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年旧歌如梦

  第三章:十年旧歌如梦

得意

年少不慎江湖老

放歌四海任逍遥

未解前路多少事

欲与青天试比高

空气中弥漫着劫灰的味道,连呼吸都灼烈难耐,一袭火红色长衫,像是炉火中狂放燃烧的火焰,肤色黝黑,面容雕刻般俊美,周身散发英挺之气,不仅惹眼,只是远远的看上几眼都让这里的人感到越加燥热。

这里的太阳特别毒,寸草不生,而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地。如非亲身经历,龙飞简直不敢相信,山里山外这番天壤之别的景象。前几日才经过一个叫“樱堂”地方,

阳光明媚,蔚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四周一行行大树枝叶繁茂,绿油油的。龙在那里盛开着一大片樱花,白的似云,粉的似霞,相互挤靠着,压满整个枝头。花蕊中间的花丝像孔雀翎毛。在樱花旁边,还盛开着一种十分小巧的花叫珊瑚花。它和樱花很相似。颜色淡一些,花朵小些。自骑着“狂风”欢快的奔驰,踏飞花瓣,漫天飘舞,余留清香扑鼻的花味。

自从从到过许多地方,才发现世界原来是这么美丽,到处都是奇珍异兽,好多新奇的东西都未见过。流放对他来说就是游山玩水,挣脱牢笼后的自由飞翔。只需到达每个驿站,给母后和亲爱的妹妹葵寄回一封书既可。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茶寮,龙飞低沉的眸子一亮,简直比看到希世珍宝还欣喜。顿时喜逐颜开拍了拍狂风的头,走进了茶寮,火急火燎的喊道:“老板,茶,快点。”

“好嘞!”茶寮老板利索的提来茶壶,朴实的笑容展开,憨实的提醒道:“小哥,别喝急了!”

龙飞对老板的好心回之一笑,快速的倒了一碗茶,给自己的爱马送去。

“慢慢喝!”龙飞神情温柔专注,声音因太久干涸而暗哑。

一只手端着茶碗,另一只手来回摸着它的头,安抚它暴躁的脾气,不知为什么,自从第一次看见它就非常亲近。

许多人叫它“照夜狮子”,极通灵性的宝马。它本来叫“小铃铛”,龙飞嫌它不够威风,配不上它的神骏和速度,所以改名“狂风”,亦如它狂傲不羁的主人。

它本来是龙翔的坐骑,龙翔死后,它便不肯让任何人驾驭,一直饲养在御马监。有一次,龙飞贪玩悄悄骑上去,想不到它竟然听从他的驱使,那时,正骄傲忘形的小龙飞,看见父亲以一种恐惧的眼神看着他。

喂完爱马,龙飞才回去给自己倒了碗茶,慢慢湿润干燥的咽喉,粗茶淡而无味,却平息了他一路积郁的狂躁与疲劳。

“老板,这个地方叫什么?”恢复了优美的声线,他的声音在这个荒热的地方像天籁一般。

“我们这儿叫‘飞翼’,因为地形像翅膀得名,这里一连就是几个山头,到处都是人迹罕至的穷乡僻壤和山林。”老板热心的解说道,一边擦着头上细密冒出的汗珠。

龙飞心里一动,问道:“山的那头,真的有‘仙山’吗?”

老板憨憨的笑道:“有没有‘仙山’我不知道,不过来这里寻找仙山的人却不少。有些人一找就是几年,有些人甚至死在某个荒山头里,其实寻到‘仙山’有什么用啊,仙是那么好成的吗?还不如平平淡淡的和妻儿幸福的过活。”

龙飞看着朴素的人,听着朴素的话,心中仿佛茫茫有所一动,却抓不住,寻不着。

“仙山”只是一时想到的传闻,来“飞翼”却是想碰碰运气,能不能寻到一个人。

龙飞又抿入一大口茶水,红眸飘动,心中思忖着,若找不到长歌门的总坛,就赶紧离开这个火辣的鬼地方。

“大叔,劳烦您帮我灌满这袋水壶。”那声音十分好听,如水般的柔,如风般的柔,彷佛是将字句幽雅地吟喃出。她的声音宛如缠绕在龙飞心底多年的水莲,挣扎着盘旋着终于浮出水面。

