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

  自从麒麟进了我家,祖母是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一过问从不马虎,我虽觉的别扭,但因受过他的恩惠,也不好说出口。我俩年纪相仿,倒比别个兄弟姐妹更亲密无间,平日里我俩是同行同坐,除了夜里遇到电闪雷鸣,我偷偷跑到大哥哥的床上,其余夜里我俩也是同息同止。只是每每见他的随身丫鬟在饭菜,点心,茶水,果子等等能入口的东西上扎来扎去,我的心就同这些个东西一般扎的疼痛,老觉得心与他离得很远。

“你不好好吃东西,又发什么呆呢?”麒麟吃着刚刚被试完无毒的春卷问道。

“我可没心情吃了,天天看着那银针怪慎得慌,指不定那天把我也给扎个洞,试试我是不是无毒。”我白了那随身丫鬟彩云一眼,嘟嘴说道

“你的毒最深了,不用扎就知道,汗都是黑红之色,我还真怕呢!”麒麟逗着我说道

“讨厌,走,跟我去外面玩。”我牵着他的手向外走去,丫鬟彩云忙跟上,我对麒麟附耳私语道:“别让她跟着,扫了我们的兴,出了西角门我们就快跑,甩了她!”麒麟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他早也受够了。

穿过西角门,我俩一路疯跑,像被猫追的老鼠,跑到绣楼旁的池塘北边的青石板上,方才喘气休息,回头看去早把彩云甩的无影无踪。“她新来对府里各处不熟悉,别回不去了。”麒麟的善心病又犯了,他担心说道。

“没事的,她不认识人家,人家都知道她了,天天拿着个银针,早就比你还脸熟了呢。”我笑道

“今天你就放宽心和我玩吧,歇一歇,我带你去个地方。”我又说道。

“好吧,去哪里啊,这府里除了你所谓的“冷院”,我没去过,别的都去的差不多了。”麒麟好奇的问。

“去个让你迈出自由第一步的地方!你可知道,你在我的眼中就像只金笼之鸟,和前年被埋的黄莺一样境遇,不同的是它们有自由的向往,所以死去,而你是被关的太久了,失去了向往。”我感慨的说道

他听后望向天空,说道:“我也想过自由,可是身不由已。或许有一天你会懂的。”

“别说这样的话了,要是被他们听去,又会笑我俩装大人了,走吧。”我一笑置之的说道,倒是他像装了心事一般,害的我直后悔自已方才所说的话。

一路上,我逗着他,不停的说说笑笑,来到厨房门前,但见一厨役拿着刀出来,我忙问道:“三奶奶在屋吗?”“在呢,我给小姐喊来”。

“我的小祖宗,你怎的跑这来了?这宰鸡杀鸭,怕是污了你们的眼。”厨房管事的三奶奶,忙从屋里出来说道。

“我想吃上次你从街上买的糖心酥饼,馋瘾一上来便跑来了。”我笑着说道

“好,好,好,我这派人去买,你到那屋后的柳树下等一会,那凉快的很,可别乱跑。”三奶奶叮嘱我说道。

麒麟和我在柳树下玩石子儿等着,一面玩,他一面问我:“这是你哪门子的奶奶?我怎么不识的?”

“她家和我家是同一宗的,论辈分叫她三奶奶。你可别小看她,她肚子里的故事可多呢,我给你讲的都是从她这知道的。”我回道。

“那糖心酥饼好吃吗?”他又问我

“香极了,前几日我来寻她给我讲故事,正碰上三爷爷买来酥饼吃,我闻着香,他给我吃了,那味比我们天天吃的好吃多了。三爷爷说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竟爱吃着贫贱之物。”我流着口水说道。

不一会,派去的人拿着酥饼从角门外回来,毕恭毕敬地放到我手中,我忙打开布包,香味扑鼻,我递给麒麟一个酥饼说道:“你尝尝。”他高兴的接过来,许是好久没有这样正常的吃过东西了吧,竟发起呆来。我看他那可怜可笑样,忙拿起手中的酥饼塞进他的嘴里,他吃后说道:“凝儿,我谢谢你,这才是人间美味,自由享受!”

