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倾城色

  一件狐裘悄然落身,寒凉的身体回升暖意。

“师兄,你是不是还要走?”

展颜没有回答,沉默。

寒玉溪坐下倚在展颜肩头。“师兄,这几年,爹一直希望能帮您走出过去的阴霾,可是……能始终不愿意出来。”

沉默。

“师兄,忘了往日的伤痛和仇恨,坦然面对以后的人生,不好吗?”

展颜垂了眼,睫毛上落着点点晨露。“师父教我武功,若不收人仇讎,愧对师父的教养。”

“师兄,爹最大的心愿是你解下心结,坦然开心地活在世上!”

展颜咬了咬牙。“报仇雪恨,我心方能释然。”

寒玉溪看着展颜完美的侧脸,一丝苦笑。“好,刀山火海,我陪你。”

展颜抬眼,寒玉溪娇美的容颜,干净纯洁。展颜啊展颜,你何德何能,让这样的女子痴心付出?你的污秽可配得上百合的清纯无暇?

心里一软,抱着寒玉溪娇软的身体,吻着她红润的双唇。寒玉溪双颊潮红,闭了眼,睫羽微颤,一声闷哼,身体滑落在展颜的怀里。

展颜摸了摸怀里沉睡的的玉容。“对不起,师妹,等我回来……”

“现在房沅陵都急得发疯,为了一个女人,竟不惜一切代价找‘双生花’,堂堂一个大男人,还是御龙堂堂主,为了一个女人如此惶恐,岂不可笑!”

“可不是,女人嘛,没了再找,天涯何处无芳草!”

展颜带着斗篷坐在楼上正喝着茶,听着楼下的对话,手一紧,握住手中的云岫。

房、沅、陵!

正恍惚间,对面一人落座,透过面罩,眼前邪肆的容颜,不是夜阑是谁?

“想不到你还活着?”

展颜压着嗓子。“阁下想必认错人了。”

“是吗?”夜阑妖娆一笑:“这剑我可不会认错,你那天夜里在树林子林抹脖子的应该是这把剑吧?”

展颜心智躲不掉,也敌不过,咬牙撩起面纱。“你想怎样?”

“不想怎样。”夜阑怔怔看着展颜的俊容,斜睨着眼,“来要债罢了。你杀了我的人,杀人偿命。”

“你自己喂他吃的毒,怎么说我杀了他?”

“若不是你带走姜离,他怎么会毒发身亡?”

“狡辩!”

“我就是狡辩,你又能如何?”

展颜不语,也不动,他深知凭自己的功底,只有受牵制的份儿。

“是让我动手呢?还是你自己乖乖跟我回蜃宫?”

“我跟你回蜃宫。”

夜阑眼里一阵惊异。

“但你要帮我报仇,我才心甘情愿。”展颜收了收气,飘渺一笑,干净美丽的容颜恍若仙人。

夜阑看着展颜的笑容,有些失神。“我帮你报仇!”

“杀了慕、梓、霖。”

夜阑蹙了蹙眉。“慕梓霖?这个有些棘手。”

“夜宫主既然不行,那在下只有找别人了。”说完起身,唇角含笑,未及离座,身体倒在夜阑的怀里。

“虽然棘手,我会去试试。不过你可要信守承诺!”

“那是自然。”展颜一笑倾城。“那时夜宫主提着慕梓霖的人头过来,展颜定当报答,绝不食言!”

“好!”

见夜阑依依不舍的远去,展颜的的面容又转冷。

会如你所愿才怪!眼不见心不烦……只是想不到自己也会有出卖色相的一天。

展颜看了一眼正门的招牌:御龙堂,盘龙鎏金,很是财大气粗的几个字,但是俗不可耐。

展颜提气一越,过了高墙。

“既然有孕,就不注意,不要动了胎气!”口气甚是生硬。

只看得到男子的背影,对面的女子,容颜较好,腹部明显凸起,却是一脸谦卑。“是,堂主。”

“不要到处乱走,若让夫人知晓了,我决不留你!”

“是!”

看来这男子就是房沅陵了,展颜眼里闪过冷光,远远的随着男子过去,

“笃笃笃。”房沅陵轻轻叩门。

“进来。”房内女子的声音细若游丝。

房沅陵推门入内,展颜飞身过去。

“容儿,身体不好,就安生歇着,还编什么穗子?”

容儿?容儿……展颜心念一动。

“人家的剑上面多缀着玉,或者香包,就你的剑上面空荡荡的。”

“我缀它做什么,看着不利索。你还是安心养身体,别编了。”

“沅陵,我知道我撑不了多久,我走之前,只想能多为你留些东西念想我,就多留一些,我怕我走了以后,不久就把我忘了,我要你的东西上都有我的痕迹,这样你才能时时想起我!”

“容儿,别说死不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双生花已经找到了,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展颜心里冷笑,想不到房沅陵竟是个情种!如果他的女人死了,他也会痛不欲生吧!

“堂主!”门外有人来报。“靳公子来访!”

“随后就到!容儿,你先休息着,不要编穗子了,我先过去看看。”

“嗯。”

展颜从房顶上看着房沅陵消失在远处的身影,嘴角冷笑。

房里温暖,香薰怡人,床上坐着的女子,长发如瀑,一身素衣,认真的结着手里的穗子,幸福满足的神情。

冰冷的剑锋指过去,惊落了女子手中的穗子,女子抬起头,犹若惊鸿,倾城绝世的容颜有些苍白,眼里映着惊惧。

展颜手中的云岫猛然落地。“姐?”

倾城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