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红鹰异者

  坐在回王府的车里,那兰隐忍着时不时漫上来的笑意,自己对自己说:我说嘛,哪有那么相像的人?原来萨满巫神对她说了“捡”到蒙耿的情景:瓦刺有四大兵团,分别是鹰师、虎师、豹师、狼师,还有大大小小二十多个部落,在老鹰王过世前还都能相安无事,服从可汗统一调度,自从老鹰王过世后,全都各自为政,像盘散沙,难以聚拢。瓦刺信奉萨满神,老鹰王过世后命人根据神意寻找新的鹰王继承者。萨满巫神跑遍了瓦刺各部后,又辗转到西域,没想到在沙漠腹地“捡”到了鹰王传人。

当时的蒙耿四肢张开躺在地上,一群红蚁爬满全身,远远看去尤如一只红色的展翅雄鹰,而他身旁却有一堆白骨,他们都知道沙漠中的红蚁最是剧毒,红蚁过处片缕无存,而地上这个人除了衣饰不存外,毫发无损,趴在他身上的红蚁都变成了死蚁,这不正是老鹰王死前昭示的红鹰异者吗?当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愣怔着趴跪在蒙耿周围,等他们清理完他身上的死蚁,将晕死过去的他扶起后,发现他身下压着两样东西,是什么东西值得他用生命去保护?

醒来后的蒙耿完全失去记忆,但他似乎天生有统治者的能力,自从归位鹰王后,鹰师在他的治理下蒸蒸日上,但其他兵团、部落不是没有微辞,但都惧于老鹰王的遗言以及萨满巫神的威严而不敢造次。

当萨满巫神将蒙耿身下压着的东西交给那兰时,那兰不由呆住了,那是一幅画和字,画上是一个青衣女子在几株梅树下翩翩起舞图就成了,画面粗犷中带有细腻,旁边龙飞凤舞写着: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黄金樽。另外那幅字是兆康蘸足墨运笔写下: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两行字看起来好似矫龙穿行与浮云中翻云弄雾……

那兰一刻也不想呆了,只想快步回到蒙耿身边,她终于知道蒙耿就是沈兆康,他之所以能躲过红蚁的劫数,其实也是机缘巧合,他曾经吃过老鬼师傅的药蛇,是以百毒不侵,为什么失忆就不得而知了,但,那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蒙耿和沈兆康是一人。

那兰一下轿就急不可待的直奔室内,碰见迎过来的其其格问道:“王爷呢?”其其格一愣,没想到她一回来就急着见王爷,原来都是躲之不急的,“王爷,正在大厅里宴请客人呢。”话音未落那兰已经顾不得礼数直奔厅堂而去了。

厅堂里,蒙耿躺在美人怀中的盯着她的脸戏谑道:“祸害小娘子,听说康居胡媚舞闻名天下,给众弟兄们跳个胡媚舞助兴可好?”

那兰嘴里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眼前模糊一片,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她一步步朝后退去,脚一下子绊到门槛上,头向后仰,身子跟着就倒了下来,本来她身手就可以抓住身边的其其格,但倔强劲上来了,硬生生地止住伸出的后,头触地的那一刹那,她的心冷到了极点,原来他们真的无缘!头重重地撞到地下,耳边传来惊呼声,意识一点点的消失,那兰真想就此睡过去。

第一百零一章 红鹰异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