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是一张细密而盛大的网,每一环,都必须安排得丝丝入扣。

  陈闯,你最好给我适可而止,不要逼我把事情做得太绝。否则,我就不只是吞并陈氏这么简单了。你要是不了解我做事的手腕,大可以回去问问你的父亲。我能有今天的地位,不是你说威胁,就威胁的了得。说完,许秩寒直接走出了陈闯的办公室。

陈闯把烟头掐灭,面目笑得狰狞,自言自语道,许秩寒,我们走着瞧!我就不信我永远都扳不倒你!

出了陈氏办公大楼,许秩寒一路的不爽。先是骂走了司机,自己坐进了驾驶室,再把油门开到最大,疯狂地飙起车来。许秩寒自嘲地笑了起来,像这样放纵自己,都是多么久以前的事情了呀。笑着笑着,眼眶竟有些发红。

妈的,叶筱,你凭什么让我为你这样?!许秩寒一反常态地暗自咒骂了起来。

是,许秩寒承认,他是很卑鄙。当初为了对付陈氏,他利用成玉娇让叶筱断了对自己的爱慕,并亲手把她送到陈盎的手中。再通过自己手上的力量,不断让陈盎出状况,让他的父亲陈同安不得不注意到他。陈同安心里对这个私生子自然是有愧疚的,给他相应的名分与财产也是理所应当的事。但是,这正中了陈闯的死穴!陈闯是什么样角色许秩寒不是不了解的。他口中义正言辞的情与义,其实都是扯淡。他想要的,无非是名与利罢了。如果陈盎真的继承了陈氏一部分的股份,那便对陈闯的野心造成了巨大的挑战。所以,在陈同安给予陈盎身份之前,陈闯必定有所动作。如此,便挑拨陈氏两兄弟的关系。甚至,让陈闯与陈同安撕破脸,来个鱼死网破。这么,显而易见,他许秩寒就是那个得利的渔翁了。

这是一张细密而盛大的网,每一环,都必须安排得丝丝入扣。如果稍有差池,就会满盘皆输,数年心血,毁于一旦。可他许秩寒是什么人啊,是走一步,会向前看三十步,再看看自己有没有退路。是在见到七岁的叶筱时,就知道这个小姑娘对自己必定有用,他对她,必须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态度。是永远游走在爱情之间,和各类的女人谈笑风生,却把她们的命运紧握手中,永远为自己所用。

当然,他的筹码,还远不止这些。当然,这只是他奋斗的一小部分。他有足够的信心,把持一切,操纵生死。

这一切,完全可以堪称完美,他许秩寒做梦都可以笑出声来。可是,真的就是这样的吗?

那为什么,看到叶筱和陈盎亲热,他会有想把陈盎撕碎的冲动?为什么,看到陈闯与叶筱纠缠,他会有速战速决地彻底打垮陈氏的决心?为什么,当看到叶筱一个人蜷缩着她小小的身体哭泣的时候,他有想把所有的一切退回到原点,单单把小小的她拥在怀里,直到地老天荒,直到时光刷白了黑发?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想法啊!从十五岁离开孤儿院那天起,他的心,何时像这样柔软过?他输不起,输不起一丝一毫!如今,他得到的名也好,利也罢,哪一个不是自己用命换来的?他讨厌这样的自己,他鄙视一个拿不起放不下的男人!

许秩寒,你该清醒了!在这个世界上,你不玩别人,就会被别人玩!难道,你还想过以前的生活吗?扛麻袋,搬货箱,看场子,做小弟……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谁会拿你当个有尊严的人看?哪个女人愿意陪在你身旁,说一辈子与你地老天荒?没有,从来都没有!

许秩寒开车去了酒吧,喝了几杯酒之后,愈发鄙视这样买醉的自己。索性把酒瓶一推,拿了车钥匙,开车回家。

这是一张细密而盛大的网,每一环,都必须安排得丝丝入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