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翩然

叶翩然

杨梓陌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说提拉米苏的味道,是带我走。

  01在以后那些格外漫长的岁月里,感谢有你,让我活出了我自己。

梅朵总是对我说,叶筱啊,我总觉得吧,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就说,切,我要是天,我就诛你,我要是地,我就操刀去灭你全家!

梅朵习惯了我的刻薄,继续跟我畅谈她的大好人生,说,成,你叶筱就是我的天,就是我的地。所以啊,在你折腾死我之前,我得好好折腾折腾你,不然,我多吃亏啊!

我白她,跟你太讲理,就是对不起自己!

……

年少的友谊,总是这么肆意,这么纯粹。就好像年少的天很蓝,一笑,就能擎住一整个夏天。

后来,我也问过梅朵,我们两个人,闹到今天这幅田地,值得吗?梅朵就笑,你以为友谊就那么高贵?叶筱,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你以为我是许秩寒啊,天天给你洗尿布,擦屁股,带着你给他亲手做的绿帽子,还自鸣得意?!

呵,许秩寒,说到底,你就是一祸害!

呃,言归正传。

我和梅朵正说着,一辆升级版的大悍马缓缓地停在了我和梅朵的旁边。其实,我又不眼瞎,早就看到了,他已经很有耐心地跟了我很久了。可人家乐意给悍马放血,把二百迈的跑车硬当二十迈的驴车玩,我能有什么办法?

车内的男子摇下车窗,修长的手臂伸出窗外,很优雅很优雅地拍了拍自家车门,嘴角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唇瓣轻启,很是理所当然地说,筱筱,上车!

梅朵贼兮兮地凑了上来,趴在我的耳边,说,筱筱啊,你的许叔叔来了呀!一句话说完,语调转了九曲十八弯,荡气回肠,余音袅袅啊。如果不是知道她梅朵这朵鲜花有那啥可插,我还真以为她梅大美女翘首以幸,等得望穿秋水,做许某人的情妇呢!

不就是帅点嘛,不就是多金点嘛,不就是妖孽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才不稀罕呢!

我白了梅朵一眼,说,他才不是我叔叔!

哦?那是什么呀?你的小情人?

许秩寒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和梅朵打情骂俏,一副大不了你说一分钟,我等一分钟的架势。

我转头对梅朵吼,他是你大爷!说完,我立马蹽上已经为我打开了车门的悍马,我可怕这小妮子发疯,对我先奸后杀。

叶筱,你大爷的,我……梅朵还没骂完,许秩寒就已经一脚油门,把驴车当回跑车开了。梅朵啊梅朵,可怜你这个如花似玉,纯情无比的小姑娘只有跺脚的份了。

许秩寒看了看身穿校服的我,说,筱筱,先回家换身衣服,然后陪我参加一个宴会。

我把手搭在许秩寒的肩上,笑嘻嘻地说,许叔叔啊,你是不是觉得我叶筱特别有当小姐的潜质啊!

许秩寒一把推开了我的手,整了整衣领,一本正经地说,不许胡说!顿了顿,又说,不许叫许叔叔,叫我秩寒就行。

切,还秩寒?你又不是我真情人,装什么亲热!

我讪讪地收回手,继续不识好歹地调侃道,你说你有那么多等着你宠幸的小女人,干嘛非得拉我下水啊!

许秩寒瞥了我一眼,很是无所谓地说,我?需要理由?说完,还一副思考到底要不要给叶筱出场费的样子,表情欠扁极了。

到了家,哦,准确说是许秩寒的家,我撒欢似的奔到了他的大床上,然后四仰八叉地躺好,打死也不肯起来。我闭着眼睛说,这吃别人的饭,就是香,睡别人的床,就是爽!舒服啊舒服,真是舒服!

许秩寒走了过来,取来被子给我盖好,又在我的脑袋底下硬塞了一个枕头。然后坐在床边,轻轻地撩拨了一下我前额的刘海,说,筱筱,你先睡会吧,时间到了,我叫你。

路过的天使姐姐,天使阿姨,亲爱的天使妈妈,求你们一定要让姓许的短期失忆啊。本小姐困死了,别让他叫我啊!啊?啊!

我翻了一个身,避开许秩寒的手掌,慵懒地说,许秩寒,我上辈子肯定欠你的!

许秩寒笑了笑,不置可否。

许秩寒,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了你一生,所以这一生的情,我都要为自己还清?

就像梅朵所说的,我们都欠了你,我们都有一生不可躲避的债。你高高在上,你无所不能,你想得到什么就能得到什么。你发了善心,收养了我们,我们就得对你感恩戴德,为你马首是瞻。你动了凡心,想要去爱了,我们就要为自己洗去凡尘,任劳任怨地做你身边的小女人。如果你厌烦了我们,我们就得二话不说的拍屁股走了。

但是,我们恨你吗?哦,不的。没有你,叶筱就见不到她的陈盎,梅朵就见不到她的肖一唯。没有你,这一场声势浩大的爱情,就会变得格外的乏味。

在以后那些格外漫长的岁月里,感谢有你,让我活出了我自己。

02七岁以前的美好时光,被命运,活生生地撕裂了。

七岁以前,我的家是明媚的,爸爸爱工作,妈妈爱家,我爱爸爸妈妈。一到周日,无论爸爸有多忙,都会开车拉着我和妈妈去郊外度假。爸爸用肩膀驮着我,妈妈为我放风筝。就连黄昏,都染上了我们的微笑。

爸爸总说,筱筱啊,你要快快长大啊。你一定会像妈妈一样,美丽,善良。

妈妈总说,筱筱啊,快点长大吧,你一定会像爸爸一样,勇敢,坚强。

我呢,是想,快点长大啊,我要花好多好多的钱,我要泡好多好多的帅哥!