龙飞追寻着声音望去,一袭碧波青衣映入眼帘,如最绿的水,染的眼前一片翠波连水上微风都似活的,迎面习习。即使素雅的的打扮也掩盖不了她柔雅内蕴的气质,只看倩影就已经被深深吸引住了。与此同时一种懵懂的直觉告诉他,她的命运和他紧紧相连,代表命运的轮回盘开始转动。

幻化成西天星光是你轮回的终点寂灭到永生沙漏流转了多少时间

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我种下曼陀罗让前世的回忆深陷

多少离别才能点燃梧桐枝的火焰我在尘世间走过了多少个五百年

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

龙飞恍恍惚惚感到好似有人在耳边念叨,暗红眼眸水润水润映着身彻的悲。

那女子接过水,轻柔的道声谢便离去,晃眼间便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

龙飞失落的心情升起,时间停止了,空间凝滞了,不变的是名为思念的悲怆感。而不知愁的少年内心却悄悄多了分期许,只是未曾想到他的劫难也随之而来,宿命之殇,谁也逃不过。

残阳如血的黄昏,寂静,荒凉的土地上只有一行马蹄印,清晰、寂寥。还有多久才能走出这片荒芜?龙飞莫名的心绪不宁。

远处飘荡的歌声打破了寂寞,那是苍凉的音,略带死寂的气息。

当看到一个落拓人影时,歌词却变得清晰:西有残阳,似血若泣。怀我故人,生平实冤。吾之好友,翔在何处。长歌旧歌,今日雪恨......长歌旧歌,今日雪恨......

寥落的歌词,随着仇恨的欲念渐露杀气。狂风似有所感,发出呜咽的嘶叫。

歌者一身白衣,身材单薄,脸庞苍白清瘦,胡渣满缀,他枯败的身形随着瘦马颠簸。那对庸懒的眸子,隐藏着沧桑与疲倦。

歌者稳住了马,悲戚的痛哭。仿佛痛失至交好友。哭完继而大笑,犹如手刃仇敌,了无牵挂。

这哭这笑似乎有股魔力,引领龙飞策马走向他。

他身后有一柄与他并不相称的大刀,立刻掀开模糊的记忆。三千卫军中如入无人之境,百人杀阵中来去自如,白衣染血,长刀如风。虽然败走百人杀阵,却是唯一一个闯宫后能全身而退,史上最明目张胆的刺客。

“衣不如新,刀不如旧。旧歌刀,欧长歌。”龙飞的红眸焰光四起,一语道破来人身份。

“既然知道我是谁,就该知我为何而来。”欧长歌倦倦道,眼神飘渺,看不到焦点。

“你们的恩怨我无兴趣,但是打倒阳城最强的死士却是我的夙愿。”龙飞崇敬的看着这个拥有不败神话的人,一颗心跃跃欲试。多日的跋山涉水,忍受这火热的天气和无尽的荒凉孤寂,一切都算值得了。

“士为知己者死。”欧长歌眼神飘向云层。这一生只为一个人活,无怨无悔。

“你的命换龙颜的命。”一改庸然,声音似冷钹寒铁。

“凭本事来取。”好胜之心陡起,再也顾不得他欧长歌曾经是多么让他颤愫的强者。

只见银光夺目,斜阳勾勒出他长刀擎天的影子,冷峻英挺,壮美如画,这一刻他又变回魅影死士。

长刀以横扫千军之势扫去,身法迅如雷动。仓促间,龙飞只来得及用剑一挡,瞬间,包裹赤珠的剑布,四分五裂。然而长刀余势仍然威猛十足,生生将龙飞逼下马。

“赤珠!”欧长歌神色微变,杀气顿消,眼中流露出温柔,喃喃道:“我们一起拜入师门,一起练武,一起谈笑,少主之尊的你视我为知己,而我不过是一名死士。”

欧长歌伤感的闭上双眼,老城主手下最出色的一名死士。

“你是世上唯一待长歌好的人,却让人如此冤害,竟然死无全尸。”欧长歌缓缓睁开眼,一字一句充满唳气,“长歌,誓、雪、此、恨!”

