的内力,又如此霸道的收回,却是为何?那样岂不是要伤的五脏具损?

黑衣人捂住脸的下方,殷红的液体顺着手指流向手背:他收了那一掌内劲,五脏内伤极重,已经吐血不止了。

屋外的吵嚷越来越近,黑衣人看了看靳亭冕,又看了一眼展颜,纵身跃窗而去。

那人的伤势太重,已经不允许他恋战,何况这监国府里都是精英,趁早抽身,倒是明智。展颜唇角勾起不易察觉的笑意:那黑衣人似乎旨在靳亭冕,交手时,明明可以取自己要害然后成事的,可偏偏在关键出撤走,力道也是不轻不重,似乎无意伤害自己。见那人脱身,心里倒为他庆幸。

靳亭冕脸色苍白,我在榻上看着展颜。“你到底是谁?”

“展颜。”

“你来监国府到底什么目的?”靳亭冕有些气闷,本来昨夜那黑衣人袭来时,自己只不过揶揄了展颜,却想不到他果然出手救助自己。“你不是太子的人?”

“我早就说过了。”

靳亭冕垂眼道。“昨夜来的那人才是太子的人,一心要置本王于死地。”

展颜不接话,却另起话头。“多日叨扰,今日特来告辞。”

“你真是个迷……”靳亭冕笑着摇头,“你来我府上不求名也不求势,财物分文未动,你是为何凭空出现在,又要莫名的消失?”

“在下不过是想来贵地等一位故人……看来是等不到了。”

“什么人?本王或许可以帮你。”

“一个负疚于心的人。不过不必了,天意如此,我何必强求。”

靳亭冕坐起身来,“你这一走,要去向何处?”

展颜抬眼看了靳亭冕一眼,心里一沉,暗忖不妙。“哪里来便回哪里去。”

靳亭冕恍然觉得展颜仿若并非尘世凡夫,通身的飘逸和神秘。“可否留下?”

“心无所恋,锦城难安。”

靳亭冕叹了口气。“或许有呢?或许会有的!”

“再等几天吧,或许你要等的人恰恰好在你走之后来了,岂不遗憾?”靳亭冕仿佛追了一句。

展颜眼神恍惚,终是淡淡一笑。“罢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人。”

此时门外忽然一人启奏,进来靠在床边与靳亭冕耳语。靳亭冕看了展颜一眼向那人皱眉。“怎么好巧不巧的今天过来?你去准备一下,昨夜遇刺千万封锁内幕。你先去准备,我稍后过去。”

“监国现在有伤在身,何不推辞了?”

“那慕梓霖也是太子身边的人,本王昨夜才遇刺,今儿就有人登门,况且本王从未见过那盛名极负的慕梓霖,他来,岂不奇怪?”

展颜一听“慕梓霖”三个字,脑力如同浇了冷水。

“那监国更不要见了。”

“你且下去准备。本王自有打算。”靳亭冕挥袖退了那人,有看向展颜。“你说过你来此地原是为了等人,本王若没猜错,那人便是慕梓霖?”

展颜垂了眼。“是。”

“你和慕梓霖是什么关系?”

“一位故人。”见靳亭冕不甚相信的眼神,又补充一句。“在下有愧于他。”

靳亭冕起身披了衣服。“那你随本王一起去……你可愿意?”

慕梓霖客客气气跟靳亭冕寒暄了一阵,留了一堆珍奇异宝便要起身告辞,至始至终眼光都没有在靳亭冕身边的展颜身上停留。似乎这殿内根本不存在展颜这个人。

展颜心里有些薄薄的凄楚。

“不知郡主可好?可否离去之前见见自家嫂嫂和侄子?”

靳亭冕眯着眼。“不如留下一起用膳。”

“也好。”慕梓霖笑的谦恭温和。展颜总觉得眼下的人不像是慕梓霖,至少不是他的本性。真正的慕梓霖一身流气,桀骜,玩世不恭……

还在想着时,殿内已经没有了慕梓霖,空的,仿佛自己的心房。

“看来你的故人,并不想认你呢。听说慕梓霖是男女通吃的,你不会是……”

展颜深吸一口气。“心愿既了……告辞。”

展颜提气飞身出了大殿。当时那一剑穿心就该料想到今日的惘然,自己凭什么能让他一再的承受伤害又原谅?一切也该结束了,本来就不该有什么期待的。

靳亭冕抬手刚想开口,却早已不见了展颜的身影,只是叹息。

已惘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