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丁大山的脸更绿了

  第二日,江南镇爆出大事:沈家大少爷被官府收入大牢,听说欠了大笔银子还不了呢,这下沈家钱庄门前更是人潮涌动,江南镇人的余钱少有不存在沈家钱庄的。

钱庄掌柜站在门前高台上,“诸位,家主被衙门带去问话,钱庄暂停营业,大家放心,我家老爷定会给你们一个交待,不会少了诸位一分一厘。”

“好呀,沈家老爷子发话了那是一言九鼎。”

“沈家这么多年的家业,底子厚着呢,你那点钱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说是沈家大少爷欠了钱哩。”

“嗤,做生意欠钱还不是正常的。”

“就是,就是,钱庄不是就欠了你的钱么。”

“走,到衙门看看去,听说府台大人要公开审问沈家大少爷呢。”

……

不出所料,民间借贷按本朝律令是违法之事,府台大人判沈兆福还清本金没收入库,双方各打二十大板,逐出公堂。

丁大山边往前厅走,边抬头看了下,梧桐树的叶子在阳光底下一动一动地散着绿光,看着这绿光叫人觉着心情舒畅,可是也有一点发燥。刚好碰上抬了沈兆福回来的小厮们,听他们七嘴八舌说了衙门大堂的事后,丁大山的脸立刻被梧桐叶给染绿了。

前厅里沈家几个当家的男人都在,包括刚刚挨过板子的沈兆福也趴在榻上,一见丁大山进来,疼得直呲溜的沈兆福第一个沉不住气,“你好深得城府呐,哎哟……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算计我了!”

丁大山诧异地说道:“大少爷,您说什么呀,从小我就侍候您,我们之间比亲舅甥还亲呐。”

“郭大山,你别表演了,你的底细我们已经查得一清二楚。”沈万钧这话不啻当头一棒立即将丁大山打懵了,“你说什么……什么……郭……”

几天里沈万钧明显苍老了许多,他低头沉吟片刻,再抬头时浑浊的老眼里居然渗着点点晶莹,“郭大山,你和瑞娘不是兄妹,而是夫妻对不对,当年我——我吞了你父亲八千两银子,没想到你居然隐姓埋名在我家住下了……现下这些是我罪有应得,儿子我也给你养大了……那些货足够给你补偿……你带着瑞娘走吧。”

“老爷……”二夫人从内室里奔了出来,神情里远没了往日的刻薄。“呜——我对不起你……”

“瑞娘,你还念着夫妻那点情分没给我下毒,我谢谢你,咳……”

“老爷,安儿是你的骨肉,请你善待于他……”二夫人说着“嗵”地一声跪在沈万钧面前连连叩头,“大山,我跟你走,你把金子还给他吧。”

“不!我不会还给他的,我得不到,沈家也别想得到。”

依兰道:“郭大山,你借三夫人鬼魂吓得园子里的人晚上不出来走动,好盗那金窖是也不是,地道出口就在你屋子里,想必这些金子你也没运出去吧,只是——这么大个沈园你会藏哪呢?”

丁大山得意地笑道,“一人藏物,百人难找,你就想破头吧……”

“让我想想,前日里死了个丫头,说是污了井水,就将井填了……”

丁大山的脸更绿了,“楚依兰,你太聪明了。”

第七十五章 丁大山的脸更绿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