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驴打滚

  沈兆福刚从后门进了钱庄,掌柜的就迎上来微躬着身道:“东家,大清早来了个人,既不兑银子也不贷银子,只说要找您有重要事,我不敢慢待,现正在贵客轩里喝茶哩。”

沈兆福听了就往贵客轩方向走去,掌柜的跟在他身旁继续说道:“今天来兑银子的人仍不少,库里怕是都空了……”沈兆福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知道了,一会当铺送来七千金,你去柜上照应着吧。”打发走掌柜沈兆福已经走到贵客轩门口,门口站的小厮见主人来了,忙伸手推开门小声说:“客人正等着您呢。”又大点声对屋里说:“我家主人来了。”

“沈老板,请了。”沈兆福抬眼一看,对方是一个三十来岁儒雅的中年人,身后站着个保镖模样的人,他心里有数,但凡带着保镖出门的,必不是一般一物。立刻绽开笑容拱手迎上去“请,请……”

二人坐定,小厮给沈兆福奉上茶后就退了出去。沈兆福不知来人为何方神圣,堆满笑容望着那人道:“敢问兄台高姓大名,不知找在下有何贵干?”

那人呷了口茶,微微一笑徐徐道:“在下姓仇。”此言一出如晴天霹雳,登时炸在了沈兆福脑袋上方,刚刚堆出的笑也僵在脸上。

事情还得从二十五年前说起,十八岁的沈兆福刚刚接手沈家钱庄想急于干出一番事业,在父亲那里表现一下,谁知天不遂人愿,他瞒着父亲做的这笔生意赔得血本无归。

万般无奈沈兆福求教于舅老爷,也就是沈园大管家丁大山,丁大山自来沈府一直贴身照顾沈家大少爷,两人感情很是不一般,听他如此一说,那丁大山也是着急,最后不知他用什么方法找到一个姓仇的有钱人肯借钱帮他填补亏空,但利钱很高,并在借据上言明是“驴打滚”。

后来不知怎的,这姓仇的凭空消失了,一直没找他要过账,还钱也找不到人。有时和舅老爷说起此事,两人都道可能成死账了,谁知,在这个时候出来收账了,说起来本金也就八百金,二十多年,利滚利,沈兆福自己就是经营钱庄的自然知道利害。

沈兆福打起精神道:“不知仇兄有何贵干?”

那人仍是一副不紧不慢的表情:“哈哈,我有何事你老兄还不知道。”

这时后面那人阴阴地开口道:“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大爷懒得跟你啰嗦。”

“哎,仇锋,沈老板是开钱庄的,重得就是一诺千金,岂会少了我们那点银子。”说罢他自怀里取出一张有点泛黄的纸在沈兆福面前挥了一下道:“沈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本利加起来嘛已有六万七千四百七十五金,如若不信可叫你的帐房师爷来算算。”

沈兆福呆了半晌没有作声,“沈老板,你看是今日还呢,还是我明日再来,明日的话可就要再加五金了。”

“仇兄,烦你明日再来吧,容我想想法子。”沈兆福陪着小心说道。

“哈哈,既然沈老板说了明日,好吧,我们明日再来,只是……”

“他奶奶地,还开钱庄的呢,明日再让爷空跑,就如此凳。”言毕仇锋一掌劈下,身前的圆凳就裂成几大块。

第五十九章 驴打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