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2

  一路狂跑,连院子里静静盛开的玉兰花,我都来不及顾上一眼,哪怕是一眼也好,好让我过过眼瘾,解解心里的嘴馋,殊不知,这玉兰花浸了蜜,清香阵阵,沁人心脾,吃入口中更是甜美。我边想着美味,边向春晖堂跑去,游廊的台阶差点让我摔倒,果儿紧追着我而来,我心里可怜她那步步生莲的小脚,回头道:“好姐姐,别摔着。”眼看祖母的正房快到了,我缓缓的放下脚步,大口喘了喘气,冲着正门前待立的两个小丫鬟,我用手指嘘了一声,示意先不要打起帘栊,向老太太禀告。我用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汗,整理了衣衫,拍了拍那绣着富贵牡丹的霞色锦鞋,待果儿过来,我便装出一副顾盼神飞,见之忘俗的千金小姐样。又如竹斜细影般,步履盈盈地迈进祖母房内,但听到耳边丫鬟回话:“七小姐到。”

我方进了屋,就见慈眉善目的祖母怀里搂着一孩童,细细打量,年纪跟我应是相仿,肤色如娇荷的花瓣粉粉嫩嫩,俊眼清澈竟也痴痴的望向我,我趁着祖母没注意,冲他做了个鬼脸,倒是吓他一跳,竟把小脸埋进了祖母的怀中。我心里窃喜,如蚊子般小声嘟囔道:“真是个胆小鬼,亏得穿了一身男儿妆扮。”

“凝儿快过来!”母亲唤我,将我抱在怀中。我滴溜溜地环视四周,大娘们堂姐们都在,屋里座无虚席,珠围翠绕,只是未见我那四个堂兄。

“你怎么才到,我刚想去寻你。”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回头一笑刚想说话,就听到祖母唤我:“凝儿,快过来见一见你的小表哥。”我笑意甜甜的看了看大哥哥,对他眨眼道:“好哥哥,我先去了,你等着我,一会陪我去摘玉兰花。”他点了点头,默许。

我一副怡然自乐的姿态走向祖母,祖母右手牵起我小小的柔荑,开眉笑眼的对着男童介绍道:“这是你的七表妹,比你小四天,七夕出生,小名凝碧,我们常唤她凝儿。你们年龄相仿,不必拘束,以后和她一处玩耍。”说完便对我说道:“这是你舅公家的表哥,名叫麒麟,他初来乍到,你要多陪陪他,不必显得生分。”我听后小嘴甜甜的唤了一声:“麟哥哥好!”他怯怯地应了一声“好”便没了下文。看他的娇模样哪里配得上“麒麟”这样大气的名字,我觉得无趣便将他上下打量,他头带束发攒珠金玉冠,身穿锦绣芍药彩霞衣,腰束青蝶翩翩长穗宫绦,如此打扮更衬得他双眸明亮,弯弯的睫毛向眼角扫去,双眸似那在晨露中慈润的桑葚,紫黑紫黑地,让人心生怜爱。怪不得,祖母这般疼他,顿时心下有了丝醋意,酸酸的不好受。

“凝儿看的这么入神?”祖母笑问

“奶奶,我觉得他好眼熟,尤其是麟哥哥的眼睛真好看。”我好奇回道

这一说,在座的都冁然而笑,祖母说道:“这妮子,眼是真毒,可是却看不到自已,你麟哥哥的眉眼与你的眉眼一模一样,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大家听祖母一说,都向我俩看来,个个嘴里说像,我一时小脸绯红,从祖母怀里逃走,跑到大哥哥身后。

“妹妹也有害羞的时候,我头一次见。”大哥哥转身抚摸我的头说。

我正想说话,我那三个哥哥,从屋外跑了进来。我们相视一笑,我见三哥哥手里提着一个玲珑秀美的竹雕鸟笼,内养着两只羽衣华丽、鸣声悦耳的黄雀儿,这声声清亮富有音韵的鸣叫倒让我想起青山竹林间的那片苍翠。我好奇问道:“这是你们何时寻的?”“也不是我们找的,就是找,这个院子里它也只是飞来叫两声。”四哥哥说道,眼睛看了看祖母,又对着我撇了撇嘴。我心下已猜到,一定是去了府里什么不知名的地方,怕大人们发现。

三哥哥见我疑惑着,伏在我耳边悄悄说道:“是二哥哥派小厮从西南角的冷院里逮的”,我一听很是羡慕,接着他大声问我:“你看看这通体金黄背部灰绿,像不像翡翠?”三哥哥把鸟笼摆到我眼前。“你可知道它是什么鸟?”我问道

“这是黄莺,杜甫的七言绝句里的黄鹂就是它。”大哥笑着对我说道。

“墨斋,拿来给你表弟瞧瞧!”祖母朝着我们命道。

三哥哥走上前去,毕恭毕敬地把鸟笼递到祖母手中,祖母笑着端给麒麟观看,他看后对着三哥哥说:“我那儿也曾有一只金画眉儿,鸣声委婉动听,如今见了这黄莺,却让我开了眼界!”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我并非想养着它,只是逮来瞧瞧是何模样,好画画用。”三哥哥嘴角露着笑说道。

祖母见我们小孩子都已熟悉,怕我们在屋里拘束,玩的不尽兴,便吩咐大哥哥:“鹤斋,你领着弟弟妹妹去院子里玩吧,你小表弟在他家里金贵的很,从小也没有兄弟姐妹相伴,你多照顾着些,不要让他受气。”

大哥哥答应后,便领着我们这群孩子去了后花院。

毕竟我们还是孩子,一会麒麟便和我们混熟了,他们男孩玩的蹴鞠,姐姐们向来不喜欢。三姐姐恬静柔美的坐在秋千上,双足轻轻的点起,碧桃花下似彩云悠悠;四姐和六姐像两只黄雀在杏梅林里踢着毽子,当真是风撒花瓣舞,笑醉杏梅红。

五姐不喜红艳,早就不打招呼的离开了。自我懂事起,就没见过五姐穿过红色的衣衫,平时她最安静,最喜欢素白之色,虽生于腊月,却也不喜爱梅花,去年冬天我折了枝白梅送她,她却不喜欢,理由竟是太过清香。这是我一直不明白的问题,但我还只是个五岁的娃,这样的问题在吃喝玩乐面前,早跑的无踪无影了。

打小我就是大哥哥的跟屁虫,他最宠我,如今他大了多数是在读书和练功,我也不能似以前那般缠着他,只能与其他哥哥玩耍。今儿因麟哥哥来,大哥哥未去常师傅那里。

“大哥哥先别踢了,你给我摘些玉兰花来嘛!”我撅着嘴小手拽着他的紫色衣衫,不停的央求道,“快点嘛!给我摘一些吧!”。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