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冰心融

  夜深。一片灰茫茫的世界,在冰冷的月光下反射着冰冷的寒意,将一切映照的清清楚楚。

孤单如同雪白的身影掠过屋顶,落在院内,裹紧了毳衣,院里平整的雪地印出一道脚印,延伸到门外。悄无声息地推开了门,屋里一片漆黑,带着松木香的暖流铺面而来,合上门,待眼睛适应黑暗,轻声往榻上过去,脱了靴子,解开毳衣和外罩,小心翼翼的躺下。

才刚拉好被子,一条强劲温暖的胳膊很过来捞过自己的身体往里靠过去,整个后背贴在温暖的胸膛,因为在外面呆的太久,身体都没有一处不是凉冰冰的。“回来了?”

对方的话飘过耳边,仿佛梦呓。

“嗯。”他的身体暖暖的,背后仿佛有一团火苗。忽然一双炙热的手掌包住冰冷的十指,摸索着新长出来的指甲。

“颜,冷么?”

“还好。”展颜没有动,整个身体很快被暖热,连手心都开始都开始悟出一层薄汗。

“慕梓霖……”

“嗯?”

“热。”

那人只是松了松手臂,并未放开。“颜,我真怕你就此一去不回……你知道么?本来我都打算无论你去向何方,我也要找到你,即使穷极天涯,寻遍海角。”

展颜心里一紧。“何必?”

慕梓霖没有回答。沉默,一如往常,一如亘古寂静的长夜。

亦是飘着鹅毛般得雪夜,飞絮一样一阵紧似一阵的雪片,让视线都变得模糊。

展颜身上落了一层雪,寒玉溪冷的脸色发白,瑟缩在展颜身后,看着与他们对峙的一圈人。

“没想到你竟然能找到她。”伞下,慕梓霖的声音有些令人揪心的微弱。

“你骗我说师兄身重剧毒,无人能解,必须留在你身边你才为他解治,你骗我!”寒玉溪的嘴里呼着白茫茫的雾气,声音听起来甚是气氛。

慕梓霖没有去听寒玉溪的斥责,只是看着展颜。“颜,你答应过我会接受我的,我还等着呢,我们回去吧!”

展颜的目光闪了闪。“慕梓霖,我知我对你不起,只是,我没有办法去接受你——一个男人……或者,不想多年以后我依旧年轻,却要日日对着一个糟老头子犯恶心。相比较而言,姜越更适合你。”既然摊牌,索性做绝,再不牵扯!

“颜……”慕梓霖急冲冲走出伞外,抓住展颜落满冰雪的肩头“你说什么?”

“我说……答应接受你的那些话,我只是骗你的,纯粹的骗你来拖延时间的。慕梓霖,我什么都没忘记,你没有权利清除我的记忆,那颗忘却前尘,我还留在那间房里,不如你吃了,我们两清。”

“两清?怎么两清?我告诉你,只要我活在世上一天,我就与你纠缠一天,放了你,除非我死!”

“那你就去死吧!”展颜拔出云岫横在慕梓霖的颔下。

慕梓霖目光森冷,定定看着展颜完美的面容,脖子上的剑刃如千年寒冰。“你不会杀我。”

“你凭什么这么说?”

“你若是想杀我,这么些日子,你的武功早就恢复了。为何一直不动手?”慕梓霖伸手擦掉化在展颜脸上的雪。“其实,经过这几个月,你对我也是有情的,对不对?你没有吃那颗药,我一直都只知道,我不介意你骗我,哪怕继续骗一辈子……”

展颜眸光闪烁,云岫从慕梓霖颔下移开。

慕梓霖连忙将展颜紧紧拥在怀里。“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对我,不似看上去那般无情!”

“是吗?”展颜冷冷回应。

慕梓霖忽然瞪着双眼,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心痛,真实的心痛,真的好痛……

展颜推开慕梓霖。“你凭什么认为我对你有情?”

慕梓霖捂着胸口,鲜血喷涌,落在地上,红梅怒放。无影忽然闪出,一柄长剑正要刺入展颜咽喉。

“住手!”慕梓霖大口的喘着气,紧紧捂着胸口,血染红了整只手,脚下的雪也是一片刺目的红,那胸口流出的似乎不是他的血,但是他的生命气息渐渐流逝。“无影……”

无影连忙收剑,一脸沉痛的扶着慕梓霖。

“无影,别让他走……我一定要知道……”慕梓霖终是没有说完这句话,没人知道他想知道什么。

无影看着自己抱着的人,一脸忧伤。“他都这样待你,你还在乎他做什么?”

怀里的人,脸色苍白,生命的气息已经成为静态,没有办法回答他的话。

无影封住了慕梓霖全身气脉。“公子,我带你走,我们都不要管这个无心无肺的混蛋!”

展颜看着无影抱着慕梓霖消失在漫天大雪里,地上的血迹很快有没新的一层雪压盖,可是为什么,云岫在抖?为什么自己的手抖的这么厉害?为什么当那个人终于倒在无影身上时,心里忽然似乎瞬间被掏空了?为什么现在竟然窒息到难以呼吸……

“师兄……”寒玉溪拉着展颜的胳膊,衣服上都接了冰渣。“你都坐在这里许久了,你难道不冷吗?”

展颜回过头,脸色灰白,眼神茫然。冷?不知道。摸了摸自己的身体,衣服被冻僵了,脸身体的肌肉也是僵硬的。“走吧,先找个地方住一夜,明早我们就赶路回落幽谷。”

俊男玉女一起出现在客栈,满座惊艳,压抑的眼神纷纷汇聚在展颜这一桌。只是那飘逸如同仙君的白衣男子,为何眼神是沉沉的迷茫,如死水寂然。

“师兄……”寒玉溪轻声唤了一句。“不要多想了,吃吧。”

“嗯。”展颜呆愣了半晌,终于起了竹筷,可是刚提起筷子,还未开吃,又神出天外,一副死寂茫然的神情。

寒玉溪红了红眼圈,忙低下头咬住馒头咽下喉咙里的哽咽。她明白展颜会如此的原因,毕竟半年的时间,饶是仇人也会改变些什么,况且慕梓霖为他做了那么多。

“我吃好了,师兄你慢慢吃。我……先上楼睡了。”寒玉溪连忙抽身上楼,关了房门,便坐在床边,抱着腿,埋着头,肩膀耸动。

冰心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