“十年前的那一面,龙飞就认定,你是我追求的目标。”强烈的杀意,反而激发龙飞狂热的斗心,陷入极端兴奋中。

龙飞炽热的目光化为汹涌的火涛:“我希望你将我作为对手全力一战,死生无怨。”

“世上只有翔堪与我一战,你,有那资格吗?”欧长歌神色不屑,语出讥诮。放眼天下,的确无人有把握击败如今的他,倘不是龙宫守卫众多,恐怕龙颜早已身首异处。

“哈哈哈哈哈......竟如此轻视我。”龙飞怒极反笑,红色的眼珠跳动着危险。

赤珠剑“唰”地一声出鞘,赤红的剑身,仿佛迫不及待的饮血。隐含着被轻视的怒气,一招“龙怒破霄”,凌厉的剑气仿佛划破苍穹,灼烈的气息犹如雷霆之怒。刀剑相击,发出空鸣的声音。两相退却,欧长歌刀劲十足,龙飞被后劲推出十余步,而欧长歌却立刻就稳住身形,只是刀刃上添了一道赤红缺口。

欧长歌看似文弱,舞动那把粗重大刀,就像挥舞羽毛一样轻松。他步伐未动,凛冽的刀风,却一阵阵刮来,有形的刀刃好躲,但无形的刀风无孔不入,纵然一一划解风刃,那余风的锐利仍然在他龙飞上留下不少细小的伤口。就像被无数的针扎,又痒又痛。

被动挨打岂是龙飞风格,把心一横,甘愿忍受万刀刮身之痛,“直捣黄龙”而出,赤珠剑赫然一团火焰,拉出一条笔直火红的线。欧长歌没料到龙飞敢冒死欺身,本想用这种打法拖累他,然后再轻而易举擒住他。

欧长歌眼露复杂神色,竟出现些须狂热,刀身作盾,被赤珠一剑穿过,趁拉回剑那瞬间,欧长歌弃刀,身影闪现,一掌击中龙飞胸口。饶是有两成护体的“明火静功”,也被打出老远,气血翻腾得厉害。

欧长歌望了望刀上的窟窿,赞许道:“我小看你了,你的实力已然超过当年的翔,从现在开始,我会把你当作旗鼓相当的对手,为自己活一回。”

欧长歌握住刀身,暗运内力,长刀从上到下逐渐出现裂纹。

欧长歌继续道:“当初老城主派遣我暗中护佑游历的翔,不想天缘山中,因缘巧合下他拜入五岳山人门下,学成‘五岳剑法’。我拜在隐退的长歌门主下,学会这得天独厚‘追风刀法’。但是,我最厉害的武器却是短枪。”

话音刚落,长刀瞬间分崩析离,一把三尺银光闪烁的短枪出现。

短枪可以贴身掩藏,杀人于瞬间。修习暗刺之术的人,一般使用短小的兵器。

“长歌门的武功,与暗刺之术,一明一暗,一阳一阴,十年来得我融会贯通,相辅相承,生生不息,使我开创一脉全新的武学之路。”说到此,欧长歌也显露得意之色:“我谓之‘闪灵学’。”

龙飞以剑支地,傲然道:“我赤珠在手,在兵器上占了大大的便宜。并不需要你泄漏过多武学。”

上乘武学在于一个“悟”字,几个重要的字,便能道出个中精髓。龙飞心中自是感激他的尊重,不欲在武龄上占他便宜。然而鲜少有人知,龙族“龙谛剑法”、“明火静功”、“赤珠剑”,单一使用,可以独霸一隅,但三者合一修炼,惊天地,泣鬼神,可笑的是无人知道的修炼口诀实质上藏于剑内。那日不小心,火烧龙神殿,口诀火光中显影。龙飞获此机缘勤苦修炼,虽然口诀到后面实在生涩难懂,运用中多遇阻碍,从未合一对敌,但若使出来,必定威力无穷。

