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诉诉娇花待嫁时 风刈日魔满院红1

  且说初一从家庙烧香回来后,太太就一直郁郁寡欢,似有心火胸中冒,早饭也不爱吃。今日她一大早就命丫环将玫瑰椅抬到内院的葡萄架下,望着那玛瑙缀满的葡萄架,自言自语道:“要是都和这葡萄似的,发芽,开花,结果,事事顺利,我大可安心了。”紧接的又一声长叹道:“雨蝶,去叫厨房给我做盘苦瓜酿来。”

“太太,这大清早吃苦瓜太凉,怕伤了胃,不如吃碗雪梨燕窝,既清心败火,还能润润这秋里的燥热。”雨蝶关心道。

太太听雨蝶这甜嘴一说,苦闷的脸会心一笑道:“就依你吧,平日里要离了你,我还真不知道会拿自己的身子作践成什么样!”

“是我们离了太太才不能活,只要太太身体安康,我就算折寿十年,那也是心甘的。”雨蝶受宠若惊又道:“既依了我,我就来个借花献佛,把昨儿大少奶奶婆家送来的梅花青玉糕,在配上碗雪梨燕窝,送于太太吃,太太可要赏脸等着,我这就去拿!”说笑着转身就向内院外厨房走去。

此时,秋风起,落叶飘。屋里的丫环崇升手拿一件绣金色菊花的青莲披风,走到太太身旁,轻声细语道:“太太,起风了小心着凉,给您披上,咱们进屋吧。”话毕,太太起身系上披风,崇升扶着太太进了屋。

待太太脱了外衣,倚在云纹罗汉床上,看了看窗外满天秋风卷黄叶,便命崇升:“这回子风紧,你去看看雨蝶回来没。”

“是太太。”崇升答应后,便出去了

“这几日太太怎么了,不吃不喝的,一脸的不高兴,我做事也老是战战兢兢地,生怕做了错事。”崇升满脸疑惑问雨蝶

“初一烧香,谁知是个催命香,太太不高兴也是有的。这种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只要没事,太太缓过这几天就好了。”雨蝶小声说道。

话毕,两人提着早饭进了正房,服侍太太吃了早饭,又去了里屋睡下。

太太躺下不久,就见管家婆李大娘心急火燎的从二门一溜小跑进了正房,雨蝶见她如此,心知有事,又知太太苦闷,便手指嘘了一声道:“太太睡下了,这几日身子不好,有什么事能让您火急火燎的?”然后示意李大娘坐下。

“我也该死,只想着事倒忘了太太的安康了,可这事瞒不的。”李大娘满脸焦虑道

“您先透个风,我好叫醒太太。”雨蝶放下手中针线道。

“未来姑爷没了,金家刚来人把老爷接去。”李大娘正说着,就听里屋太太唤道:“雨蝶,快扶我去前厅等老爷回来。”雨蝶赶紧进屋,整理后忙扶着太太,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但见这太太面色发白,身上的湖蓝色上衣衬着脸更无血色,一旁的李大娘看这情形,不敢多言,起身垂手侍立。

太太颤颤巍巍道:“你派人去金府打听一下,请老爷去是不是要姑娘殉节?”

“太太先不必着急,我早叫人跟着,有事回报。我们且等等吧。”说罢,又让太太坐下,唤崇升沏了一壶女儿红。

原这泰安城内俗尚贞烈,女子未嫁而「夫」死者,其家族竟然逼迫少女自杀殉节。他们以缚彩为层台,在乡里聚钱大肆庆贺,到时命女子登台就缢,父兄以是为荣。这贾家太太生有五个儿子,唯有一爱女,年一十六,长的是娇小玲珑,美貌过人,精通针线女红,诗词书算。早年与世交金家指腹为婚,令贾夫人万万没想到的是,金家少爷得了不治之症,本以为会石榴花艳吉祥红,石榴结果富贵延,怎奈何花落人亡阴风起,娇娃怎能死非命。

诉诉娇花待嫁时 风刈日魔满院红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