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生结

  男子看着展颜离去锁眉看着夜阑。“你这狡猾东西,你和那个人认识?”

“嗯。可是个绝色,若是没那道伤疤,王爷你肯定喜欢。”

男子笑笑,玉扇挑起夜阑的下巴。“本王有你足矣。只是那人和静月山庄有何关联?”

“那人可是慕梓霖的心头肉,为了他上次慕梓霖差点没杀了我。”

“你确定他能杀了慕梓霖?”

“只要他想,应该能。”夜阑笑开,“慕梓霖若死了,慕亦昀也该崩溃了,静月山庄也就垮了,王爷在江湖上的统治可以更深入。”

“本王倒是有些期待了。可是……慕梓霖的心头肉,本王就是想剜两刀!”男子眯起眼,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阑,交给你了。”

“这……”夜阑未及回话,男子已经走远。

“倒是没有想到,不看那道疤痕,那个展颜竟生长如此美丽……”

夜阑冷冷看着眼前的男子,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眼里尽是回想的神色。“王爷若是喜欢,连同他也收了呗,何必偷偷摸摸。”

男子悠然一笑,双臂揽着也懒得脖子。“你吃味了?”

夜阑不答,扭过头去。“让开!”

男子反而得寸进尺,将手滑入夜阑衣内。

“靳连祁!你别太过分!”

“我过分?到底谁过分?”男子勾起手指,掐入夜阑的肌肤。“你背着我风花雪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可以养着姜离,我怎么就不能上展颜?”

靳连祁的脸色开始转冷。

夜阑冷笑。“王爷这是什么话?怎么听着像是不甘心呢?”

“我就是不甘心,你背叛我!”靳连祁压低着嗓音,咬着牙齿。

“背叛?王爷似乎有什么事情搞错了。你我不过是互利的合作关系,再或者,我只是你高高在上的景王爷的利用工具,就算是滚到一张床上了,也不过是各取所需,何来的背叛?”

“你!”靳连祁挥拳过去,夜阑仰翻倒地。“各取所需是吗?算我自作多情!”

夜阑听着靴子落地的声音渐远,起身。

自作多情?祁,你真的用过情?

“吃!给我吃!”

展颜盘坐地,头发散乱,双臂拉起悬空,身上衣衫如缕,肌肤遍布瘀痕,却闭着眼紧咬着牙,任凭眼前的粗汉如何叫嚣用强,也是不松口。

“过来帮忙!”

又上来两人掐开展颜的牙骨,眼前的粗汉将碗中混杂着腥味的米粥强行灌入展颜口中。

三人龇牙看着展颜笑的甚是猥琐。

展颜皱着眉,一阵恶心,将方才灌入腹中的食物全数吐出,连酸液也吐尽。

面前三人忽然悄然倒地,脖子上解忧一刀薄薄的血痕。无踪、无影默默踏过三人的尸身,解开绳索。

“你来做什么?”

“我来……找你。”慕梓霖看着展颜,满目哀伤。

“来看我如何狼狈?”展颜闭了眼,为什么又是他?为什么每次都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如果可能,真不希望自己的仇人见到的自己如此狼狈,至少不要像此时模样。

“颜……”慕梓霖跪地双臂揽紧展颜。

“咚!”

慕梓霖看着水面泛起一阵水泡,展颜的身影却一直不出现,心里一阵惊慌。“展颜……”

慌忙跳入水中沉下。哗然一声,湿淋淋的水声,慕梓霖拉着颓然的展颜。

“你干什么!”

“太脏了……恶心……洗洗干净。”

为什么还是摆脱不了四年前的命运?天理人伦都到哪里去了?难道这是自己生命中注定的劫数?可是,为什么是男人?为什么是男人?为什么四年前的那场噩梦缠到现在,还是解不开的死结?

难道这一身皮囊就那么引人犯混?

慕梓霖的手微微颤抖,展颜推开慕梓霖,向水更深处走去,旁若无人的搓揉着身体。直至周围的水面浮起淡淡的红色。

慕梓霖匆忙走近,带起哗哗水声,抓住展颜的手,里面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慕梓霖颤抖着手指摸过展颜身上被石头刮出的血痕,一具体无完肤的躯壳。

“别碰我,脏……”

慕梓霖将展颜抱紧。“别这样……我们回去。”

“还是不肯吃东西?”

慕梓霖点点头,黯然看着对面的房屋,可以直接看见展颜的身体卧在榻上,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生气。

慕亦昀叹了口气。“他的事情我已经告诉寒姑娘,寒姑娘想见见展颜。或许她能劝展颜吃点东西。”

“不!我不要他们见面……他们若见了,就要回落幽谷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只要你不会后悔。”慕亦昀摸摸慕梓霖的头发,“珞璃就要临盆,我去陪陪她。”

“我不会让你见他!”

“你对他的感情……我清楚。”寒玉溪的睫羽微颤。“可是……”

“没有可是!我不会再放他走,即使一辈子囚着他,我也不放手。”

寒玉溪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忽然笑了。“不管怎么说,我们的都是一样的,都希望他过得好。”

“我不会让他跟你回落幽谷!”

“你何必……这种事情勉强不来!”

“不来就不来吧。”慕梓霖摸着怀里的狐狸。

“你那么多的女人和男子,我求你不要缠着他好不好……”

“不好!”

“你若真为他好,就放了他,让他活的自在,你这样,他不快活!”

“不快活……”慕梓霖捏紧手中的狐狸毛,“不快活我也要留着他!”

银狐弓着身体挣脱,跳到地上,梳理着自己的毛发愤愤看了慕梓霖一眼,跳上椅子睡下。

寒玉溪沉默半晌无语,最终从袖中取出一只拇指大小的盒子,递到慕梓霖面前。

“这是?”

“忘却前尘。”寒玉溪惨淡一笑。“我爹在世时,留给我的我也希望有一天可以去了他的心病,所以一直留着。”

慕梓霖疑惑地看着寒玉溪。

“师兄在被我爹带回落幽谷之前,一场无名大火烧了他整个家族,照顾他的家丁一时蒙了心将他转卖,曾经流落是非地,被五六个纨绔子弟……伤了身,从此心里一只留着这个噩梦。这忘却前尘,可以让人忘却心里最在意的事物,可他一直不肯吃。”

“为什么?”

“他说他要记得那段耻辱,以激励自己上进,报仇。”

报仇……慕梓霖心里一怔,原来一切都是自己造的孽,自作孽,不可活啊……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我争不过你,我留在他身边只是累赘,何况……”寒玉溪泪如雨下,“我已经配不上他。”

“……”

“你若是真心,就不要再让他心中留下阴霾。”寒玉溪将忘却前尘塞入慕梓霖手中,离去。

或许……爱到深处,才会设身处地为所爱之人着想吧。我承认,在这一点,我自私狭隘,不如你一个女子。可是她应该想不到他所托付的恰是心上人的仇人,给他人生烙下阴霾的罪魁祸首。

一生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