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梳洗河赏画猜诗,送礼物肺腑绵绵4

  五姐经过我身边,暗香盈袖方才让我回过神来,我见她走到第二幅画前,对先生轻轻施礼:“先生此画表面实为夏景,细细赏来却黯然魂消,我有一词曲想要吟唱,不知先生可愿意听来?”

先生笑道:“常听府上三老太爷夸五小姐锦心绣口,今日我们可有耳福了,姑娘请。”

五姐姗姗的走向舱内,早已摆放已久的古琴边,轻抚了几下调了音,接着悠扬弹起,耳边徐徐飘来空灵渺渺之音,但见她唱道:“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好一首悲凉清俊的词曲,这哪里是给麒麟做生日啊,简直就是伤感一连连啊,我见麒麟听后眼圈发红,唉本想让他高兴一天,看来计划就要泡汤了。

满舱的人听完这曲子,,都沉浸在这“余言绕梁,三日不绝”的伤怀中,连五姐离去都未发觉,只有我在绞尽脑汁,把我所读过的诗在脑子里翻找着,我忽的站起大声念道:“梅子流酸溅齿牙,芭蕉分绿上窗纱。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愣神的人们都被惊醒,先生忙说道:“你觉得此诗可相配?”我笑道:“虽比不得五姐所唱的词曲,却比五姐的词更应景,我并不觉得此画有什么感伤之处,这看画也要分人,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各花入各眼,我看这画上芭蕉翠绿,鸟儿可爱,心里就觉得此诗最配。”大哥忙赞许道:“凝儿所说极是,想来有理,这蒋竹山的《一剪梅?舟过吴江》乃是伤春之作,倒不及此诗来的雅致可爱,让人在这酷夏里有一丝清凉。”先生不住的点头赞许:“这丫头开窍了。”说着,便将我念的诗题在画上。我开心的仰起头,心里被夸赞也是美滋滋的,虽然我知道大哥是在帮我,但还是有一丝窃喜,四哥对我伸出了大拇指,我回了他一个媚笑,真真是扬眉吐气啊。

我骄傲了一会,四姐笑盈盈的经过二哥哥,边走边念:“秋丝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接着自信满满的又说道:“兄弟姐妹中独我最爱菊花,这以菊花所作的诗词,我都已熟读,唯这一首我觉得最好,字里行间虽无金钩挂月,傲霜傲娇,却新颖自然,不落俗套。”先生笑道:“这画本就是应此诗而作,四小姐果然高雅。”话毕,也将此诗题与画上。

最后一副画因为是梅花,五姐竟早早离开出了船舱,先生虽疑惑但也已知她的性情,并不理会。六姐笑道:“写梅的诗固然最多,以前觉得都好,只因去年冬里,我在傲芳园里听到大哥吟的一首和靖先生的山园小梅,记忆犹新,耳闻不忘。今日看此画,倒觉得疏影暗香都配的极妙。”先生忙笑道:“当真是我的学生啊,连喜好都同我一样。六小姐不妨念来。”

六姐吟道:“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先生边听边题在画上,就这样我们在诗词中消磨着时光,一直到晚饭的开怀畅饮,我们这一整天都在外面度过,但对于我来说,也并不代表自由快活,只是陪同他们做这些虚度光阴的事罢了。

梳洗河赏画猜诗,送礼物肺腑绵绵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