“好,我不会手下留情,如今你我二人只能一人活着离开。”欧长歌面色冷肃,眸色深沉,宛如一块沉在水里的黑玉。

说完,欧长歌身影如暗夜魅影,只见银光闪闪,枪枪夺命。如此快的身手,让龙飞堪堪招架,毫无还手之力。欧长歌四处变动方位出手,龙飞只能扑捉到一屡轻影。剑枪交击声不断,龙飞被千重枪影重重包围,只要一个疏忽,就会被刺得千疮百孔。龙飞边抵挡,边冷静思索脱困之法,暗道:只要能冲出这片枪影,抢在他下一招之前,我就能发挥“龙谛剑法”。四面八方枪影密集,欧长歌劲力浑厚,惟有天空可以突击。

龙飞默运“明火静功”,施展出“灭龙冲天”,赤珠剑身散发无形火焰,如一条神龙冲天而起。突然的巨大转变,使欧长歌不敢轻举妄动,抽身而退。火焰剑气虽然未造成伤害,却使他放弃缠身攻击。

一得空隙,接着使出“龙游剑舞”,此招如游龙般无相无规则,游走对手四周狂舞,使其防无所防。集明、暗大成的欧长歌,以灵动身法避过赤珠,再制造强劲的枪风熄灭火焰剑气,几回合下来居然毫发无伤。

再度分开时,两人皆以气竭。欧长歌白衣被灼烧成黑衣,还有一股焦未,但仍旧是从容不迫。龙飞修炼未足,勉强施展三合一法,劳神劳力,根本无法平息血脉波动。强招必自损,他全身如波涛汹涌的大海,心脉在其间如一叶扁舟。

欧长歌经过无数场生死打斗,自然比龙飞耐战。再打斗下去,龙飞必输无疑。

“一招定生死。”欧长歌气息轻微不稳提议道,明眸神采奕奕,在白衣衬托之下气质温纯如水,却又带着几分洒脱的气息。

“好。”焰眸再度燃亮,辉丽清华的眸子闪过一抹疏狂不驯的傲气。

欧长歌凝神不动,周围渐渐起了明显变化。不知何时,天空变得阴沉,空气变得冷凝。一团团阴霾侵吞万物的颜色,龙飞还未回过神,阴翳的迷雾包围了他。心性高傲的他也感觉到颤抖与不安,莫名的恐惧带来绝望,心神像是慑住了般,灰暗低沉哀伤,人生无常,伤春悲秋的情绪蜂拥而至,死亡反而是解脱束缚的自由力量。有那么一瞬他放弃了抵抗,然而他自小的傲气,好胜,却忽的点起了战斗的欲望。

“火龙翔天”并不是“龙谛剑法”最强的一招,龙飞只学到此而已。此刻,他心知只能宁为玉碎了。

他大喝一声,用声音中蕴含的霸气驱散心中怯意。赤珠剑光芒大盛,他尽情一挥。龙形剑气这次脱离赤珠,直上九霄,犹如真龙一般,黑翳被火光照亮。龙飞视力所及,逐渐清明。心里正当欢跃时,一缕银光率先从阴翳中闪出,死亡呼啸而至,快如疾风闪电。心忘记跳动,血液瞬间冷却,呼吸已然停止。天地划为虚无,龙飞眼中只有一人一枪。

不知欧长歌看见了什么,身形突然顿了一下。只是迟疑了那短短的一刻,龙飞下意识的出剑,赤珠穿心而过。欧长歌的枪始终没有刺出。

这一战龙飞输了,死的却是欧长歌。

“谢谢。”欧长歌倒下。

“为什么?”还未从死亡边缘活过来的龙飞,震撼的问:“我杀了你。”

“为什么三番五次放过我?为什么对我说谢谢?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决战你让了我,生死一线你又让了我。你不是那么渴望复仇吗?”

