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三章 公主出嫁

  建元30年冬,康居皇帝驾崩,大王子昭武那昌继位,国号建文。

建文元年春三月,江南已是山色空蒙柳暗花明的时候,而料峭的寒风却在一次次地席卷着康居国都银洲。

芳阁宛里的暖炉还没有辙,空气里轻荡着杏花的清香,那兰换了轻盈的衣裳正拨弄着独它尔,半天也没出来个曲子,她异常烦闷,自己从来没有去过江南,为什么好像知道江南明媚的春光?一想起江南,心里就莫名的烦燥。

门被无声推开,立即有风涌进来,扬起重重叠叠的纱幔,“兰儿?”

“皇兄,您怎么来了?”新皇继位,万象更新,朝政繁忙,怎地有时间到她这里来?

那兰带着几分诧异,忙起来见礼。

那昌敛开紧锁的眉头,伸手挽起那兰,“皇妹免礼。”言毕,解下身上的狐裘披风,递给身后的宫人,“你们都出去吧,朕和皇妹单独呆会儿。”

他负手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后,看着那兰欲言又止,“皇妹,和朕下盘棋吧。”

那兰摆好棋盘道:“皇兄请。”那昌拈起黑子先行落下,那兰紧跟着落了白子,下了半晌,两人都无言语,竞是各自想着心事。

那昌拈起一黑子在手里把玩了半天不落下,那兰察言观色莞尔一笑淡淡道:“皇兄可是碰到什么为难事儿了?”

那昌撂下手里的黑子儿,“皇妹,瓦刺鹰王的使者来了,他们求娶的居然是你!”

那兰咯咯笑道:“我当什么事儿呢,哥哥如此为难,嫁妹妹不高兴么。”

“可是,朕舍不得你远嫁,而且是从未谋面的瓦刺鹰王……”那昌盯着胜负未分的残局缓缓说道,其实他心里隐隐觉得瓦刺求娶他亲妹妹,未偿不意味着把她当做人质。

那兰低垂了眼帘正色道:“既然生在皇家,人生就不是我们自己可以把握的,像父皇、母后、皇兄……这是我们身为皇室人的责任,很高兴我能为康居做点有意义的事……我知道瓦刺对康居意味着什么,既然鹰王属意小妹,皇兄尽管放心,妹定不负重任。”她字字斟酌,后面几个字她抬头盯了那昌的眼眸发誓般说出来,竟是带着决绝的表白。

一桩政治联姻就这么定下了。

康居皇宫里金碧辉煌,灯火辉映,皇上今日大晏瓦刺使者庆格尔泰和满都拉图。

大殿内皆铺绯红长毛毯,龙灯凤烛灿亮若白昼,巨大的香炉燃着名贵的菌墀香,数十名乐手手执乐器,正奏着靡靡弦乐,宫人们进出有致,向各小几布上饮食、美酒,整个大殿酒香四溢,一派热闹欢快的景象……

昭武那昌从从容容地看着眼前的热闹,笑语盎然,却是紧皱了眉头,不发一语。

酒过半酣,那瓦刺使者庆格尔泰和满都拉图进献了绣有鹰王图腾的哈达、一只镶嵌了红宝石、蓝宝石的金羊。庆格尔泰托着一盘内装有红布包裹的金嘎拉哈并当众唱起祝酒歌:小小的嘎拉哈,连着骨头连着筋,只要嘎拉哈在,大腿小腿不能分。小小的嘎拉哈,连着血肉连着心,只要嘎拉哈在,连着男女两家亲……

唱毕,满殿掌声如雷,昭武那昌眉头舒展,展开一抹更加晴朗的笑容。

大婚的日子定在五月端午,居说这是萨满巫神根据神的旨意定下的好日子,这就意味着皇室仅有半月时间筹备嫁妆……

第九十三章 公主出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