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爹,如果我料得没错的话,钱庄内里如今已是空了,已经外强中干对不对?不若舍了钱庄当铺……那姓仇的必不罢休,定会告上公堂索要银钱,知府大人那里……”

“啊,一万两、漕帮?”沈万钧不信地问了句。

依兰道:“艾大人为感谢我治愈了他母亲的腿疾,特地给了我与漕帮联络的信物,前日查出郭家那桩旧事就全依仗了漕帮,我们可以……”她的声音越说越低,末了补了一句,“这是一箭双雕之计,只是——大哥要吃些苦头。”沈兆福一听有漕帮相助,胆子立时大了少,再说钱庄、当铺还能赚回来,忙不迭地摇头又点头,“六弟妹,这点苦我吃得、吃得的。”

依兰苦笑,她对沈家实在是即熟悉又陌生,这世上的事就这么荒唐,她还背负着盗金窖的名声,却要帮沈家收拾这么个烂摊子。

沈万钧仰在椅子背上,半天没有说话,自己老了,身边这几个儿子又不争气,好在还有个聪明能干的媳妇,“只好如此了,只是——兆福,我经商这么多年竟没听过这姓仇的名号,当年你是如何跟他家借上钱的?”

“父亲,儿子糊涂,当年我也是急功近利,没想折了本钱,走投无路下,通过舅老爷找到了姓仇的,借来银钱,早就想还他,一直没寻着人……”

丁大山!沈万钧和依兰迅速交换了下眼神,这一刻他们终于达成了某种共识。

“轰隆隆”雷声由远而近,一道闪电扯开半乌的天幕,有雨点落在青石板上,溅起一朵朵水花,像一层薄烟笼罩着沈园。

“小姐,他们如此待你,你为什么还要帮他们?”红玉望着站在窗前看雨的依兰气愤地说道,自从依兰对沈老爷说出那桩旧事,沈老爷就命人放了红玉,只是曾经的怀疑总是在心里结下了疙瘩,一想起来就隐隐地疼,他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还是根本就是一场虚情假意,那爱怎地那么不真实……还有三哥那温暖的笑,竟是一场陷害的伪装……

依兰收回悠悠的眼神凛冽地看着红玉,“红玉,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走!去哪里?”

“我想娘亲和哥哥了,她煞费苦心安排我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可是……哪里其实都一样,不是吗?”依兰嘴唇哆嗦,呼吸急促起来,心口绞痛得缩在一起,忍不住弯下腰,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掉下来。

红玉慌忙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依兰,“小姐,你的心疼病犯了……这一年里,就是落水……还有那日在前厅他们诬陷于你,你也不曾犯病儿……什么事令你如此……小姐、小姐……”

“快……掐人中……还有中指……”

“哦,小姐,你别动,我知道怎么做……你忍忍……”

好一会儿,依兰终于安静下来,红玉将她扶起坐到凳子上,拿来一个玉色瓶儿,从里面倒出一颗莹绿色的药丸让依兰吞下,红玉仍不放心地瞧着依兰,“小姐,你有什么……就说出来吧,别憋在心里……”

“没事儿,我有寒玉护体,我真得想亲人啦。”

第七十二章 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