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指纤纤玉笋红,雁行斜过翠云中3

  待祖母低头,惊得一个激灵站了起来,面如土色忙问:“这可是秀君的裹布?”我点了点头,但见祖母怒视四大娘又问:“那盆里血淋淋的碎片是何物?”

我咬牙切齿的回答:“是碎瓷片,四娘娘唆使苏嬷嬷塞进六姐的脚掌里。”祖母听后命我:“端给你大娘们瞅瞅,世上竟有这等暴虐自已亲闺女的!”沾满苍蝇,恶气熏人的木盆随着我在太太们的椅前一一扫过,太太们的义愤之情跃然眼中。苏嬷嬷心虚的耷拉着脑袋,不再似刚刚饿狼般嗷嚎。

祖母自见了盆中一团血秽,便心如刀割,“今儿我算见识到四太太的威严了,平日我只当你对下人不过是刁蛮些,行事苛刻些,谁知你竟安了个歹毒的心,怪不得秀君见了你像避猫鼠儿一样,不似别的娃儿见了娘直往怀里钻!”

大太太在旁听了祖母这番话,怕祖母大闹伤了身,便暗示四太太不要吭声,委婉劝解道:“母亲莫生气,当娘的没有不疼自个孩子的,只是个人有个人的管法,老四家的也是见闺女脚大,心里急,怕日后找不到好夫婿,便使了这个破法子。”

“这缠足岂是儿戏,这就和修剪树木一样,要循循渐进,若伤了她的根,岂不是害死了她。那里容你四太太随心所欲,胡作非为!”祖母一面说,一面怒视众人。

亭下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敢再多言。眼看晌午快到,祖母稍沉了沉气说道:“这次就算了,念你也是为了她好,不过即日起不再给秀君缠足,等她养好了伤再慢慢裹。一会儿,孩子们下学回来,吃了饭叫姐妹们去陪陪她,多关心安慰些。”然后又命婆子:“去前院派个小厮,到颜府请如贤来,去了颜府别多说话,若见了二小姐就说六小姐病了,给她瞧瞧伤病。”

“都散了吧!”祖母由丫鬟扶着起身而去,太太们也跟随其后,一片默然。我见自已转危为安,不免喜形于色,表露无疑,四太太在我前面回头瞪了我一眼,我并不怕她,冲她挤眉白眼。母亲见状,忙轻轻捏了我一下,暗意我不要这样调皮。待走到亭外,母亲牵好我的手,我跟随身边,回头冲着亭子里,哆哆嗦嗦跪着的苏嬷嬷,啐了一口唾沫。

初夏的阳光已是毒热,路上母亲问我:“这大热天,你不陪麒麟,怎么又闹了这一出?”我反问道:“娘亲觉得我又多管闲事了?难道我要见死不救?”母亲温婉道:“救是对的,唉,只是你四大娘的脾气向来火暴,得罪了不晓得以后会是怎样,她又是个小心眼专挑别人刺的人。”我听后忙说:“娘亲怕她,我不怕,她若欺负母亲,我就给她找刺。”

“凝儿,不要乱说话,她毕竟是你长辈,你要尊重。”母亲低下身子,抚摸着我的小脸,“以后你要躲着她,少去找你四哥哥玩,要不依她的性情,会转怒道你四哥哥身上。你四哥哥原本就是不是她亲生的,她也不好好待见他。平日里你再与四哥哥好,她一准会生气,这会可要听娘的话了。”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牵着母亲的手往蝶恩斋走去。迎面,丫鬟果儿跑来,说是麒麟醒了闹着要找我。母亲笑着说:“我陪你去看看他吧,果儿让厨役把蝶恩斋的饭菜送到如意苑去。”果儿听后,就去了东厨。

“一会到了如意苑,不要说刚才的事,就说你去听戏了,麒麟还未好,再为你担心,怕这病好的慢。”母亲叮嘱我道

我温顺的回道:“我知道了,娘亲放心。”

母亲会心一笑:“凝儿真乖,果真长大了。”

说笑着,下了游廊,往前走就是我刚惹到的母夜叉的院子,只见四大娘坐在院门外,对着婆子丫鬟嚷嚷着,边摇着扇子,边冷眼看我和母亲,恨不得吃了我。她见我们走近,便冲母亲喊道:“老五家的,这天热进来坐会。”母亲忙回:“嫂子不用让了,我去看看麒麟。”

四大娘讥笑讽刺:“这会子就给凝儿择了贵婿了,只怕人家的眼眶高身份金贵,看不上这疯妮子!”

我一听她这般说,刚想出口,母亲忙递了眼色示意我不要多嘴,将我挡在身后说道:“嫂子别笑话我了,我可没那福气。”

“你倒是很会护着她。”她努了努嘴,起身倚在院墙边冲着院里的婆子们,又坏笑着看了看母亲,便指桑骂槐说道:“前些天我刚听了个奇趣,东厨院里有只母鸡自买进府里,就没下过蛋,这不前几天,不知从哪里弄来只野鸡蛋,竟孵出只小野鸡,天天护着,生怕自已的野鸡娃跑了。你们说稀罕不?”

母亲听后面不改色的回道:“也就是嫂子爱听趣闻,我素来不爱听笑话,麒麟还等着我们用膳呢。改天再与嫂子闲聊。”说完便抱起我,不理会院子里婆子们的嬉笑,向如意苑姗姗而去。

十指纤纤玉笋红,雁行斜过翠云中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