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慧雨蝶涌泉报慈恩 痴公子受命娶娇妻4

  天微白时,小姐忽然梦见一只黄毛狐狸率领十几只狐狸在一墓前逆时针而转,细看墓碑上刻有自已贾青鸾的名字,不觉心中一颤,从梦中惊醒。醒时,右眼皮直跳,心悸不稳,便唤道:“雨彤,给我取灵芝静心丹来。”

雨彤一看小姐肤色煞白,满头是汗,吓得忙去端水拿药,并叫醒外间的小丫鬟道:“翠儿,你快去太太屋,告诉太太小姐病了,快请郎中来。”

小姐含了丹药入口,雨彤扶起她,让她靠在床头已叠好的锦绣被上,又端盆倒水为小姐清洗面容,脸帕轻擦之下,小姐的面容才微微透出一丝浅粉,雨彤见小姐恍恍惚惚的样子,关心问道:“我的姐姐,你可把我吓死了,这是招什么了,好端端的,猛的一起?”

“彤儿,我梦见我的墓碑了。”小姐幽幽说道

雨彤忙安慰小姐说道:“原是这个,姐姐别害怕,我也常常做梦,不是常说梦是反的吗,姐姐这梦要是反过来一定是长命百岁。”

“我心好慌啊,胃里直冒酸水。”正说着,竟吐了两口酸水。雨彤忙端水给小姐漱口,“我叫翠儿请郎中了,等等就来,我帮姐姐穿上衣裳吧。”说完服侍小姐梳妆更衣。

话说翠儿去了太太的春晖堂,进了院怕老爷太太未醒,便先去了丫鬟所住的西厢房内,推门而入,外间的值班小丫头怜儿正在梳洗,翠儿忙问:“太太还未醒吗?”

怜儿回道:“还没有呢,昨夜都是很晚睡下的,姑娘要有急事,去里屋找雨蝶姐姐吧。”

翠儿忙到里屋,见靠门边的床上丫鬟崇升还未醒,便轻轻走进屋里,来到雨蝶床边,低头一瞧,只听“啊,小姐”翠儿忙退后两三步,小脸已吓得惨白,崇升被叫声吵醒道:“一大早瞎喊,烦不烦啊!”翠儿本已吓呆,被崇升训斥一声,小小年纪哪里经过这种事,倒地晕了过去。外屋的小丫鬟们听的里屋的动静,也都跑了进来,怜儿忙把翠儿扶道外屋休息,“姑娘出了什么事?”屋里的小丫鬟们异口同声的问道,她们看着崇升不出声,只见她披上外衣走近雨蝶床榻,见床上躺着竟是小姐,侧身而望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细看小姐面容已无血色,星眸紧闭,唇色发青,嘴角有未干完的血迹,她用手摸了摸小姐的手,已是冰凉。小丫鬟们也围了上来道:“小姐怎会在雨蝶床上?”崇升也好奇但不敢多言,忙去了太太房内道:“老爷太太出大事了!”

“什么事啊?”太太问道。

“小姐,她没了!”崇升回道,但见老爷太太都忙披上外衣从内室里慌里慌张的出来。

老爷急着问:“没了,小姐在哪?”

“在雨蝶床上,像是中毒而亡。”崇升小声说道

太太听完这句,跑到了雨蝶屋里,见床上躺着真真是自已的女儿青鸾,椎心泣血般扑在女儿身上痛哭,任谁劝都不管用。老爷见不得这场面,又心有疑惑便从屋里退了出来,在院中想到女儿也是老泪纵横。这边如意苑内,小姐因惊吓过度,全身发热,直冒冷汗,雨彤服侍着小姐,着急盼着郎中,派去的翠儿还未回来,心里顿时火冒三丈,命小丫鬟叶儿陪着小姐,自已前去太太那里请郎中。

雨彤一路小跑,进了太太院内,院子里婆子们丫鬟们都聚在一起小声嘀咕,老爷铁青着脸站在古松树下,雨彤听见从西厢里传出阵阵哭声,像是太太的声音。她心想出了事,但又因担心小姐安危,不便去向雨蝶打听,直直的走向老爷面前说道:“老爷,快请郎中啊,小姐做噩梦受了惊,发了烧。”

“你说什么,小姐,哪个小姐?”老爷一时迷糊道

“老爷,我是雨彤啊,能有哪个小姐,是青鸾小姐啊,老爷你怎么了?”雨彤糊里糊涂的说

“青鸾,她不是没了吗?”老爷黯然问道

“小姐好好的呆在如意苑,哪里没了,前儿我叫翠儿来回禀,请个郎中来瞧瞧,这才一会,怎么老爷说小姐没了?”雨彤急的说道

老爷一听,看了看雨彤,说道:“你跟我来。”雨彤也是满头雾水跟着老爷去了西厢房,进了里屋,见太太在床边痛哭,自已一看眼前天昏地暗,伤心欲绝,跪在床头喊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啊!!!!!!”老爷太太见雨彤叫道姐姐,不觉一惊,老爷忙问:“雨彤,她是谁?”雨彤哭道:“是雨蝶啊,是我姐姐!”

慧雨蝶涌泉报慈恩 痴公子受命娶娇妻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