那天,爸爸拍着我的小脑袋,说,筱筱,爸爸和妈妈要出趟门,你要听话,乖乖等着爸爸回来。我说好,满眼,是纯真的笃信。

可是,爸爸妈妈再也没回来。

一场车祸,夺取了他们的生命,和我不可复制的童年。并由此展开了一个繁密而复杂的网,纠结着我的命运,路远马亡……

被送到孤儿院的我,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抱着爸爸最后送给我的洋娃娃,躲在孤儿院枯干的李子树下,一遍一遍不知疲倦地诅骂着那个司机: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被我诅骂了无数次的可怜司机,当场也死了。现在好了,连司机也没得咒了。于是某一天,我灵机一动,在心里默念,叶筱啊叶筱,你说你怎么不去死啊!说完后,我还很是得意,心想:叶筱,你果然是个天才!

其实,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死亡,并不是那么的恐慌与绝望。我只是恐慌于,为什么连爸爸都可以欺骗我?他明明是让我等的,可我等来的,究竟是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孤儿院的生活,还是可以将就的。不就是活着嘛,不然又能怎样?在孤儿院里,有片瓦可以为你挡雨,有床薄被给你驱寒,有蚊子很买面子的吸你几口血,也有朋友很仗义地跟你有福同享。

当然,如果你认为孤儿院也是天堂,那么,你只能是两种人。要么,你就是孤儿院的院长,要么,你就是精神病院的院长。

好吧,我承认,天生性格温吞的我,什么都可以忍。臭小子抢我碗里为数不多的肉,没关系,吃死你,胖死你,让你吃成猪,一辈子娶不到老婆!把我刚盛完的米饭打翻在地上,没关系,本姑娘才不会稀罕这种猪食!半夜取走我的被子,没关系,本小姐今夜心情好,出去看看星星,赏赏月,没办法,情商就是高!就算是趁着我睡觉时,偷偷剪掉我长长的马尾,那也都不是事,长头发姑奶奶我早就留够了!

可是,居然有一个臭小子抢我的洋娃娃。我疯了一般地跟他上前厮扯。我一会说,好哥哥,好哥哥,算我求你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好哥哥,你别跟叶筱抢洋娃娃。一会儿我又说,你这个臭小子,比臭虫还臭一万倍的臭小子,回去和你的泥巴,捉你的蟑螂!你干嘛不男不女地跟我抢洋娃娃!

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一个洋娃娃,而是覆盖着爸爸的生命,我的恨,与对信任的绝望。

我还没骂完,就听到了一声裂帛的声音震荡于我的心间。我的洋娃娃瞬间被撕裂成两半。棉絮洋洋洒洒地飘散开来,像一场绝美的落雪。

可在我眼里,这些白色的棉絮,分明沾染上了血红,化成了爸爸落在眉间的,一滴泪。

我冲上去,一把把那个臭小子按倒在地上,并骑在他的身上,一顿暴打。我嚎哭着,一时间急得口不择言:你这个臭小子,你活该死爹,死妈,死全家!说完,在一旁看热闹的小孩子都哑然了。我们都知道,对于孤儿院的孩子来说,这无疑是最最恶毒的诅咒。你可以说我们傻,我们笨,我们没人要没人疼,却绝对不能说这句话。这是我们的死穴,一触即发。

可是,我们明明都是苦孩子,你为什么还要抢我的洋娃娃,再撕碎它?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小孩子,你就偏偏不肯放过我?所以,这都是你的错!你的错!

也许,他是被我的小泼妇样给震住了,也许,小屁孩的他,尚不懂得先发制人,而后发制于人。再也许,他真的很傻很笨,而我太彪悍了?反正,他被我打得屁股尿流,半死不活。

后来,孤儿院的阿姨跑了出来。阿姨费了好半天牛劲,才扳开我的牙齿,救出了臭小子的耳朵,然后一脸恶寒的表情看着我。她一定是想了,呵,这哪放出来的小母老虎!

臭小子顺了顺气,冲我狂吠,叶筱,你奶奶,你大爷的,你全家不得好死!

我早就打红了眼,抬腿就想撕烂他的嘴。可阿姨一把拉住了我,我的小祖宗哎,小母老虎杀人,也是犯法的呀!我只好狠狠地瞪着他,说,我家早死光光了!你咒啊,你倒是咒啊。有本事,你把我叶筱也咒死。老子早就活腻歪了!

因为这件事,孤儿院的阿姨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说什么,好好的姑娘家,动手打什么人啊。以后嫁了人,老公可怎么能忍受你啊……我就想不明白了,我要打也是打自家老公,又不是打你老公,你心疼个什么劲啊!

那天,阿姨训了我整整一个下午,而且还是不把我训哭不罢休的那种。可我就是不想给她面子,你越是让我哭,我就越不哭!后来,口干舌燥的阿姨实在拿我没辙了,拍了拍我的肩膀,很是语重心长地说,叶筱啊,啥时候想哭了,来找阿姨啊。

我掉头就走,有什么好哭的!

我抱着撕成两半的洋娃娃,又一次躲在了李子树下。我把头深深地埋进膝盖,狠狠地,哭了下去。

那是小小的我,第一次痛恨爸爸。他走得那样决绝,不带一丝的牵挂,让我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任人宰割。

七岁以前的美好时光,被命运,活生生地撕裂了。

可我不会怨天,也不会怨地,只怨为什么把爸爸妈妈带走,却偏偏把我一个人留下。

你说提拉米苏的味道,是带我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