不知天高地厚,惟我独尊的龙飞,第一次尝到巨大的挫败感。真正经历大风大浪时,却如此不堪一击,面对生死时也没想象中那般洒脱。甚至厌弃自己的懦弱,曾意志坚定的他忽然感到迷惘。他的骄傲一直活在父亲的包容下,一个怕死的人怎么能成为强者!

“你永远不会明白,为死去的人而活是多么累。”欧长歌虚弱的说,他的眼神是那么柔和,痴痴的看着龙飞,仿佛看着他最重视的人,“没有他,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原来如此,龙飞心中叹息,那一刻他把我当作龙翔了吧。一生为一人而活!

从成为死士那天开始,注定为保护龙翔而生,意外的友情,却连死士的心也陷进去,为一人而跳动。

一切又恢复了冷清。

龙飞幽幽道:“但愿来生,你能活得轻松点。”

“你遇到龙翔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才是你万劫不复的深渊。前半生身不由己,后半生为他人而活。自古道人不迷人人自迷!”龙飞他的声音那样飘忽,像细致的羽毛。

人生变化无常,经历此番际遇,让龙飞突然变得容易感怀起来。脑中正思绪万千,一阵奇痛袭来。龙飞猛然觉醒强功开始反噬。一运功抵抗,反而开始晕旋,体内一股劲力四处乱窜,越来越强大,扩散至全身,仿佛下一刻就要爆炸。晕旋越来越严重,神识仿佛一点点被抽离。就在昏厥那一刻,朦胧中他仿佛看到心底时常冒出来的倩影。

龙飞努力的想睁开眼,是她吗,还是我的幻觉......

仿佛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不停的徘徊,走着走着一扇光之门打开,由不得拒绝,便进去了。刺激的强光散去,龙飞打量着这个美如仙境的新环境,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心底升起,一股涩涩的悔恨让他想立刻逃离这里。

一个俊美的身影飘逸的跃起,龙飞心中大惊,那不是另一个我吗?紫发紫眸。

他紫色的头发在阳光辉映下发出水晶一样的光芒,宛若神明。他的睫毛密而炫紫,长长的扇动着好象蝴蝶飞舞。赤珠剑安静得如新生婴儿,将锋芒隐于风中。剑尖直指衣着浅绿色的女子,她背光而立,被阳光勾勒出金色的轮廓,宛若天神,而面容却是模糊的。

龙飞想出声阻止,却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音。利剑刺入身体的声音,蓦地,心里一寒......

再次睁开眼,是一个樱花满天的世界,如梦如幻。龙飞如此清晰的记得,,她站在樱花树下,在那里欣赏樱花的美丽,而自己在欣赏她的美丽,当时他就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景色。

如梦如幻的感觉,龙飞轻轻的走过去,连呼吸也不自觉屏住,害怕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打破这副宁静的美好。如果这又是一个梦,他希望它永远都不要消失,就让自己沉溺在这样美好的梦中。

她缓缓转过身来,淡紫的长发飘散在清澈的空气中,在金色阳光的映衬下,一丝一缕的柔发仿佛耀眼的光线,圣洁如神祗。绝色的面容如瑶池仙女,教人不敢亵渎。看着她清澈的眼眸,龙飞有心动的感觉。从那时起,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是幸福。

“你是林中仙女?”龙飞竟不知,自己也有如此温柔的嗓音。

她微微一笑,宛如冰雪初融,春暖花开。龙飞的心律也随之而动,演奏出一曲春心萌动。时间仿佛定格在这唯美的画面,直到她轻吐出“不是”二字,她的声音非常悦耳动听。

那么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龙飞心中充满快乐,掩饰不住的愉快溢出嘴角。或许她不明白他如此简单的快乐,眼中流露出不解。

如果从来没遇到她,会是他一生的遗憾。但是缘分注定遇见那一刻,他知道,这一生,除了她,永远找不到一个真正值得去爱的人!

朵朵樱花瓣瓣情

散落晴空漫天飞

少年从此不知愁

愿与伊人到白头

十年旧歌如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