吃完酥饼,我俩返回的路上言笑晏晏,麒麟似换了个人般,同我一起在湖边高声大喊,不顾府里上下的眼光,疯疯傻傻的回了如意苑。

刚迈过门槛,就瞧见四哥哥的身影,他正和丫鬟们玩九连环,彩云看见我俩进屋,忙说:“你们去哪了,让我好找。”我忙讥笑说道:“是你跟丢了,让我们好找,如今反成了你来问我?”

彩云赶忙说道:“原是我不好了,走的太慢,跟不上主子。”

“你天天说要护我周全,认真服侍,怎么今天腿就懒了呢?还让我四处寻你,怕你回不来。”麒麟也佯装生气,编排她说道。彩云不敢言语,低头侍奉在一侧。我心下高兴,平日里她事事管着,不让我们自由,今日也被我们将了一军。

四哥见我们回来就和丫鬟斗嘴,便命彩云道:“你去沏壶新茶来吧,他们也没怨你。”彩云去后,四哥哥坏笑在我面前说道:“你这一招真厉害,要不是我碰见她,她这会子还再院中乱逛呢。”

“她又不是没嘴,虽面生,问问其他下人,也就回来了。四哥哥好心专门护花,将她送回来。”我说道

“我才不是送她,是来寻你俩的。”四哥哥说道

“四哥寻我俩,可有事吗?”麒麟问道

“你们猜新家塾建在哪了?”四哥卖了个关子说道

“在哪?反正不在我们府里,我天天逛着玩,没见大兴土木的。”我说道

“我们府是老院了,也没地方新建家塾了。这次新建的比家里的要宽敞明亮些,就建在三老爷爷府里。”四哥哥说道

“什么,建在那里了。他可凶了,坤弟可怕他了,上次坤弟来找我玩,说他平日里老是读书写字,他老爷爷天天提问,说他笨。家塾建在那里,我们也不能顽皮玩耍了。”我一听泄了气的说道

“听说这次新建家塾是打着麒麟的旗号而建,听说还请来了原是文华殿大学士的陈先生,他的学问可事一流。”四哥哥又说道

“大学士怎跑到我们家来了?”我不解的问道

麒麟看了看我说道:“当今太子暴毙而亡,这陈先生不喜欢官场,便罢官四处云游。他曾在我家教过我,算是我的师傅了。”

“怪不得呢,要请他来,看来也是为你而来。我们也沾光一起学习。”四哥哥说道

“我可不想学,闷闷的天天死记硬背。唉!”我叹气的说道

“他讲课可好了,一点也不闷,等你上他课就知道了。”麒麟笑道。

这三老爷爷乃是我贾府的老族长了,虽到了古稀之年,却是耳聪目明,他的重孙子名坤儿,三老爷爷常常教导他“学以致用,锦绣乾坤”。曾有陈眉公云:“女子通文识字,而能明大义者,固为贤德,然不可多得;其它便喜看曲本小说,挑动邪心,甚至舞文弄法,做出无丑事,反不如不识字,守拙安分之为愈也。便又云:女子无才便是德。’可谓至言。”而三老爷爷却不认同,大骂是谬论,他提倡我们姐妹学习,五姐最为聪颖,长好读书,解音律,善奕棋,颇得他老人家的喜欢,而我却恰恰相反,有时他见我贪玩也偶尔训斥,说我不如我那生母,深明大义,所以我常常躲着他。如今一听要去他老人家那里读书,我的头嗡嗡乱了一天,心里烦的很。夜里睡不着,我便去寻大哥哥。麒麟他知道我的去处,没有跟着,月色朦朦,我像游魂般来到了卿兰芳门外,我敲了敲门,丫鬟问:“是谁?”我说道:“是我七小姐。”门连忙打开,我进了院里问道:“大哥哥睡了吗?”丫鬟回道:“还没呢,在屋里读书呢。”

“我自已进去就行,别扰了他。”我小声说道,蹑手蹑脚进了屋里。

屋里竟无人,丫鬟们也不知去了哪,我唤道:“大哥哥。”也无人应答,正疑惑间,忽被人举起,一时缓过神来知道是大哥哥捉弄我,我咯咯笑个不停,他将我放在床上,说道:“我知道是你来。”

