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到底还要等多久,才能得到你义无反顾的爱?

  打发?还她们?陈闯啊陈闯,我怎么才认清你呢!你丫就一孙子,还一金刚级的!呦,我以前还真没发现,许秩寒简直太纯情了。跟你比起来,那真是纯情得可耻啊!如此想来,我还真是个混球。不过话说回来,你陈闯不是说爱刘虹雅爱到要死要活嘛,不是一生一世化成灰都忘不了嘛。怎么,您就这种爱法?丫日日笙箫,就差组个明星美女团拉出去开夜店了。啧啧,男人就是男人,你以为你折个胳膊就是杨过,脑袋拍傻就是郭靖啊!什么爱不爱的,那都是个美丽的扯,俗!

那么,我的天神,你说你爱我。而我呢?是该找个龟壳往里钻,还是心里装着陈盎,以此保命呢?

我回了神,朝陈闯淡淡地笑了笑,说,可别,我没那本事,伺候不了您。

陈闯愣了一小下,随即很自然地说,那没关系,我不介意手把手教的。我刚想回他,你他妈不介意,老娘我介意!陈闯就又说了,陈盎以前没教过你?你可别说是,说了我也不信。

靠,你弟弟是不是你手把手教出来的啊!你说我怎么才想明白呢,陈闯他分明就是来看我笑话的嘛。叶筱啊叶筱,我弟弟都不惜得要你了,就凭你这点姿色,我脑袋钻地缝里也看不上你啊!快省省吧,你以为我是那个傻x许秩寒啊!

陈闯见我低着头,不再吱声,也就没了耐心。他直接越过我,脱了衣服,最后往床上一躺,很是暧昧地看着我。

我尖叫地跳了起来,惊慌失措间,我竟傻子一般地问了句,你,你怎么不洗澡就要睡觉啊?

陈闯一脸探究地看着我,定是想了,呦,就这脑子,给驴踢驴都不踢!不过,出于绅士风度,他还是很配合地问,怎么,这么有洁癖啊,不洗就不能做?或者,你的意思是,你要给我洗?

你要干什么呀!别这么流氓行不行!我退后一步,牙齿边打着架边说。

陈闯把手臂枕到脑后,用撩人的目光直视着我,声音一下子软了下来,说,我的家,我的床,我想干什么,还得问你?嗯,我的叶小姐,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健康的成熟的男人,我想要做什么吧?说完,竟然还向我伸出了手。

你丫不开夜店真是太浪费材料了!可惜这不是我的地盘,我只好说,天太黑了,送我回家行吗?

陈闯收回了手,说,在你成为我的女人之前,我并没有义务送你回家。当然,如果你认为自己有本事可以在夜里十一点的郊区打到车的话,我不拦你。如果是你求我呢,我也可以好心地告诉许秩寒,让他来我这接你。

陈闯见我站在原地动都不动,其实我是气大发了,便讽刺道,还不去客厅睡?怎么,你就这么想跟我共度春宵?许秩寒也太弱了吧,让你饥渴成这样。不过,你要是一定要的话,我也可以勉为其难地满足你。

我撒丫子就跑。陈闯,去你大爷的!你跟你大爷共度春宵吧!

客厅里停了暖气,沙发上更是没有被子。哼,肯定是陈闯故意的,这个大贱人!我没事闲的,惹谁不好,干嘛惹他!

我蜷缩在沙发上,仰头看着窗外冷冷的月光。我知道,我失眠了。

一切来得这样措手不及。有谁能告诉我,在这黑夜之下,到底隐藏了多少人心,多少的秘密?

深夜的时候,一床暖暖的被子盖在了我的身上。他蹲在我的面前,以为我睡着了,便伸手抚了抚我的面颊。我并没有躲开,我想拉住他的手,更想对他说,陈盎,你别走。你有没有想过,你走了,我该怎么办!你说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我到底还要等多久,才能得到你义无反顾的爱?可是我没说,因为我清楚,他,终究不是他呀!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爱情就像是可乐,喝的时候图刺激。不喝,倒也死不了。

清晨,陈闯准时地开车送我去学校。一路上,我们都怀揣着自己的小心事,死一般的沉默。我一直祈祷着:陈哥,陈爸,陈大爷,你就可怜可怜我叶筱吧。从我的世界消失滚蛋行不?当然,天是懒得搭理我的。所以,到了学校门口,我刚要下车,陈闯便说,你那么爱陈盎,而他又那么像我,你没有理由不和我交往的,不是吗?

陈闯,如果你觉得欺负一个小女孩很爽的话,那我无话可说。

哦?你真的以为我有这个闲心逗你开心?你,配吗?陈闯不无讽刺地说。

是,我不配!在你们面前,我什么都算不上。你们让我滚,多远我都得滚。你们一摆手,我就得原地滚回来!你们谁把我当过人看?

所以呢?陈闯问

我转过头,看着陈闯说,我和陈盎已经分手了,我已经如你所愿了,就不要再找我的麻烦了。既然我爱不起,总得活得起吧。所以,别老跟我提他,更别让我讨厌你!你毕竟是陈盎的哥哥,请让我能够尊重你!

陈闯听完反而笑了,很自然地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说,我尊敬的叶小姐,你就要迟到了。

谢谢你送我。我硬生生地说,然后摔门走人。

爱不起,总是要活得起的。这是我叶筱,最起码,也是最后的尊严。

到底还要等多久,才能得到你义无反顾的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