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栽赃陷害

  “六媳妇到沈园快一年了吧。”沈万钧那深如瀚海的眼睛不动声色地审视着依兰。

依兰隐隐觉得不妙,“回爹爹话,已经十一个月了。”

沈万钧起身踱了几步,似是思考着什么,空气有一瞬那的凝固,“自从去年端午前办了喜事后,沈家接连出事……”沈万钧打破沉寂缓缓说着,依兰心里“噗”地被刺了一下,原来公爹也象那些下人们那样,认为她是祸害了。

沈万钧接着说:“先是韵洁她……接着当铺被骗,金窖失窃……”沈万钧倏地话锋一转,声音变得凄厉起来,“楚大小姐,前日里我向你示好,只盼你回心转意……我只问你这金窖中东西的去向?”

依兰一下懵了颤声道:“爹,您说得什么,我不明白……”

沈兆安拿了个东西扔在依兰脚下,“哼,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的,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依兰伸手捡起来,原来是个绣了五毒的香囊。依兰抬头看着沈兆安,“五哥,这……”

“你好好辨认下这可是你的。”

依兰拿着翻看片刻,“是,是去年端午周嫂给绣的。”

沈兆安嘴角往下一压沉声道:“那这物件怎会出现在咱家的金窖里?嗯!”后面那个字是带着浓浓的透着愤怒的鼻音说出来的。

“这东西我好些日子没见了,许是早掉哪里了……”

“我就知道你会抵赖,你且过来看看这是什么?”沈兆福打断依兰的话,指着桌上一个木头匣子说道。

依兰走上前一看,原来是三哥临走时送给她的装杏花林地契的樟木匣子,当时她坚决推辞,答应三哥替他保存,这匣子不是放在自己内室柜子最里面吗,她从来都没打开过,如何跑这里来了……沈兆福打开匣子,里面除了地契还有几锭金子。他冷冷地瞧着依兰,恨不得把目光变成两束伤人的锥子在她身上戳几个洞,如若不是她,他的钱庄、当铺岂能抵给别人

“你哪里来的银钱买杏林?这几锭金子内有暗记正是沈家地窖之物,如何出现在你屋里?”沈兆安问得咄咄逼人。

“呃……六弟妹,你年纪尚小,不要上了坏人的当,即是沈家的人,金窖里的东西你也有份……”沈兆祥停了一下,见依兰沉吟不语,咬着下唇,双手使劲绞着手里的帕子,只道她心里正矛盾,接着说:“你若说出金锭的去向,这事我们定怪不得你,你许是被逼的……”

“是呀,兰儿,我这条命都是你父亲救的,我怎会伤害你呢,百年之后,这诺大的园子都是康儿和你的,康儿……”

依兰忽然凄厉笑出声打断沈万钧的表白,“哈哈……现下这屋里姓沈的,一面是恶语相向、一面是好语相劝,一面是栽赃陷害,一面是柔情蜜意,全都冲着我这个孤女来了,我……看看你们的表演,原来是看着金锭的份儿……他为什么不问我……”

红玉听她声音怪异抬头看到小姐脸儿苍白,眼神散乱,手指顺势滑着指向上面,身子直挺挺就倒了下来,“小姐……”阳光不冷不热,散落在前厅里,能够让一切清晰展现,包括墙壁上的斑驳,包括红砖上的水渍,包括倒在地上的依兰……

第六十七章 栽赃陷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