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大可以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管你的本事!

  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被窝里还是暖暖的,可陈盎早就走了。床头留了一张纸条:宝贝,好好睡,中午老公请你吃饭。

我失笑,还睡什么睡,你不上学,老娘还要上学呢!

我换上了昨天的礼服,打了车,匆忙地回许秩寒那换校服。刚到家门口,我就看到了许秩寒的大悍马,而许秩寒依旧穿着昨天的那套西装,靠在车门上,低头吸着烟。

我装着很自然地走过去,很理所应当地说,我要上去换校服了。再过一会儿,上学就迟到了。

许秩寒见我要溜,很果断地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臂,把我拉回到他的身边,低吼,上学?你还知道要上学!我不是让你在会场等我吗?为什么自己跑掉?!

许秩寒都吼人了,那指定是怒了。可我手腕被他握得生疼,只好讨好地说,你先放手,你弄疼我了。许秩寒扫了一眼我一夜未换的礼服,丝毫没有松开我的意思。我只好耍无赖了,说,你要我等着,我就必须得等着吗?我又没有答应你!

许秩寒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好,这件事可以暂时放下。那么我问你,昨晚你去哪了?为什么一宿都没回来?

我别过脸,破罐子破摔,关你什么事!

许秩寒的手腕猛地一用力,下一刻,我就被他按在了车门上。他伸手抬起了我的下巴,逼视着我,叶筱,那你大可以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管你的本事!

我也用目光逼视着许秩寒,切,有种你就把老娘给杀了啊!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许秩寒终于放开了我。他说,快去上楼换衣服,我送你去学校。他此时的语气,已缓和了许多。许秩寒向来宠我,再生气,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上了车,许秩寒递给我一袋牛奶,命令道,喝了。

哦。我接过来,像模像样地喝了起来。发小脾气要适可而止,更何况是和高深莫测的许秩寒!

过了一会儿,许秩寒发话了,昨天的事,我可以不再过问。但是筱筱,你不可以乱来。我不是在和你商量,你是在警告你!你最好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嗯。我点了点头。

到了红灯的时候,许秩寒侧过身,看着我说,筱筱,我只是担心你,怕你会出事……你说,你是要我怎么办呢?

我明白,我懂,我当然知道,许秩寒对叶筱好,叶筱一辈子都不会忘。可是爱让我身不由己,所以,许秩寒,我只能说一声对不起。

真正明白爱是身不由己的,还是许秩寒教会我的。那时的我啊……

当然,这些都还是后话。

到了学校门口,许秩寒说晚上来接我。其实,他那么忙,没必要这么做的。可他坚持,我也没办法。

刚进校门,一个大美女就向我走来。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嗲嗲地说,呦,我们叶大美女傍大款的本事可是越来越彪悍了。哪天你麻雀变凤凰了,是不是得帮姐妹们一把啊!

我当是谁,原来是本校花魁,江可媛。说道这把校花改成花魁,实在是太天才了。既说明了她美艳的外表,又表达了她风骚的个性。江可媛啊江可媛,追帅哥无往而不胜,穿小裙与胯骨齐高,她不当花魁,谁当去?

当初,为了争花魁的事,梅朵没少跳脚。她恨恨地说,切,不就是胸大点嘛,装什么装。我看啊,这个花魁,要当也得是你叶筱当,她江可媛算什么啊!我连忙打断她,说,你可别作践我,她江可媛愿意当这个头牌**,我可不敢跟她抢。梅朵反应了好半天,然后特奸邪地指着我说,叶筱,你大爷的,嘴真够黑的!我笑,你有大爷,我可没大爷!

江可媛,你“生意”那么红火,还用我帮你介绍?我白了她一眼,掉头就走,我才没工夫搭理这种没品的女人!

你一定是想问了,这个江可媛和你是什么关系啊?你俩至于这样嘛!唉,说到底,她和成玉娇是一路货色。成玉娇死都想当许秩寒的情妇,而江可媛,是想当陈盎的女朋友想疯了。

我总是觉得,我上辈子一定是小妾小三儿小老婆小情人当遍了。不然,为什么我现在走到哪都是情敌呢?造孽啊。

你大可以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管你的本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