他躺在床边,护着我,“我还想吓你呢,被你给吓了。”我笑着说。

“明天那陈先生就要来了,哥哥去吗?”我倚在他身旁问道

大哥哥温柔的拍着我的后背说:“如今我大了自然不能和你们一同学习了,你这么聪明其实学习也难不倒你。”

我有些困意蜷在大哥哥身边,呼吸着让我安然入睡的味道,就这样直到天亮。

新家塾是一处幽静的小院,我们几个来时已被三老爷爷叫到前厅训话,大体意思不过是让我们安守本分,严格律己,听先生的话,尤其是我和四哥哥不要挑头出事。我和四哥哥一路低着头,偶尔侧面相视而笑,大家由叔公领着进了北屋第一间房,但见陈先生起身相迎,我抬头看去,先生也就不到三十岁,略比父亲小些,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肤色光洁白皙,透着书生的儒雅,乌黑深邃的眼眸,将我们一一打量。他的眼光在我的脸上停了几秒,我忙看向窗外,他笑道:“你们不必拘谨,先坐下。”

我们按顺序坐好,因有叔公在,个个凝神静听,不敢多言。先生见我们这般老实,便将叔公送出。我们窃窃私语议论着他的相貌,尤其是姐姐们都说先生好英俊,待他回来,屋里鸦雀无声。

他站在我们面前,鞠躬说道:“云游闲人陈明亮拜见各位明日佳人才子!”我们头一次见先生拜学生,便觉得好玩不自主的笑了起来。他见我们不似之前拘束,便说道:“我教书是随心而教,也从不体罚学生,你们可放心?”

“放心!”我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今日我教大家一首诗,一首让你们自由畅想的诗。”他的声音异常洪亮,一面朗诵诗句,一面不疾不徐地在课桌间行走,待他走近木窗前,那窗外探进来的红艳蔷薇似是亲吻他的脸颊,我竟痴痴的望着他,首次觉得读书是这般优美文雅。

“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

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

下了学,我在院里反复的吟诵着新学的诗,心想那是怎样的静谧,我抬头望着天空,傍晚的夕阳落入我的眼间,我觉得自已也是一只笼中鸟,以前我还瞧不起麒麟,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在这庭院深深里,只是井底之蛙。

我脑子里想着那悠然的蓑衣,便跑到三奶奶那里,央求三爷爷给我编身蓑衣,他开始不肯,说是穷苦人才穿的,不给我做。我哭着吵着,他方才同意。

第二日,下了大雨,家塾未去。我心里还惦记着那首诗的境界,便命瓜儿去三奶奶那里把蓑衣取来。瓜儿去了小一会便回来,手里捧着棕色的像草的衣服,我从未见过,好奇的拿过来,在身上比量。瓜儿笑着说:“一个大小姐竟爱这贫贱物,也不怕别人笑话,三奶奶说了是几个下人连夜给你做出来的,还不穿上试试。”我憨笑的点了点头,她和果儿帮我穿上,细看我,两人掩嘴大笑道:“这是哪里来的渔婆子啊!”

我不搭理她俩,自已跑出了门,来到了后花院。雨落在蓑衣上,沙沙直响,我就这般的站在雨中,心里却是一番自然,无忧无虑,无喜无悲。

“你疯了吗,下着大雨也不消停。”果儿打着伞追来。

“好姐姐,你就让我站一会吧。你听雨在唱歌呢!”我眨眼笑道

因天略有些闷热,姐姐们也站在游廊下透气,见我这般也笑着喊道:“七妹妹疯了吗,穿成这样。”五姐打着伞向我俩走来,冲着果儿说道:“她要感受一番,你别碍事,去廊下等她吧。”说完牵着果儿离开。

突然笛声悠扬,我转头寻去,是大哥哥吹着笛子翩翩走来,麒麟紧随其后为他撑着伞,就这样我们三人在雨中站了许久,楼台亭阁,假山流水,古藤缠绵,瞬间化成田野芬芳,只剩眼前一片烟紫蒙蒙。

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